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因为给楚承孝做衣服的事情,夏叶有点怀疑那个伶牙俐齿的翠儿是拓跋娜英身边的人,所以今早只唤了小香和锦娘,伺候她和楚承德梳洗更衣。

    今早一醒来,楚承德知道外面下雪后,说要带她去玩雪,所以她特意让锦娘把她的那件大红袍拿来,准备一会出去玩雪的时候穿。

    她要在后花园那里堆一个大大的雪人,这样她就有景色可以看了,一想到这里她就有些迫不及待了呢。

    吃过早饭后,楚承德果然应承诺跟她一起在外面玩雪,夏叶滚了个大大的雪球,准备堆雪人。

    “你这是要做什么?”楚承德好奇的问。

    “堆雪人。”夏叶美滋滋的用手拍拍雪堆,让它可以滚的更结实一点。

    楚承德一听也动手帮忙滚了个小点的雪球,雪人的大概模样弄好后,夏叶让小香去厨房拿根胡萝卜,辣椒和煤炭。

    然后让锦娘去她房间拿件披肩,完全没敢再使唤翠儿,这样在一旁的翠儿有些失落的看着夏叶,心道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等小香和锦娘把东西拿来后,夏叶用胡萝卜给雪人做鼻子,煤炭做眼睛,辣椒做嘴巴,然后把锦娘拿来的衣服给雪人穿上,又捡了两根树枝做手。

    “好漂亮的雪人啊!”翠儿在一旁称赞道。

    因为怀疑翠儿,所以她觉得翠儿这样完全事在做作,却忽略了一旁脸色古怪的小香。

    “小姐,外面太冷了,还是回去吧。”锦娘见雪人堆好后催促道。

    “是啊,还是回房间再欣赏这个雪人吧。”楚承德有些心疼的看着夏叶冻的通红的小手。

    夏叶搓搓手,哈了口气:“好吧,回去!”

    屋子里炭火烧的正旺,一股暖流直接袭来,锦娘帮她把红袍解下,夏叶直接跑到窗台看向正对着窗口的外面,那是她的杰作!

    “我给你暖暖,看你手都冻红了。”楚承德暖心道。

    夏叶嘿嘿一笑把手伸给楚承德:“这是我堆的最成功一次雪人!”以前冬天下雪,她不是堆不到一半就放弃了,就是雪人半路自己塌了,这次是她堆的最成功的一次。

    “还不是因为有本王在一旁帮你。”楚承德得意的看着外面的雪人,那是他和她一起堆的雪人。

    “王爷,不好了…”合枫火急火燎的从扶月殿跑来雅阁。

    “姑姑,发生什么事了?”翠儿看着着急的合枫姑姑问。

    合枫没有理会翠儿,而是直接推门进了雅阁,看到王爷和夏叶站在窗台的一幕,心里更是恨急了!

    “王爷,王妃今日突然腹痛如绞,身下已经见红,还请王爷快去看看。”合枫满手是血的跪在地上哭道。

    楚承德一听彻底慌了,直接夺门而出。

    “锦娘,快那来我的红袍。”夏叶赶紧让锦娘给她穿上红袍,跟了过去。

    “小姐。”锦娘突然拦住小姐,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夏叶看着锦娘的眼神,心里更是一顿,她知道锦娘在担心什么。

    扶月殿。

    “好痛,我好痛。”拓跋娜英捂着肚子,泪水顺着脸颊滑了下来,孩子,娘对不起你。

    “王妃。”两个小丫鬟害怕的跪在地上。

    楚承德一脚踢开地上跪着的丫鬟:“还不快去叫大夫!”

    合枫也紧跟着跑过来,看着王妃因为疼痛而变形的脸颊,心里一阵抽疼,王妃这又是何苦呢?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楚承德看着被鲜血染红的被子,吓的表情都呆滞了。

    “王爷,臣妾好痛,一定要救我们的孩子。”拓跋娜英眼睛噙着泪水,双手死死的抓着被子。

    “不会的,你不会有事的。”楚承德怒吼了一声:“坚持住!”

    拓跋娜英痛的力度晕厥,直到大夫来到:“小人参…”

    “参你个大头鬼,还不快给王妃看病,要是王妃有什么三长两短,本王要了你的狗命!”

    大夫吓的哆嗦着站起来:“小人一定竭尽全力。”“还请王爷在外面等着。”合枫跪在地上恳求道。

    “青竹,青秀,快端热水来!”合枫在一旁替拓跋娜英擦着汗,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王妃,你要挺住,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拓跋娜英闭上眼睛,任由泪水横渐。

    “承德,怎么样了?”夏叶急匆匆的赶来,听着里面拓跋娜英的惨叫,心里乱如麻,怎么好好的突然会这样了?

    楚承德没有回答夏叶,眼神空洞的看着远处。

    一盆又一盆的血水从扶月殿端出来,夏叶任由锦娘搀扶着,这么多血,孩子恐怕保不住了。

    锦娘握了握夏叶的手,让她不要害怕。

    扶月殿紧闭着的门打开了,里面也安静了下来,大夫跪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回王爷,王妃没事,只是孩子没能保住,是双胞胎。”

    楚承德感觉一瞬间都崩塌了,跑进屋里,看着眼神空洞,躺在床上的拓跋娜英。

    “什么原因?”楚承德问跪在地上的大夫。

    “王妃应该是吃了红花,所以导致的滑胎。”大夫战战兢兢道。

    红花?夏叶看了眼锦娘,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今天王妃都吃了什么?”楚承德问跪在地上的合枫。

    合枫想了想:“昨晚前王妃送来了青菜,一早王妃就吵着要吃青菜,所以奴婢让膳房蒸的米饭,然后炒的青菜,其他的王妃就没有再吃什么了!”合枫跪在地上道。

    “可有饭菜的残渣?”大夫着急的问。

    “残渣?”合枫点点头:“有,王妃吃完饭不一会就说肚子疼,所以饭菜还在桌子上。”

    一听到青菜两个字的时候,夏叶心里的不安就更重了,只是她还是要等等看是什么原因让拓跋娜英滑的胎。

    大夫走到桌子旁把米饭还有青菜检查了一遍,忽然发现了什么,端着盛青菜的碗跪在地上:“回王爷,小人在这碗青菜里,发现了大量的红花汁。”

    “什么?”夏叶不可思议的看着大夫手里端着的碗:“怎么可能?”

    “前王妃你就是再讨厌我家王妃,她肚子里可是王爷的孩子,你怎么能够这么狠心?”合枫跪在床边抱着拓跋娜英狠狠地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