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拓跋娜英眼神像水一样,看的人身子软软的,有点勾魂,夏叶将眼神放在别处:“王妃都是快要当娘的人了,性子可不能这么活泼了。”

    “姐姐说的是,只是妹妹就是坐不住,想来我腹中的孩儿,一定也是活泼的很。”拓跋娜英像是又想到了什么,起身跑到阁台那里。

    “呀!几天不见,这青菜都可以吃了呢!”

    看来拓跋娜英是真想吃她种的青菜,回回来都惦记着:“王妃放心,等这些青菜可以吃食了,我让人第一个给王妃送去!”夏叶也起身走到阁台。

    “好,那妹妹就等着了!”拓跋娜英拿起一旁的水壶,给那些青菜洒了洒水:“青菜啊青菜,你可以要快快长哦。”

    这个时候的拓跋娜英看起来还真是和小孩一样,夏叶趴在窗台托着下巴,看着她一脸天真的很青菜说话。

    “小姐,王妃,吃点点心吧。”晒好衣服的锦娘端着糕点进来。

    “王妃待了这么大会,一定也饿了,吃点点心吧。”夏叶看着锦娘,心里为她点了十二个赞。

    “好。”拓跋娜英拍拍手:“我也早就想尝尝姐姐这里的糕点了。”说着起身走到软榻那里。

    夏叶却有点食不知味,她本来还想尽快帮楚承孝把棉衣做好的,没想到拓跋娜英竟然在这里待这么久,真是耽误时间。

    拓跋娜英却是津津有味的吃着,还一边说些冷笑话,笑个不停,夏叶也只好附和着干笑两声。

    “姐姐有心事吗?”拓跋娜英拿了快绿豆糕点塞进嘴里问。

    “没…没有。”夏叶摇摇头,难道她真的什么都写在脸上了吗?

    拓跋娜英点点头,看了看外面:“时间也不早了,妹妹该回去了。”然后站起来小心的伸了伸腰。

    夏叶一听赶紧高兴的起身行礼送她:“王妃慢走。”

    “姐姐留步,妹妹改天再来找姐姐聊天。”拓跋娜英故意这样说,还以为她真看不出来,她今天一直心不在焉的,但是脸上却显出一副很舍不得的样子。

    夏叶愣了一下,是不是她哪里说错话让她误会,她是舍不得她了?

    拓跋娜英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快天黑了,夏叶只好吃完晚饭后和锦娘秉烛穿针引线。

    因为昨晚做衣服睡的很晚,所以第二天夏叶醒的也有些晚,匆匆吃过早饭后,她就和锦娘坐在屋里缝衣服。

    “锦娘,你看我这里缝的对不对?”袖子那里夏叶一直处理不好,所以为了避免出错,她会多问一旁的锦娘,同样也是为了衍行不耻下问的态度。

    “嗯,这次对了。”锦娘看后点点头,另外还夸赞了她一句:“小姐这次的缝功比上次好很多呢。”

    “我也这样觉得。”夏叶嘿嘿一笑,听到锦娘说没错,她又认真缝了起来。

    “不好了不好了…”翠儿突然急慌慌的推门进来,把夏叶和锦娘都吓了一条。

    “我平常是怎么教你们的,什么事这么莽莽撞撞!”锦娘生气的训责道,毕竟小姐把人交给她调教,如今翠儿这般莽撞,自然让锦娘觉得生气。

    “翠儿知错了,还请小姐和锦娘责罚。”翠儿吓的跪在地上。

    做衣服这件事只有她和锦娘知道,也是为了少一个人知道,少一个麻烦,如今翠儿这样闯进来,夏叶也觉得不高兴,但看她如此慌张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出什么事了?”夏叶把手里的东西放了放问。

    “回小姐,奴婢刚刚听说夏相爷今日午时要被斩首示众。”翠儿知道夏相爷是夏叶的父亲所以才这么急着来通报这件事。

    “什么?”夏叶呼的站了起来:“怎么会这样?”虽然她心里对她这个爹没什么好感,但是夏文轩一直忠心姜国,为人耿直这件事她还是清楚的,怎么好好的突然要被斩首示众?

    “奴婢只是听说,是因为右傅丞相在朝堂上参了夏相爷一本,皇上龙颜大怒,所以…所以才要斩首示众。”翠儿跪在地上把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这得是犯了多大的罪,竟要斩首示众?”夏叶感觉胸口堵的难受:“楚承德呢?我要见他,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姐…”看着茫然跑出去的夏叶,锦娘赶紧跟了出去,她深知小姐心肠软,即便相爷当初对她再怎么样,如今相爷出了事,她心里肯定也不好受。

    锦娘跟着夏叶一路来到书房,路上她特意叮嘱小姐要心平气和的讲话,千万不要急,她是真担心小姐这性子。

    夏叶自然把锦娘的话听到了耳朵里,这件事也不是她着急就能有用的,她也只是想问问楚承德到底发生什么了?

    “什么人?”

    夏叶来到书房,却被门口的侍卫拦在了外面。

    “大胆,这是三王妃,你也敢随便拦?”锦娘上前护着夏叶,生怕她受一点委屈。

    “三王妃?”门口的侍卫挠挠头,他见过三王妃,不是长这个样的啊,但是眼前这个女子看起来端庄淑德,也不像普通人,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拦的话,万一她真是王妃,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如果她不是王妃,贸然放她进王爷的书房,他更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这个拦不拦的问题,可算是难坏了他这个小侍卫。

    “怎么了?”

    “直统领。”小侍卫对着从书房走出来的男子,拱了拱手:“这个女子说是三王妃,非要见王爷。”

    直下看了眼夏叶,然后道:“王爷就在里面,王妃请!”

    小侍卫一听赶紧退开,让夏叶进去,心里还在打着小鼓,幸好刚才没有强硬的拦着不让进去,不然还真吃不了兜着走了。

    只是这府里怎么有两位王妃?小侍卫又看了眼夏叶的背影,猜测着难道她是以前那个谋害太后的…小侍卫赶紧打住了猜测,匿藏罪犯,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弄不好还要株连,他还是当什么都不知道吧。

    小侍卫甩了甩头,不再想刚才的事情,他还想脑袋在脖子上多玩会呢。

    锦娘留在门口,夏叶推开书房的门进去,然后看到楚承德正坐在那里看书。

    “王爷。”夏叶福了福身子。

    “叶子?快坐。”楚承德赶紧招呼夏叶坐下,他就知道叶子今天一定会来找他。

    “谢王爷。”夏叶坐到一旁,看着楚承德问:“我爹午时要被斩首的事情,王爷知道吗?”

    “我知道了。”楚承德合上书卷,然后起身走到夏叶旁边。

    “为什么会这样?”夏叶直视着楚承德问。

    “因为傅仁,今天早朝参夏丞相和本王暗地里勾结,诬陷太子。”因为这件事情太复杂了,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跟叶子解释。

    “我爹为什么跟你勾结?”夏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什么叫和他暗地里勾结诬陷太子?我对外已经宣称死了,他唯一的依靠就是太子妃了,按理也应该是依附太子才对啊?

    “因为,夏丞相为人刚正不阿,太子想要拉拢夏丞相,结果夏丞相没有依附,所以让傅仁参了他。”楚承德知道这话听起来很荒唐,但却是事实。

    “不可能!”夏叶知道楚承德一定对她隐瞒了什么:“我爹即便刚正不阿,如今我已经是个死人了,他自然知道孰轻孰重,即便他不依附,但他也绝对不会和太子作对。”

    “除非…”夏叶终究没敢说出心里的猜测,只是问:“我爹跟你暗地里做了什么?怎么就诬陷太子了?”

    “这件事情是我的疏忽。”楚承德看着夏叶问:“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太子私吞国库库银,被禁足的事?”

    夏叶点点头:“难道是因为这个?”

    “这件事情根本不算是诬陷,太子本来就私吞了库银。”说起库银,他一开始还觉得事情很顺利:“可是没想到,太子居然找人顶包,还反咬了本王和夏丞相一口,夏丞相太过正直,认定此事和太子有关,在朝堂上冲撞了父皇,所以父皇才处夏丞相斩首示众。”

    “我爹怎么会和这件事情有关系?”

    “当时查这件事情的时候,我让夏丞相去查的,所以现在出了事自然和夏丞相脱不了干系。”当时在朝中他能信任的也就是夏丞相,只是没想到居然会出这种事情,如今他也被禁足在府,束手无策。

    “我爹不帮太子,怎么会帮你?”夏叶干笑两声:“我爹是不是知道我还没死?”她没有想到楚承德为了争太子之位,竟然用这般手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