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113章 南方运来的新鲜花草
    叶子明明知道他是在为她好,却偏偏要这么说来气他,可惜谁叫他就喜欢她这么无赖又不讲理的样子呢。

    “那好吧,就等叶子确定喜不喜欢她之后再说这件事。”他相信叶子应该不会讨厌拓跋娜英,因为拓跋娜英性子和叶子差不多,只是比叶子安静温柔。

    当然他只是站在叶子喜不喜欢的角度上想的这件事,至于他,心里只有叶子一个人。

    时间过的真快,眼看她回到王府也已经十多天了,她特意差人给菩提寺捎去一封信,毕竟在寺院住了那么久,怎么着也该做个道别。

    也不知道必文师兄有没有再罚悟愚抄写经书,离开寺院也没能跟他们亲自道别,不知道悟愚有没有怪她。

    她还真是怀念在寺院住的那些日子,平淡却很快乐,师父也不知道去哪里游历了,她每天也都坚持练习轻功,和蹲马步,希望再和师父见面时,她可以让他刮目相看。

    四季中,当属冬季最为寂寞,连风景都没得看了,夏叶呆呆的趴在窗前看着外面,冷风刀削面一般刮着她的脸颊,即便如此,她也不愿意缩在屋里。

    “小姐,外面天冷,你怎么还把窗户打开了。”锦娘刚从外面回来,手冻的有点红红的,然后把她从窗边拉回来,把窗户关了上。

    “明天就是冬至了,王爷会在府里设宴,锦娘给小姐准备那件鹅黄色的棉衣,小姐觉得怎么样?”锦娘询问道。

    “一切都听锦娘的吧。”什么宴会穿什么样的衣服,她喜欢什么颜色,锦娘是最熟悉她的,所以这一切她都会放心的交给锦娘办。

    锦娘应了声,把暖炉挪到靠她近的地方,两个面生的丫鬟从外面风尘仆仆的进到雅阁,朝夏叶行了行礼,然后跪在地上:“奴婢翠儿,拜见三王妃。”一个看起来很伶俐的小丫鬟跪在地上道。

    “奴婢小香,拜见三王妃。”旁边另一个看起来比她年纪还小几岁的小丫鬟也跪在地上。

    “都起来吧。”夏叶瞧着两个面生的丫鬟:“你们这是?”夏叶有些奇怪的问。

    “奴婢们是王爷派来伺候王妃的。”那个叫翠儿的丫鬟开口道。

    这个楚承德莫名其妙派给她两个丫鬟做什么?还没等夏叶多问,那个叫翠儿的丫鬟冲门口招招手:“都进来。”

    然后就见十几个府里的下人,每个人手里都端着一盆青翠的花草,有牡丹,菊花,还有几种她没见过的,夏叶指了指他们手里的东西问那个翠儿:“这是?”

    “回王妃,王爷怕王妃在雅阁无聊,特意差人从南方带来的花草,命奴婢把这些花草搬来雅阁给王妃看个新鲜。”翠儿看了眼夏叶:“王妃瞧瞧把这些东西让奴婢放哪里?”

    他倒是有心,夏叶笑了笑:“就放到窗边的阁台那里吧。”阁台不算大,把这些花草放到那里面,待会再让锦娘放个炭炉,也算是在温室里养着了。

    “是。”翠儿手脚麻利的让那些下人把花草排放在阁台那里,然后又亲手端着一盆花,来到夏叶面前。

    “王妃,这盆昙花长的正旺盛,看花骨朵应该是快要开花了,都说这昙花一现,稀罕的很,不如把这盆花放在屋子里,也好让王妃观赏。”翠儿提议道。

    原来翠儿手里端的那盆是昙花,碧绿的叶子,和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紫色的外衣稍稍偷着里面的白色。

    都说昙花一现,她也倒稀奇是怎么样的,于是点点头:“那就把这盆放屋里吧。”

    锦娘见翠儿对雅阁不是很熟悉,把她手里的那盆昙花接了过来:“我来放吧。”

    “王爷为什么要派你们两个来伺候我?”她不是一直都由锦娘伺候的吗,楚承德怎么突然想起来要派丫鬟给她。

    “王爷说王妃一直由锦娘伺候,锦娘年纪大了,一个人照顾王妃难免辛苦,所以派我们两个替锦娘分担一点。”翠儿口齿伶俐的回来,那水清的模样看起来倒也舒服。

    只是那个叫小香的看起来确实很老实,应该是个内性子的人。

    “既然这样,那你们以后就听锦娘的就是了。”夏叶看了眼锦娘,锦娘立刻明白。

    “你们两个跟我来吧。”锦娘对着两个新来的丫鬟说了句,然后把她们带下去了。

    这两个丫鬟新来的,还是让锦娘调教好再说,夏叶起身走到阁台,看着一个个开的艳丽的花朵,在冬季能看到这副艳丽,着实也是一种眼福。

    “姐姐。”拓跋娜英挺着个肚子,被一个丫鬟扶着,出现在门口。

    夏叶回头看到拓跋娜英,不仅皱了下眉头:“王妃有什么事吗?”

    “妹妹听说王爷从南方给姐姐弄了些稀罕的花草,特地来蹭蹭眼福,姐姐不介意吧?”拓跋娜英进来对夏叶福了福身道。

    “王妃怎么能给我行礼呢,这不是乱了规矩,现在你才是这府里的王妃。”夏叶一副惶恐的模样,然后笑了笑:“花草在阁台,若是王妃喜欢,别说看了,搬走都行。”

    拓跋娜英嗔怪了一句:“姐姐这么说岂不是跟妹妹生疏,按理说姐姐先进王府,叫声姐姐,行个礼不为过。”

    “可惜现在这样外面只知道这王府有一个王妃,我说白了也就是一个死人而已。”夏叶自嘲的笑了笑:“王妃以后还是叫我夏叶吧,听着舒服。”

    拓跋娜英眼神转了下,故意岔开话题:“这花开的可真是好看呀!就像是在争相开放一样,王爷可真是疼爱姐姐。”

    “王妃怀着身孕,不宜多走动。”夏叶对门口的丫鬟说了句:“把这个花搬些给王妃送去。”

    “不用不用。”拓跋娜英赶紧摆摆手:“这是王爷给姐姐的,妹妹搬走算怎么回事,再说了这花我也常见。”

    知道楚承德把这些花都搬来了雅阁,她心里还是有一点点不一样的情绪的,只是这花她常见是什么意思?

    “王妃常见?”她怎么听着都感觉这话里有话似的:“那怎么王妃还说要来蹭眼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