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在这里,冬至和新春一样重要,府里从一早就开始张罗了起来,红灯结彩的挂满整个府院。

    锦娘一早把给她准备的那件鹅黄色棉衣拿来,帮她梳了一个清透稳重的发髻,金边流苏的发饰,镶嵌着红色的宝石垂在额头发心处。

    再配上一袭鹅黄色棉衣,还真是有种说不出来的贵气,夏叶的脸蛋属于那种鹅蛋脸,不似那种尖尖的锥子脸,鹅蛋脸给人看起来显得更亲近一些。

    楚承德今天穿了一身铜色的长衣,金边镶嵌,给人一种成熟稳重感,这一天大家都显得格外精神。

    “真漂亮。”楚承德看着被锦娘打扮好的夏叶夸赞道:“本王的王妃真是越发的美丽了。”比起当初那个混进军营里的小黄毛丫头,这时的夏叶更添了一种女人的那种自发的魅力。

    夏叶轻轻浅笑,一副淑女的模样冲楚承德福了福身:“王爷谬赞臣妾了。”

    “嗯~不错。”他还真是少见叶子这般含羞待放,婀娜多姿的样子,所以很满意的点点头。

    拓跋娜英刚走到雅阁就听到楚承德和夏叶的对话,气的手绢都绞在了一起,平复了一下心情才进去。

    “臣妾见过王爷。”拓跋娜英还是一副可爱的样子,行了行礼又冲夏叶甜甜的叫了声:“姐姐。”

    “王妃。”夏叶也礼貌的回礼。

    拓跋娜英穿的衣服还有点殇国的味道,一身大红色的棉衣,领边用兔绒连接起来,显得俏皮可爱,粉白的脸蛋远嘟嘟的。

    眼神有意无意的看着楚承德,她今天特意打扮了一下,就是希望王爷可以看她一眼。

    谁知楚承德只是撇了她一眼,然后对着夏叶道:“本王还有事处理,你们两个聊吧。”

    “臣妾恭送王爷。”拓跋娜英故意挺着肚子福了福身体。

    “不是说了吗,你怀着身孕以后就不用这么多礼了。”楚承德淡淡的说了句,然后就离开了。

    拓跋娜英等的就是他这句话,脸上挂着盈盈的笑意:“谢王爷。”然后被合枫扶着起身,眼神划过一丝得意的看着夏叶。

    夏叶淡淡一笑:“不知道王妃这么早过来,找我有什么事?”

    “妹妹能有什么事,就是想感谢昨天姐姐的宽宏大度,不跟妹妹这小性子一般见识。”拓跋娜英亲切的握着夏叶的手道。

    “王妃说笑了,说起来也都是我不好,是王妃宽容大度才是。”夏叶客套的说着。

    “咦?姐姐这手上的戒指真是独特啊!”拓跋娜英拉着夏叶的手,看着她食指上戴着的黑色戒指道。

    “不过是一枚普通的戒指罢了。”夏叶把手收了回去,然后看了眼锦娘。

    锦娘立刻意会,从一旁的梳妆台上取来一个盒子递给夏叶。

    “上次王妃送给我一对羊脂血玉镯,我一直想回赠王妃什么。”夏叶说着打开手里精致的盒子:“这是王爷送我的一支发钗,我一直觉得我戴不合适,但见王妃肤如凝脂,想来带上一定好看。”

    这支发钗是楚承德昨天送给她的,金丝包裹着上好的南山玉,手指头大的玉石上面雕刻着的龙飞凤舞好不精致,她虽然喜欢这支发钗,但是她不想欠人情。

    “好精致的发钗。”拓跋娜英拿起仔细看了看:“姐姐真要送给妹妹?”

    夏叶抿嘴笑了笑,让锦娘拿过铜镜,然后把发钗帮她戴在头上:“王妃戴上真好看,不负美人不负钗。”

    “姐姐打趣妹妹。”拓跋娜英娇嗔一句,然后对着铜镜来回看了看,看的出她很喜欢这支发钗。

    “今天外面的阳光真好。”拓跋娜英看着窗外:“不如姐姐陪妹妹出去走走吧。”

    夏叶挑了挑眉:“好啊!”

    早晨的阳光亮而不暖,冬天的日头还是到中午才最暖和,出了后花园来到前院,府里的下人来回忙活着。

    房檐上一片喜庆之色,她问过锦娘,原来古代冬至不是吃饺子,而是吃用糯米裹的冬至团,所以她还是蛮期待的。

    “姐姐,你看这府里一装扮,还真是喜庆呢。”拓跋娜英也新奇的看着忙活的下人,也想看看姜国的冬至和殇国的冬至有什么区别呢。

    夏叶笑了笑,思绪却不在这里,如今天寒地冻,楚承孝在北境一定不好过吧,想想他当初在菩提寺问那件衣服是不是给他做的?也许他的心里当时是抱有幻想的吧,可以却被她给残忍的打破了。

    “哎呦。”一个丫鬟急匆匆的从走廊过来,转角把出神的夏叶给撞了,多亏了锦娘把她扶住了,结果那个丫鬟重重的摔了地上哎呦了一声。

    “你这个丫鬟,怎么走路的?”锦娘扶着夏叶训斥着那个趴在地上的丫鬟。

    然而那个撞到夏叶的丫鬟坐起来扶着自己的手臂,不仅不道歉,看着手里的果盘全部撒在了地上,还怨恨了看了眼夏叶。

    走在前面的拓跋娜英听到声音走过来,担心的扶着夏叶:“姐姐没事吧?”

    “我没事。”夏叶摇摇头,刚刚这个丫鬟突然冲过来,虽然没把她撞倒,但是却吓了她一跳。

    “你怎么回事?走路毛毛躁躁的?”拓跋娜英也一脸气愤的看着地上的丫鬟。

    地上跪着饿丫鬟一看是拓跋娜英立刻跪在地上:“奴婢知错了,奴婢不是故意的。”

    “还不快给王妃磕头赔罪!。拓跋娜英握着夏叶的手训斥着地上跪着的丫鬟。

    “王妃,我没事。”夏叶看着胳膊被摔破血的丫鬟有点于心不忍,心想算了吧。

    那个丫鬟看了眼夏叶,似乎有些不情愿的样子跪在地上:“奴婢无心冲撞了王妃,还请王妃恕罪。”

    夏叶看着那个丫鬟:“算了,起来吧。”反正她也没什么事。

    “姐姐发话了,还不快走!”拖把娜英的样子简直比撞到她自己还生气,然后担心的拉着夏叶看了一圈:“府里的丫鬟真是毛躁,姐姐真没什么事吧?”

    “我真的没事。”夏叶感激的看了眼拓跋娜英,也许之前是她戴着有色眼镜看她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