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见拓跋娜英这么说,她也不好意思再拒绝,只好走到梳妆台,把台子上的羊脂血玉镯戴上。

    “姐姐戴上这个更好看。”拓跋娜英夸赞道,然后看着那些长的十分茁壮的青菜问:“姐姐,这青菜是不是可以吃了?”

    夏叶走过去看了一眼,两天不见果然又都挺拔了不少:“看样子是能吃了。”

    “锦娘。”夏叶唤锦娘进来后,让翠儿和小香她们摘些青菜给王妃送去。

    “妹妹真是谢谢姐姐了。”拓跋娜英看着那些鲜嫩的青菜,脸上笑的跟花一样,眸子里却闪过一丝忧虑,双手不仅抚了抚肚子。

    “姐姐,让她们慢慢摘吧,咱们出去走走。”拓跋娜英提议道。

    “也好。”反正她也无聊。

    “对了,前几****说要让府里的缝娘给姐姐做几身衣服,想必现在也做的差不多了,不如姐姐去看看合不合身吧?”

    没想到拓跋娜英真把上次的事放在心上了,夏叶感动的看着拓跋娜英:“那夏叶恭敬不如从命了。”

    府里的织造殿,里面有十几个丫鬟忙活着,一位负责缝制做工的缝娘,看到拓跋娜英后走过来施礼:“三王妃。”

    “上次我让你给姐姐做几件衣服,做的怎么样了?”拓跋娜英看着这个和锦娘年纪相仿的缝娘问。

    缝娘看了眼夏叶,然后恭敬道:“已经做好了,请王妃随奴婢来看看合不合身。”

    夏叶走到内间,架子上挂着里面颜色鲜艳,绣工精致的棉衣。

    只是颜色都太过鲜艳,看起来倒是都像拓跋娜英的风格,夏叶看了看上面的绣纹,竟然比锦娘的还要精细,要是锦娘也跟来了的话,肯定又要请教几番了。

    “这绣工好精致啊。”夏叶扶着上面的花纹道。

    “妹妹好眼光。”拓跋娜英走过去也看着那些绣纹:“斋月是京城有名的绣娘和缝娘,她做出来的衣服自然是精细无比的。”

    “王妃谬赞奴婢了。”退在一旁的缝娘低头谦卑道。

    “姐姐看看,可有喜欢的?挑几件。”这几件衣服让她来看,简直个个精美,只可惜她现在身材穿不下去了。

    夏叶看了看这些衣服,然后选了件淡蓝色的那件:“就这件吧。”

    这件是拓跋娜英最不看好的一件:“姐姐怎么就选这一件?”然后指着左边的红黄绿三件:“这三件也适合姐姐。”

    “缝娘,待会把这三件还有姐姐选的那一件都送到雅阁去。”

    “是。”

    “姐姐不怪妹妹擅自替你做主了吧?”出了织造殿,拓跋娜英撒娇的问。

    “王妃选的都是极好的,夏叶感谢还来不及。”其实拓跋娜英刚才的举动她还是有点反感的,但是想到她也许就是这单纯的脾气,也没大放到心上。

    “那就好。”拓跋娜英说着突然脸色一变:“姐姐刚才也看到了谁才是这府里的主人,谁说了才算,姐姐难道心里就没有一丝丝的难过吗?”

    “什么?”夏叶突然感觉身边的拓跋娜英像是换了一个人:“王妃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拓跋娜英呵呵一笑:“本王妃的意思就是,你在这府里吃的穿的用的,都是本王妃给的。”说着看了眼夏叶手里的玉镯。

    夏叶感觉手腕上的玉镯重的她抬不起胳膊,拓跋娜英居然这样羞辱她?

    “你不必这种眼神看着我们家王妃。”跟在一旁的合枫阴阳怪气道:“想必你有一件事还不知道,你屋子里的那些花都是我们王妃从殇国派人运来的,王爷怕你多心特意说是从南方特意运来给你的,现在想想你还真像个蠢女人一样被耍来耍去。”

    “姑姑,干吗说这些不必要的呢,这种事情不多了去了,我们要理解王爷的用心。”拓跋娜英一该往日的嘴脸,一副尖酸的样子看着夏叶。

    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夏叶把手里的玉镯脱下,摔在地上,里面的血液流出来立刻变成了暗黑色:“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阴险的女人!”

    “啪!”一个有气无力的巴掌打在夏叶的脸上。

    不管这巴掌有没有用力,从小到大,有谁打过她耳光?夏叶直接一巴掌还了回去,清脆的耳光打的夏叶觉得手都疼了。

    她以为今日本是场恶战,谁知道拓跋娜英突然又换回刚才楚楚可怜的样子,抓着夏叶的手臂。

    “姐姐,妹妹哪里做错了惹怒了姐姐?”拓跋娜英说着眼泪顺着脸颊就留了出来:“这羊脂血玉镯是我娘留给我的,里面装的是她的血,姐姐就算再讨厌妹妹,也不该把这对玉镯摔在地上。”

    夏叶搞不懂拓跋娜英又再演什么把戏,直接把拓跋娜英推开了:“少在这里演戏!”

    “前王妃,你就是再不喜欢我们家王妃,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该这么用力的推我们家王妃啊。”合枫扶住拓跋娜英,然后跪在地上给她磕着头。

    “你们演够了没有?”夏叶彻底被激怒了,指着拓跋娜英肚子:“又想用她肚子里的孩子来威胁诬陷我吗?”

    “妹妹听不懂姐姐在说什么,只要姐姐不再生气,让妹妹做什么都可以。”拓跋娜英也一副委屈的样子哀求她。

    怎么突然她反倒成了恶人了?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做给谁看?

    夏叶突然转身看着身后,果然楚承德就站在她后面,难怪她们刚才突然变了副嘴脸,夏叶在心里冷笑,她真是愚不可及同样的事情居然被整了两次。

    这里是制造殿,楚承德怎么会这么巧又来这里,而且又是出现的这么巧合,夏叶拍拍手笑道:“王妃好演技,我夏叶服了!”然后看了眼脸色铁青的楚承德,径直离开了。

    今天拓跋娜英让人来告诉他,要给叶子做几身衣服,不知道叶子喜欢什么颜色,让他过来看看,结果他就看到了这一幕。

    楚承德虽然生气,但是他却不傻,心里甚至多少有点怀疑,这是拓跋娜英的手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