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傻瓜。”楚承德弹了下她的脑袋,然后拉着她一起坐到树下:“来!喝口酒,暖暖身子。”

    夏叶接过酒瓶,很豪迈的喝了一口,结果酒太烈呛的她直咳嗽,以前她白的啤的对着喝,千杯不倒。

    这次不知道是楚承德酒太烈还是她这副身体的主人不能喝酒,竟然呛的她喝不下去。

    楚承德哈哈一笑:“不会喝就别逞强。”

    听到楚承德这话,夏叶偏倔强的把他手里的酒再抢回来,喝了一口,这次虽然没呛,却辣的她直留眼泪。

    “叶子,你知道吗?我就是喜欢你这股劲!”楚承德也喝了一口酒:“今早去上早朝,说北境大凉已经开战了。”

    “嗯,然后呢?”夏叶感觉脑袋有点晕乎的问。

    “太子私吞国库钱财的事,被我揭发了,父皇让他禁足在东宫一个月。”楚承德又喝了一口酒,现在朝中的势力,他已经拉拢过来了一半,夺取太子之位,他势在必得。

    然而这只是他计划中的一颗小棋子,最后的大招足以让父皇对他彻底失去信任,不出意外的话,他就可以顺利继承太子之位,成为未来的储君,等到父皇退位,他就可以好好的保护叶子了。

    “牛bility!”夏叶迷迷糊糊的给楚承德点了个赞。

    “牛bility?什么意思啊?”楚承德见叶子没反应,低头一看红扑扑着小脸睡的一脸香甜的叶子:“一口就醉了?”

    三王府。

    “王妃,奴婢听说王爷不仅一大早让人给雅阁送去了好多好东西,还把夏叶带出去了。”合枫听到消息后,回来禀报。

    “什么?”拓跋娜英一听气的站了起来,结果起太猛肚子一疼,让她又重新坐了回去。

    “王妃小心身子。”合枫赶紧扶着拓跋娜英。

    她费尽心机,讨好夏叶,然后又不惜用她腹中的孩子做代价,制造误会,他们居然就这么和好了?

    难道她非要用皇后的那一招,才能把夏叶逼走吗?拓跋娜英恐慌的摸着肚子……

    “王爷,小姐这是怎么了?”刚刚出去还好好的,回来却被王爷抱着回来的,不仅让锦娘吓了一跳。

    “没事,她只是喝醉了。”楚承德把夏叶放到了床上,脸蛋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冻的,通红通红的。

    “小姐怎么还喝酒了?居然还喝醉了。”锦娘记得小姐可是从来都没有喝过酒的。

    “翠儿小香,快去打盆热水来。”

    “是。”翠儿和小香看到喝的醉呼呼的小姐,赶紧去打热水了。

    “我没醉…没醉…”喝点烂醉如泥的夏叶嘴里说着胡话,然后翻了个身子,一脚搭在床边上。

    然后又干呕了几下,吓的锦娘赶紧去拿盆子,结果她却什么也没吐出来,又趴着睡着了,嘴里还嘟囔着:“楚承德…居然…不相信我。”说完又哭了起来,顿了会不知道怎么着又笑了起来,折腾了好一会才算睡着。

    楚承德看着她这个可爱的模样,心里一阵荡漾,他还是第一次见叶子喝醉的样子,没想到喝醉了都这么可爱,还会说胡话。

    “王爷,小姐让锦娘来照顾就行了,王爷还是去忙吧。”锦娘见翠儿和小香把热水打开后,想着给小姐擦擦身子,省的她着凉了。

    楚承德点点头:“好好照顾她。”然后就走了,在门口碰到了赶来的拓跋娜英。

    “王…”拓跋娜英话还没说完就被楚承德“嘘”的一声拦了下来,然后把她拉到了一边。

    “怎么了王爷?”拓跋娜英好奇的问。

    “叶子她喝醉了,刚睡着,你别进去打扰她了。”然后看着拓跋娜英又问:“本王不是说了让你在扶月殿好好养胎吗?”

    “姐姐喝醉了?”拓跋娜英故意压低了声音:“臣妾不是一个人在扶月殿无聊吗,想来找姐姐说会话。”

    “行了,赶紧回去吧,没事不要乱跑。”楚承德没好气的说完就离开了。

    拓跋娜英恨恨的看了眼雅阁,然后转身离开了,夏叶不过只是喝醉了,竟然比她动了胎气看的还娇贵。

    等夏叶醒来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是黑黑的了,屋里燃着蜡烛,锦娘坐在一旁的桌子上睡着了。

    她觉得头很沉,只记得楚承德带她出了城,然后她还喝了酒,再后来的事情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想她这个千杯不醉,竟然在古代被一口酒干倒了,真是惭愧惭愧!夏叶觉得口很渴,为了不吵醒锦娘,她特地轻手轻脚的下床去倒水喝。

    结果却还是把锦娘吵醒了。

    “小姐,你醒了。”

    夏叶差点没喝呛:“那个…锦娘,你睡就行,不用管我。”

    锦容看了眼窗外:“不睡了,马上天亮了。”然后伸了伸腰问:“小姐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什么?原来这不是刚天黑,是要天亮了!她竟然睡了这么久了!然后揉揉脑袋道:“感觉就是脑袋有点沉。”

    “那小姐先坐会,要不就再上床眯会,我去给小姐做份醒酒汤。”

    “嗯。”夏叶点点头,然后又在床上躺了一会,看着外面的天色,一点点的变亮。

    “来,小姐趁热快把这醒酒汤喝了。”锦娘端着一碗醒酒汤进来道。

    夏叶接过醒酒汤喝了下去,其实刚刚躺了一会,脑袋已经没那么沉了。

    “我昨天怎么回来的?”

    “被王爷带回来的。”锦娘想起来天小姐喝醉酒的样子,还忍不住想笑。

    看锦娘的表情,她不放心的又问了一句:“我昨天没说什么胡话吧?”

    “不记得。”锦娘摇摇头。

    “那看来就是什么都没说。”夏叶这才放了心。

    “对了。”锦娘从袖子里拿出一封信:“这是昨天四王爷来的信,见小姐喝的醉,锦娘没有拿出来。”

    “楚承孝来信啦?”夏叶接过锦娘手里的信,赶紧拆开看看。

    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叶子,大凉已经开始有所动静,两军即将交战。

    你做衣服太费劲了,还是多歇着吧,也不用挂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倒是你,好好照顾好自己。

    回去等吃你的火锅鱼。

    楚承孝亲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