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又把编好的鱼骨辫,稍微松了一点,这样看起来自然点,嘴角弯起一个弧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然后一个男子的脸庞出现在铜镜里,夏叶弯起的嘴角僵硬在脸上,起身对镜子里的人福了福身:“没想到王爷在自己的府邸,也不喜欢走正门进来。”

    楚承德看着铜镜里的夏叶:“转过身来。”

    夏叶优雅的转过身来,素净的脸庞挂着盈盈笑意:“不知道王爷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难道不需要照顾你的三王妃吗?夏叶这次知趣的没有把这句话问出来。

    楚承德叹了口气,宫里的事情本来就已经让他筋疲力竭,回到府里他本来是想找夏叶聊聊天,放松心情。

    结果却遇到了那种事情,他承认他昨天太冲动,他也不想追究事情到底是怎么样了,他只想静静的看着夏叶,就这样安静的看着她。

    “叶子,我好累。”楚承德有些疲惫的看着夏叶,不知道她弄得是哪朝的发型,不过还挺好看的:“我承认我昨天是有点不够理性,被乱七八糟的事情搞昏了头,我应该相信你的。”

    “我并没有觉得王爷哪里做的不好。”夏叶笑了笑:“而且我也没有怨怼王爷,王爷没必要跟我解释这些。”

    “倒是我应该跟王爷解释解释。”夏叶走到桌子旁坐下:“昨天王妃来我这里,没经过我允许就拿起了我娘留给我的玉镯戴,我只是把玉镯从她手里拿了过来,并没有推她,当然,这些王爷可以不信,但是我夏叶做过的事情,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

    “我知道,我知道叶子不会做那种事情,都是我被昏了头。”楚承德坐到夏叶旁边:“我楚承德发誓,以后绝对无条件信任你!”

    “信任不是说的,而是在心里的认可,我夏叶什么人难道王爷还不知道?”

    “是,都是我误会了叶子。”楚承德诚心改过,当初拓跋娜英都说是她自己不小心了,他还不相信叶子,他真是混蛋!

    “既然王爷已经相信不是我推的王妃了,那么如果王爷没别的事情,我就要歇息他。”夏叶起身走到榻前。

    “叶子,今晚…”

    “今晚,王爷还是好好去照顾你的王妃吧,动了胎气可不是小事。”夏叶说完冲门外喊了句:“翠儿,打洗脚水来。”

    “那你早点休息。”楚承德出了雅阁却也没回扶月殿,而是去了书房处理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楚承德派人往雅阁送了好多东西,有吃的用的。

    夏叶看着这些东西,难道想拿这些东西弥补她?他还真当她是那种那东西就能哄好的虚荣女子了?

    “锦娘,这些东西,你跟翠儿还有小香分了吧。”夏叶没再看那些东西一眼,心里却是有些悲凉。

    “小姐,这些东西都是极好的稀罕物件,难道小姐都要赏给奴婢们吗?”翠儿有些受宠若惊的问。

    “如果你们不想要的话,就把这些东西丢出去吧。”夏叶淡淡道。

    “小姐这是何苦呢?”锦娘起身整理一下那些东西:“这好歹也是王爷的心意。”

    “王爷。”翠儿和小香突然跪在地上行礼。

    夏叶扭头看了一眼,原来是送东西的主人来了。

    锦娘也行了行礼后,带着翠儿和小香退了出去。

    “王爷。”夏叶福了福身子:“王爷一大早就差人送来这些东西,是什么意思?”

    “我看这雅阁虽然雅致,但是住人的话还是少了些装饰,所以差人送了些过来。”恐怕他想弥补叶子,和心里的那份愧疚感,一早被叶子看了出来,所以只好找了个凭白要送这些东西的借口。

    “真是让王爷操心了,我还是喜欢这雅阁里的雅致,雅阁没了雅致,变的富丽堂皇,倒是辜负了雅阁的这个名称。”夏叶环视了一下雅阁,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妥。

    “我带你去个地方。”楚承德拉着夏叶出了雅阁。

    还是这么霸道:“王爷还没问挽愿不愿意呢?”夏叶看着渐行渐远的王府问。

    “由不得你不愿意。”楚承德直接比行为更霸道的开口。

    没想到楚承德的轻功也这么好,夏叶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所以没有再闭着眼睛,而是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俯视着京城。

    不过转瞬间,楚承德便带她来到了一个稀奇的地方,远离了京城的渲染,满眼望去一片荒芜。

    大概是冬天的原因,如果是夏天的话,这里应该是一片绿色猜对,方圆百里除了她身后的这颗树,没有其他任何一个高观物。

    “这是哪里?”

    “城外。”楚承德坐在地上,背靠着身后的大树。

    “城外竟然还有这么一片空白的地方。”夏叶倒是觉得稀奇。

    “这个是通往殇国的唯一大道,从边境回来的时候,我骑马带你从这里经过过,你忘了吗?”楚承德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瓶酒,饮了一口。

    上次她晕马,吐的稀里哗啦的,哪还记得哪里是哪里:“王爷带我来这里做做什么?”

    “把你心里的不痛快都在这里喊出来,这样你就舒服了。”

    “在这里?”夏叶问。

    楚承德点点头,站起来:“我给你做个示范。”然后对着空旷的一片大喊:“楚承德是个大混蛋,不相信叶子,让他去死吧!”

    “这样真的管用吗?”夏叶半信半疑。

    “你试试。”楚承德又重新坐在地上,他倒是想知道叶子会说些什么。

    夏叶双手放在嘴边做喇叭状:“我讨厌楚承德!他是个大混蛋。”还别说,站在这么一片空旷的地方,心情还真是舒畅了不少。

    “继续。”楚承德拍拍道。

    夏叶这次努足了劲,对着空旷的一片大喊:“啊啊…我叫夏叶,你们好吗?”

    “噗。”楚承德差点没把嘴里的酒吐出来:“你这是说的什么?”

    小样!楚承德真以为她看不出来他是想诈她的话吗?不过他要是真想听,那她就喊出来。

    “我感觉楚承德已经不爱我了,他不相信我!不再是我心中以前的那个楚承德了,但是我还是爱他,怎么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