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129章 难道又是女侠?
    “是夏丞相的人在大街上看到了你。”楚承德也是无奈:“所以夏丞相跑来问我,我迫不得已才说出实情,库银这件事情是我考虑不周,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护夏丞相安全。”

    爹爹的人在大街上看到了我?难道是那个小乞丐?这么说还是她害了爹爹?夏叶愣在那里:“你真有的有办法救出我爹吗?”

    夏叶无助的看着楚承德,她爹爹是因为她所以才帮的楚承德,所以她爹爹心里还是有她这个女儿的对吧?

    “叶子,你相信我,我一定会让救出夏丞相的。”楚承德看见夏叶无助的眼神,她知道她心里一定乱了。

    “小姐,吃点东西吧。”自从小姐回到雅阁,就一直没有吃什么东西,锦娘知道小姐心里牵挂相爷,但是这样不吃不喝,也是伤身体啊。

    “我不饿。”夏叶把锦娘端来的东西推开:“锦娘,你快再去看看外面有没有什么消息。”

    “是。”锦娘退出去,开开门就看到楚承德朝雅阁走来:“小姐,王爷来了。”

    夏叶一听赶紧起身,心里揣测不安。

    “叶子。”楚承德轻唤了一声,眼神犹豫的看着夏叶。

    “怎么样了?”她看楚承德的表情,心里隐隐有一丝不好的感觉。

    “我派去的人说,夏丞相被另一波人劫走了。”楚承德也觉得奇怪,究竟还有谁要劫走夏丞相?

    “另一波人?”夏叶可不记得她爹爹有什么秘密组织和杀手:“是什么人?”

    “听说是一队白衣女子。”楚承德从直下的口中得知,那队人全都是女子,且都是穿的白衣服,好像哪个派别的。

    白衣女子?难道又是上次救她和锦娘的那些女侠?夏叶知道后心里竟然有些安定:“也许我爹爹现在是安全的。”

    楚承德不知道夏叶怎么这么说:“那我派人再去四处找找?”

    “不用了。”夏叶做到凳子上,听说爹爹被白衣女子劫走后,她竟然莫名的心安,好像很信任那些人一般:“我相信爹爹会没事。”并且她预感,她还会再见到爹爹。

    “现在外面怎么样了?”

    “夏丞相被劫,外面已经乱起来了,父皇下旨全程搜捕夏丞相。”这个结果是他早就预料到的。

    “那会不会危及到你?”爹爹被劫,皇上第一个想到的人应该就是楚承德才对。

    “无妨。”如果人是他劫的自然难说,但是现在人不是他劫走的,即便父皇再怀疑,没有证据,父皇也不会拿他怎么样。

    “王爷…王爷…”拓跋娜英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小姐,王妃来了。”锦娘进来通报的一声。

    夏叶点点头:“让她进来。”

    “王爷,臣妾听说今日在朝堂上,太子让傅丞相参了你一本,王爷现在被禁足在府里了?”拓跋娜英托着肚子,着急的问。

    “你一个妇道人家,关心这种事情做什么?”楚承德显得脸色很不好看:“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王爷先不要管臣妾是怎么知道的这些,如今不仅是王爷,臣妾还听说姐姐的爹爹也要被斩首了,臣妾怎能不闻不问。”拓跋娜英比自己出了什么事还着急一样,急切的问。

    “王妃不要着急,你现在怀着身孕呢。”夏叶好心提醒道。

    “妹妹知道,难道姐姐一点都不为夏丞相担心吗?”拓跋娜英看着楚承德关心的问:“王爷要不要我书信给大汗,让他以撤兵来威胁皇上,让你重新回到朝堂?”

    “你现在就给本王回到扶月殿好好养身体。”楚承德虽然生气,但是语气却柔和了些许。

    毕竟这个女子也是全心为了他,哪怕这种做法太极端。

    “王妃还是好好回去养身子吧,万一王妃真的这样书信给殇国大汗,虽然是好心,恐怕但最后更是会害了王爷。”夏叶心道,关心则乱,大概说的就是拓跋娜英这种人了吧。

    “可是…”拓跋娜英有点委屈的看着楚承德,但是又没有什么办法,只好福了福身子:“那臣妾就先告退了,王爷有什么需要臣妾做的,一定要告诉臣妾。”

    拓跋娜英走后,楚承德坐在凳子上:“这件事情,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夏叶点点头:“也只有这样了。”

    晚上,夏叶和锦娘坐在一起缝衣服,夏叶说起了今天白衣女子的事情。

    锦娘听后也觉得奇怪:“小姐怎么以为?”

    “我觉得那个女子不像是要害爹爹,所以我觉得爹爹现在是安全的。”夏叶把心里的猜测说给锦娘听,她以为锦娘不会理解她的那种想法,没想到,锦娘竟然也觉得这样。

    这两天的天气一直阴蒙蒙的,压抑的人透不过气来,楚承德自那天后只来过一趟,夏叶也识趣的没有去打扰。

    在她和锦娘的日夜兼程下,给楚承孝做的衣服,马上就要大功告成了。

    夏叶披着披肩站在窗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习惯了每日仰视外面的景色,心里又好奇外面的外面是不是和她看到的一样?

    “姐姐。”

    拓跋娜英从身后轻轻唤了唤她,夏叶竟毫无察觉她是什么时候来的。

    “姐姐再看什么,看的这么出神?”

    夏叶转过身,一眼就看到了拓跋娜英头上戴的发钗,正是她送给她的。

    这支发钗自从她送给拓跋娜英,她还是第一次见她戴,原本还以为她不喜欢呢。

    “好看吗?”拓跋娜英晃了晃头上的发钗:“这是姐姐送的呢。”

    “王妃戴什么都好看。”夏叶淡淡一笑。

    拓跋娜英嘿嘿一笑:“怎么没有见过姐姐戴我送的羊脂玉镯?姐姐不喜欢?”拓跋娜英看着两只手空空的夏叶问。

    其实也不是她不戴,是她不喜欢戴那些首饰,既麻烦又碍事:“王妃送的玉镯太多珍贵,夏叶不舍的戴。”

    “看姐姐说的。”拓跋娜英噘着嘴有点不高兴道:“姐姐快去带上,那羊脂玉可以活血的,这么冷的天,戴它最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