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拓跋娜英跪在地上看着那滩血迹:“娘亲。”哭的泪眼婆娑。

    “王妃,小心身子。”合枫扶着拓跋娜英脸上也挂着泪水冲着地上的血迹叫了声:“夫人…”

    “你不是派本王来给叶子选衣服的颜色吗?怎么会弄成这样?”楚承德冷冷的问。

    “都是臣妾不好,急着要给姐姐惊喜,所以带姐姐过来亲自挑选衣服。”拓跋娜英把碎了玉镯小心的收在手绢里,哽咽道:“谁知姐姐嫌臣妾擅自做主给她挑了几件衣服,加上她觉得府里的下人都不敬重她也是王妃,所以对臣妾言语不善。”

    “姑姑看不下去顶撞了几句,没想到惹怒了姐姐,都是臣妾不好,还请王爷责罚。”拓跋娜英把玉镯包好后,头磕在地上道。

    “本王让你在府里安心养胎,你却整日在府里惹是生非!”楚承德生气的佛了下袖子:“把王妃带回扶月殿,没有本王的允许不准她再踏出扶月殿!”

    “王爷…”拓跋娜英恨自己居然真心喜欢上了这么一个绝情的男人,就连那个女人给别的男人做衣服他能可以忍,是他逼着她要用尽最后的手段了。

    拓跋娜英看着楚承德绝情的背心,握着手绢的手慢慢收紧,直到里面破碎的玉镯把她的手扎破。

    “王妃…”合枫心疼的抱着自己公主:“都是奴婢没用。”

    “小姐,锦娘已经把摘好的青菜让翠儿和小香给扶月殿送去了。”锦娘看着回来的夏叶道。

    夏叶回到雅阁直奔阁台去了,然后看着那一盆盆的花,现在想想拓跋娜英说的那些话,那个不都是大有深意?她蠢的被别人处处设计,还心存感激。

    一想到这些,她看这些花都觉得恶心,直接搬起一盆砸在地上。

    “小姐。”锦娘一看,赶紧过去拉住夏叶:“小姐这是怎么了,生那么大气?”

    “锦娘。”夏叶这一刻才觉得委屈,她究竟再回到王府是为了什么,为什么一切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她喜欢楚承德,所以不管发生了什么,她选择留在府里,可是为什么会发生这些,她明明什么都不争,为什么拓跋娜英还要处处逼她?现在就连楚承德也和她一起欺骗她。

    锦娘听完小姐说的,心里也是苦涩的难受:“小姐别这样,那个殇国公主确实心计太深,不过王爷的出发本意也许是好的呢。”

    “可是他答应过以后都不会骗我的。”夏叶觉得很痛苦,难道她以后就要这样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吗?她要怎么办?她舍不得离开楚承德。

    “小姐,我觉得也许你该听听王爷的解释,并不是所有的谎言都是伤人的。”锦娘安抚着夏叶,直到王爷来后才离开。

    “叶子。”他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也让她受了很多苦,可是他每见夏叶受一次苦就更坚定他争位的决心,只有至高无上的权利,才可以让他保护好她,不受任何人的驱使。

    “承德,你相信我吗?”现在夏叶什么都不在乎,也放下了所有坚强,她知道楚承德的一句话。

    “我相信你!”楚承德眼神真挚的看着夏叶:“我相信我的叶子,不是那样的人。”

    听到楚承德的话,她觉得所有受的委屈都没有了,眼泪直接流了出来,他信她这就够了不是吗?

    “傻丫头,别再哭了。”楚承德帮她把眼泪擦掉:“以后我不会再让她来打扰你了,等我足够强大,就再也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了,”

    夏叶点点头:“我只要你相信我。”

    “嗯,不哭了,再哭就变成个大花猫了。”楚承德心疼的看着夏叶,即便他心里再有什么疑虑,看到她的泪水也就烟消云散了。

    “我听说你给承孝做了件衣服?”

    “你怎么知道的?”夏叶抹了抹脸上的泪水问,她记得做衣服这件事只有她和锦娘…不对,还有翠儿,难道是翠儿告的密?

    “是拓跋娜英告诉我的。”楚承德实话实说,然后又问:“我送你的发钗你是不是不喜欢?改天我再送你个更好的。”

    看来拓跋娜英把什么都告诉了楚承德,来挑拨她和他之间的关系,只是拓跋娜英怎么知道她在给楚承孝做衣服的事情的?锦娘绝对不会泄密,那就是翠儿了。

    不过好在楚承德把这些都跟她说了,这就说明他相信她:“那支发钗我很喜欢,只是上次她送我的玉镯太珍贵,我不想欠她的人情。”

    “我就知道。”楚承德宠溺的揉了揉夏叶的头:“那给承孝做衣服是为了什么?”

    “我在寺院的时候,楚承孝没少照顾我,我听说北境寒冷至极,所以想做件衣服给他,也算是回报。”

    楚承德点点头:“这才是我认识的叶子,真性情!”然后又颇有些吃味道:“但是…只能有这一次。”

    夏叶破涕为笑:“知道了,我以后只亲手为你做衣服。”

    “今天的事,我不是故意把玉镯摔碎的。”夏叶也想把今天的事解释给楚承德听,顺便也想把一些事情问清楚,她不希望她和他之间有任何隔阂:“还有,那些花是怎么回事?”

    “今天的事,我大概能猜到。”楚承德看着被夏叶摔的一片狼藉的花道:“这些是拓跋娜英殇国的亲人送家书时捎来的,她说冬天雅阁外面没有花赏,怕你寂寞,所以特意让我把这些花送来给你,还说不要说是她送的,怕你不高兴。”

    其实有时候楚承德还是觉得拓跋娜英是个很好的女子的,但是有时候做事太爱使用手段。

    “我在你心里就这么小气吗?”夏叶生气的看着楚承德:“与其骗我还不如提前告诉我,这样我也许不会生这么大气了。”

    “看来这次确实是我自作聪明了。”楚承德挑挑眉:“惹我的叶子生气了,我要好好补偿一下才可以。”

    “……”

    一场雪下不尽冬天的冷漠…

    第二天一早,外面白茫茫的一片印在屋内,阴沉了这几天,总算是又来了一场大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