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115章 昙花一现为韦陀
    “我就是不舒服,不想去吃饭了。”夏叶坐到桌子旁把披肩解开:“王爷还是快陪你的王妃去吧,小心饿着她肚子里的孩子。”

    “你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生我的气?”楚承德也坐下,看着夏叶,以前的叶子不是这样的:“你知道我是因为那个孩子,并不喜欢她。”

    “王爷跟我解释这些有什么用呢?”夏叶项链从脖子上拿下来,交给楚承德:“王爷亲手做的东西还真多啊,王妃手上的玉环可真漂亮。”

    楚承德眸子一寒,转身出了雅阁。

    锦娘看着脸色冰冷的王爷出了雅阁,心里慌了两下,赶紧跑进屋里,担心的看着夏叶:“小姐。”

    夏叶悠然的喝着茶水:“锦娘去搬个炭炉,放到阁台。”

    见小姐没事,她才算放心了,然后吩咐门口的翠儿:“去搬个炭炉来。”

    “小姐,锦娘知道你心里难受,小姐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吧。”锦容抹着眼泪,小姐越是这样,她就越心疼。

    “我干吗要哭?”夏叶笑着看着锦娘:“有什么好哭的,这世上不都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吗?”

    “王爷,你弄疼臣妾了。”拓跋娜英娇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还有她身边姑姑的声音:“王爷,王妃还怀着身孕呢。”

    夏叶放下茶杯,皱着眉头看着外面,然后就见楚承德拉着拓跋娜英来到门口:“王爷,王妃这是做什么?”夏叶站起身奇怪的问。

    “姐姐。”拓跋娜英哭的和泪人一样,被合枫姑姑搀扶着:“都是妹妹不好,惹姐姐生气了,这个玉环其实不是王爷亲手给妹妹做的。”

    真是够了,楚承德这是故意给她难堪吗?夏叶眼神眯起来:“王爷这样做就不怕让我们两个感情破裂吗?”然后走过去扶着拓跋娜英:“让王妃看笑了,王爷是在跟王妃闹着玩呢,你是王妃,王爷亲手给你做个玉环又能怎么样呢。”

    拓跋娜英狐疑的看着楚承德,只见楚承德的脸还黑的跟猪肝色一样。

    夏叶冲她使了个颜色,他的脸色才稍有缓和:“扶王妃下去好好休息。”

    “谢王爷。”拓跋娜英眼眶还红红的,让夏叶看了竟然有些不忍。

    合枫眼神瞄了眼夏叶,扶着拓跋娜英下去了。

    锦娘也被刚才的一幕吓到了,顿了顿才退下,屋内又剩她和楚承德两个人。

    “你疯了吗?”夏叶看着楚承德,他现在变的简直不可理喻:“你这样对她,就不怕殇国不出兵?”

    “只要我的叶子不生气,管她殇国出不出兵。”他刚才也是被气疯了,才会做出这么鲁莽的事情。

    “你不管,我还担心楚承孝在北境的安危呢!”夏叶生气的把头扭向一边。

    “你发现没有,拓跋娜英其实和你有点像?”楚承德挑了挑眉问。

    “哪里像?”夏叶不觉得她和那个拓跋娜英哪里像。

    “敢爱敢恨,直性子,只是她没有你善良,爱使一些小手段,不过这些对于后宫的那些女子来说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楚承德扳过夏叶的肩膀:“其实她本心不坏,那天你回府,她主动找到我,说不会把你在府里的消息告诉任何人,刚刚那个玉环她这么做无非是女人的虚荣心,她想让你知道我也是爱她的,叶子这么聪明,怎么就中的她这点小计俩了?”

    “看来倒是我小气了。”夏叶嘟着嘴:“不过你也太冲动了,做事不顾后果,如果你真要争皇位就要对她好一点,大不了以后我不跟她吃醋就是了。”

    “我对她,只是因为她有利用价值。”楚承德眼神真挚的看着夏叶:“我希望叶子以后可以多信任我一些。”

    夏叶虽然表面点点头,但是心里却佩服拓跋娜英,不知道说了什么,竟然就这样让楚承德原谅了她。

    他说她和她像,是不是意味着他也有点喜欢她?

    “别胡思乱想。”楚承德让她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心里有什么就说出来。”

    靠!又一个会读心术的,还是说她什么表情都写在脸上了。

    暗夜幽香,一股淡淡的香味飘来,似有似无的弥漫在雅阁里。

    “什么味道这么香?”楚承德嗅了嗅鼻子,却发现叶子在他肩膀睡着了。

    楚承德把夏叶轻轻放到榻上,然后走到阁台那里,百花奇香,开的鲜艳,

    她还真聪明,知道在里面放个炭炉,看来这些花冬天可以安全度过了,楚承德嘴角轻抿,看着夏叶熟睡的脸蛋,红扑扑的,真是越看越可爱。

    扶月殿。

    “王妃,小心身子。”合枫惶恐的跪在地上,看着殿内被砸的烂七八糟的一地。

    “贱人!她到底用了什么狐媚手段,竟然把王爷迷的团团转。”拓跋娜英气的嘴唇发抖:“我可是皇上亲封的三王妃,王爷竟然为了那个女人,让我屈尊给她赔罪。”

    拓跋娜英眼神恶毒的看着一处,看来她还要找个时间进宫一趟了……

    夜晚,床头的昙花灼灼开放,一股凝心的香气飘来,晚饭没有吃,夏叶被这股香味饿醒了。

    睁开眼却看到楚承德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她,她脸窦的一红:“你怎么在这里?”

    “你晚饭没吃就睡了,本王猜想你半夜一定会饿。”楚承德起身把桌子上还温热的粥端到她旁边:“把这碗粥喝了。”

    “这么贴心?”夏叶狐疑的看着旁边的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楚承德翻了翻白眼:“收起你的小眼光,赶紧趁热喝了。”

    好吧,夏叶吐吐舌头,端起一旁的粥喝了起来,除了粥的香甜,还有一股香味萦绕在鼻息。

    原来是屋子里放着的那盆昙花开了,楚承德把蜡烛吹熄,在眼睛适应了黑暗以后,那个一层层张开的昙花,就像发着幽幽夜光一样呈现在眼前。

    “都说昙花一现为韦陀,今天算是见到了。”夏叶看着那朵盛开的昙花道。

    黑夜一只不安分的幽灵,似乎是借着昙花一现的浪漫,在烛火熄灭下的黑暗中前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