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看,妹妹这话说秃噜嘴了,妹妹的意思是,这花我夏天常见,冬天能看见自然是看个稀奇。”拓跋娜英一副好脾气的模样。

    原来是这样,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夏叶也笑了笑:“王妃怀着身孕,这么冷的天还是在房间里待着比较好。”

    “多谢姐姐挂心。”拓跋娜英感激的看了眼夏叶,让夏叶都开始怀疑她是真的担心她了。

    拓跋娜英被丫鬟搀扶着,四处打量了一下雅阁:“这雅阁虽小,布置的还真是雅致,难怪姐姐要搬来这里住,现在连妹妹都喜欢上这里,看来以后还是要多走动了。”

    夏叶淡笑不语,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从心里不喜欢这个殇国公主,也许是因为楚承德原因吧。

    “锦娘,去给王妃泡一壶好茶。”见拓跋娜英一时没有要走的意思,夏叶只好让刚回来的锦娘去泡壶茶。

    茶泡好后,夏叶让她坐到软塌上用茶,中间隔了张桌子,两个人相对而坐。

    拓跋娜英端着茶杯细品了一下:“真是好茶,这好东西看来都在姐姐这里了。”

    “王妃又说笑了,这府里有什么东西该是都送到王妃那里才对。”夏叶也饮了一口茶,虚伪的说着话。

    “那倒也是。”拓跋娜英故意把手腕上的手环漏出来:“这个是王爷送给妹妹的,说是王爷亲手做的,姐姐你说王爷是不是一个特别细心的男人?”

    夏叶的笑僵在脸上,看着拓跋娜英手里戴的手环,也是水凝玉做的,里面放着好几片叶子:“你说这是他亲手给你做的?”

    “是啊,王爷还说这里面的叶子是象征着幸运,让我好好戴着,给我们腹中的孩子多带来些运气。”拓跋娜英说着幸福的摸摸肚子。

    夏叶只觉得胸口堵的难受,楚承德一定很在意拓跋娜英肚子里的孩子吧,竟然也亲手做了那个手环给她。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拓跋娜英晃了晃她的手臂。

    她这才发现手里茶杯的水都撒在了桌子上:“锦娘。”夏叶赶紧起身唤来锦娘把桌子上的水擦掉。

    “呀!都到这个时辰了,妹妹也该回去了,今天和姐姐聊的真是开心,妹妹觉得和姐姐很投缘呢。”拓跋娜英看着夏叶,脸上那表情,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们两个是知己呢。

    “王妃慢走,不送。”夏叶这会也笑不出来了,只觉得脖子上的项链勒的她难受。

    “都在呢。”楚承德在拓跋娜英要走的时候,突然来了雅阁。

    拓跋娜英赶紧行礼,贴着身子凑过去,口吻有点撒娇道:“王爷来的可真不巧,臣妾刚跟姐姐说完话,一看天色不早了,刚要走呢。”

    “是吗?”楚承德走到夏叶面前:“看来你们聊的很投缘啊?”

    “那当然了,臣妾觉得和姐姐有说不完的话呢,姐姐还说要把花送臣妾几盆,王爷专门送给姐姐的臣妾怎么能要呢。”拓跋娜英有点埋怨的看着楚承德:“王爷应该早点把姐姐接来王府,这样臣妾就有个说话的伴了。”

    “真的吗?”楚承德低着头问夏叶,他就知道叶子一定和娜英聊的来。

    夏叶硬挤出一个笑脸:“是啊,我和王妃确实很投缘呢,真是相见恨晚!”夏叶最后几个字简直就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既然这样,明晚冬至,今晚咱们就先在一起吃个饭,庆祝你们两个聊的如此投缘。”楚承德立刻吩咐下去,今晚一起在大堂用晚膳。

    既然楚承德吩咐了下去,夏叶也不好推脱,他们一行人从雅阁出来,直奔大堂。

    外面已经夕阳西下,天色开始昏黄,越是到天快黑的时候,天黑的越快。

    出来前,锦娘特意从柜子里那了件披肩给她戴上:“天气寒冷,小姐又刚大病初愈,还是小心在意着。”

    夏叶点点头,虽说锦娘悟愚欺瞒过她,但是最后关心她的却还是锦娘。

    楚承德跟夏叶走在一起,看着脸色不太好的夏叶:“给你派去的两个丫鬟,你看着怎么样?”

    “谢王爷关心,我一直有锦娘伺候着,不习惯别人伺候。”夏叶不冷不热道。

    “那就让她们两个给锦娘打下手,反正一定让她们把我的叶子伺候好了,不能再让你生病。”楚承德看出来叶子似乎不开心,只是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走在前面的拓跋娜英把楚承德和夏叶的话尽收耳朵里,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后转身看着走在后面的楚承德和夏叶。

    “王爷,刚才肚子里的孩子踢了臣妾一下。”

    “让我摸摸看。”楚承德高兴的走过去,摸着拓跋娜英鼓起的肚子。

    “这孩子现在就这么调皮,肯定是个小公子。”服侍拓跋娜英的合枫姑姑赶紧在一旁吹风。

    夏叶通过楚承德的眼神,就知道他有多爱那个孩子,她不想嫉妒,因为一个父亲爱自己的孩子是应该的,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

    锦容看着小姐,她知道小姐心里一定不好受,她轻轻的唤了声:“小姐。”

    “锦娘。”夏叶反握了一下锦娘的手笑了笑,然后停住脚步,看着前面秀恩爱的两个人,转身离开。

    “小姐。”锦娘赶紧跟了上去。

    楚承德也看到转身离开的夏叶,立刻追了过去。

    拓跋娜英看着转身走开的夏叶和楚承德,眼神里一丝得意:“看来,再海誓山盟的爱情,也抵不住旁敲侧击的敲打。”

    “王妃说的是,那个夏叶跟王妃斗,完全就是不自量力。”合枫撇了眼跑开的夏叶:“还说什么她就是当初大破我们殇国的那个奇女子,看来也不过如此,外界的传言果然不可信。”

    “现在才是小试牛刀,姑姑切不可大意了。”说起当初的边境一战,她也是恨透了这个女人,她倒是要看看这个被外面传的这么风生水起的女人,究竟有多厉害。

    “怎么了?”楚承德跟着夏叶回到雅阁。

    锦娘自觉的出去,把门带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