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119章 楚承孝来信
    “有何不可?”夏叶挑了挑眉毛自豪道:“只要把温度控制的和夏天的时候一样,土里自然就能长出来青菜了。”

    拓跋娜英听的一愣一愣的:“姐姐好聪明啊,这也能被姐姐想到。”然后蹲下看着那些嫩绿新鲜的青菜:“妹妹也好久没吃到这么新鲜的青菜了,姐姐到时候一定要请我尝尝啊。”

    “好啊,当时候一定请王妃尝尝。”好东西她还是很乐意和人分享的,尤其是是自己的得意成果。

    “姐姐难道还不想跟妹妹,以姐妹称呼?”拓跋娜英有些委屈的小脸看着夏叶。

    夏叶挠挠头,虽说她现在对拓跋娜英有了那么一点好感,但是要以姐妹相称,她确实心里还有些别扭,但是看到拓跋娜英这副模样,她又有些于心不忍。

    就在夏叶尴尬不已的时候,锦娘打破了这个僵局:“小姐,有你的信。”

    “我的信?”夏叶好奇怎么会有人给她写信,然后接过锦娘手里的信,信封外面是空白的,没有署名。

    “锦娘确定这是给我的吗?”既然没有署名,说不定是给错了的。

    “确实是给小姐的,那个送信的人,点名要给小姐的。”锦娘这一点还是确信不疑的,她刚刚,刚好经过门口,听到那送信的小斯说是要给夏叶的一封信。

    哦?夏叶虽然狐疑,但也没有立刻拆开来看。

    拓跋娜英也意识到夏叶的犹豫,应该是因为她在这里:“突然想起来妹妹还有些事,就不打扰姐姐了。”拓跋娜英只好找了个借口离开,虽然她也挺好奇那封信里写的是什么。

    “锦娘,替我送送王妃。”

    “是,小姐。”

    夏叶拿着信封坐到榻上,然后把信封拆开,竟然是楚承孝来的信,夏叶一阵欣喜。

    信中说他来到北境后,很怀念当初和她一起在军营的时光,所以忍不住给她写了这封信,他还说虽然他来到北境一个月有余,但是两军还没有开战,大凉一直按兵不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他问京城冷不冷,他说北境可冷了,一场大雪把门都封住了,还让她注意保暖,问她现在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一切,怪不怪他?他三哥对她好不好?还说怀念她的火锅鱼。

    夏叶看到这里,眼眶红红的,楚承孝这个傻小子,还是这个性子,都领兵打仗了,言语间还这么幼稚。

    姜国的文字她虽然认得,但是却不会写,这可让她怎么回信,夏叶不仅有些发愁了。

    锦娘送走拓跋娜英后回到屋内:“小姐,她走了。”

    “嗯。”夏叶盯着锦娘看了会,突然问了一句:“锦娘识字吗?”

    本来夏叶也没抱多大希望,结果却看到锦娘点了点头:“识的点,只不过现在应该有好多不记得的了。”

    “太好了!”夏叶赶紧去拿来笔墨纸砚,然后搬了个小板凳给锦娘:“锦娘帮我给楚承孝回一封信。”

    “刚刚是四王爷来的信?”锦娘表情怪怪的看着夏叶。

    夏叶感觉一阵汗流:“锦娘。你不要想歪啦!”然后把毛笔塞到锦娘手里:“快写快写,我帮你磨墨。”

    “好好好,小姐说,让锦娘写什么?”锦娘拉开架势问。

    夏叶咬咬嘴唇想了会:“就说上次没能给他做了一件衣服,很愧疚。让他在边境注意保暖,我一切都好,想吃火锅鱼的话就赶快打胜仗回来,我做给他吃。”

    “没了?”锦娘看着夏叶问。

    “没了。”夏叶摇摇头,其实有好多话她都不知道怎么说出来,想想还是说这些算了。

    锦娘把夏叶的话一字一句的写在纸上,写着写着突然停住了。

    “怎么了?”夏叶奇怪的问。

    “我忘了锅字怎么写了。”锦娘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夏叶,年纪大了有好多字她都不记得了,而且她这些知识也都是当年跟着夫人的时候学的一点。

    夏叶抽了抽嘴角,跑到一旁的书架上拿起一本书:“快找找看,这里面有没有那个锅字?”

    锦娘哗啦啦的翻几页,然后扫视一遍,没有就再翻一页继续扫视:“找到了!”锦娘指着书上的一个锅字看了一眼:“原来这个锅字这么简单,可是刚才怎么也想不起来。”

    然后锦娘一阵奋笔疾书,写完后把笔放在一旁,吹了吹未干的字迹:“好了。”

    夏叶看着锦娘手里的宣纸,上面一大段的话,她明明就说了几句,怎么锦娘写了这么多?

    虽然她不不会写繁体字,但是她也认得啊!夏叶接过锦娘手里的宣纸,准备看一眼都写了什么。

    北境天气恶劣,如果你早点告诉我要去带兵打仗,我就也给你做件棉衣了。

    知道你去了边境,心里觉得十分过意不去,如果你觉得现在不晚的话,我再做一件让人给你捎过去。

    我在王府一切都好,你不必挂心,好好照顾自己,早日打胜仗回来,我做火锅鱼给你吃。

    叶子亲笔,望珍重。

    “锦娘,你这样太肉麻了吧?”夏叶读了一遍,感觉浑身起鸡皮疙瘩都。

    “锦娘也是按小姐的意思写的,小姐说那么快锦娘怎么可能一字一句原原本本的写下来呢。”锦娘把宣纸从夏叶手里接过来:“意思对就可以了。”然后把写好的信装进信封里。

    锦娘要不要这么坑她?夏叶倒在软榻上喃喃道:“我可没说还要帮他做衣服,要做你做。”

    “行,锦娘替小姐给四王爷做也行。”锦娘似乎还挺乐意的样子,然后拿着信封出去了。

    这两天天气忽冷忽热的,昨天还是艳阳高照,今天就北风直吹的,在屋里围着炭炉都不觉得的暖和。

    夏叶双手抄在锦娘给她做的短袖里,围着披肩坐在炭炉旁愣神,又没有手机玩,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煎熬了,她感觉腿都要坐麻了。

    “受不了了!”夏叶站起身抹了把鼻涕:“锦娘,翠儿,小香。”夏叶把她们三个都叫进了屋子里。

    “王妃,怎么了?”翠儿也冻的简单红红的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