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133章 我若离去,后会无期
    “不是我,我没有。”夏叶摇摇头,她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和你不知道什么红花。

    拓跋娜英突然哭了起来,并且是那种哀嚎的哭,却没有说一句话。

    楚承德脸色已经冰冷的让夏叶觉得陌生,他不相信她?他昨晚还说相信她的。

    “为什么你又要下毒?”楚承德看着夏叶,一字一句道:“为什么你心肠变的那么狠?本王知道你不喜欢这个孩子,所以处处迁就你,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王妃她再不是,你也不该下毒害她滑胎!”楚承德咬牙切齿,心里恨毒了夏叶。

    “我又下毒?”夏叶指着她自己,可笑道:“我心肠狠?”

    “原来从一开始,太后那件事你就没相信过我?”夏叶冷笑,更觉得浑身发冷:“我是气这个孩子,但我从来没想过要伤害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夏叶的眼泪就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原来楚承德从来没相信过她,在他心里她就是这么一个心肠狠毒的女人。

    “王府里再也容不下你这种心肠毒辣的女人,你走吧!”楚承德不再看夏叶,眼神冰冷的感觉,拒人于千里之外,心里却也是抽痛的难受。

    “你要我走?”夏叶不敢相信楚承德会说出这样的话,然后看着楚承德,擦掉脸上最后一滴泪。

    她把脖子上的水凝玉项链扯了下来,狠狠摔在地上:“我若离去,后会无期。”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大雪,纷纷扬扬的大雪似乎是在为她送行。

    临走前她回了一趟雅阁,拿走娘留给她的手镯然后便离开了王府,她本想留下锦娘,但这次锦娘死活不同意,她只好带着锦娘一起离开了。

    可是出了王府,她又不知道她能去哪里了。

    大雪纷扬的街道,一个人影都没有,夏叶看了眼锦娘:“你何苦要跟我出来一起受苦呢?”

    “上次锦娘没能跟小姐一起出去就悔不当初,如今离开王府,现在小姐又和当初一样是自由身了,不如我们去找四王爷吧。”锦娘拦了下背上的包袱道。

    “再来一场女扮男装吗?”夏叶扫了扫锦娘肩上的落雪笑了笑:“这么大的雪,咱们还是先找个客栈住下吧。”

    夏叶率先朝前面一间客栈走去,锦娘跟在后面,突然发现小姐不走了,而是一点点的在往后退。

    锦容这才看见,前面又是那些黑衣人:“小姐…”

    “锦娘,你听我说,你赶紧跑听到没有,不然的话这辈子我都不会再让你跟着我了。”夏叶看着对面的黑衣人小声道。

    锦娘摇摇头:“不,小姐…”

    “赶紧走!”夏叶厉声道。

    这次黑衣人没有给夏叶多少缓冲的时间,直接飞刀扑了上来,夏叶侧身朝旁边跑去:“锦娘,你跟我分两边走!”

    锦娘犹豫了下,抱着包袱朝另一边走去,结果却发现黑衣人只跟着小姐那边去了。

    夏叶知道这些人都是冲她来的,所以也没多做停顿,直接运用轻功要走,可是轻功居然很狗血的失灵了!

    她本来还打算跑到胡同里,然后运用轻功飞出去甩掉这些黑衣人的,结果轻功失灵,她的计划完全乱,她现在跑到死胡同完全就是自寻死路啊!

    “别过来,我可是会武功的!”夏叶身体贴着墙壁,拉开姿势吓唬道。

    一个黑衣人把手里的刀放下,然后让其他的黑衣人不要动,也拉开架势对着夏叶。

    看来这个黑衣人是想跟她单挑,虽然她只会两招,但是她也懂的先发制人!

    夏叶大吼一声冲了上去,直击黑衣人下盘,结果却被黑衣人一手挡住,让她动弹不得。

    夏叶大惊,看来这次遇到高手了!其实就她这三脚猫功夫,会点武功的人对她来说都是高手。

    然后她就被黑衣人一掌拍倒在地了,晕倒前她看到锦娘拿着竹篓冲了过来……

    皇宫乾清宫。

    “这么说云宫里的人已经知道夏叶的身份了?”慕容云坐在凳子上,心里暗呼当初没能一举把她除掉。

    “昨天是唯一除掉她的机会,如今她被云宫的人劫走,恐怕再想下手根本没有可能了。”慕容云盯着青樱,眼神里尽是恼怒:“吩咐你办的事,你一次次让本宫失望,要你何用?”

    “属下知道错了,可是谁也没想法,那个夏叶每次都那么好运气,被她跑掉。”青樱也是恨急了那个夏叶,凡事她的事总有纰漏。

    “还不是你不中用!难道让你派去的人都是吃干饭的?”慕容云越说越恼火:“滚下去!本宫不想看到你。”

    不除夏叶,这终究是她心头大患,看来她要加紧步伐了……

    梦里,她又梦到了她的娘亲,坐在一棵树下,朝她在招手。

    她还梦到自己被楚承德亲手杀掉了…

    这几天一直浑浑噩噩的,让她分不清现实和梦里…

    “掌使,为什么我家小姐都这么多天了还没有醒来?”锦娘守在床边问。

    那个被叫做掌使的女子,轻轻把手放在夏叶的额头:“这些天她一直在发烧,神智浑浑噩噩,一定是经历了什么事情,让她不愿意醒来。”

    “那怎么办啊?”锦娘心疼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夏叶。

    “子茗,去请女医来。”

    “是,掌使。”

    不一会,叫子茗的女子带来了一位看起来很仙风道骨的女…男子!

    “掌使。”陌上手执羽毛扇,对掌使抛了个媚眼:“不知这床上的女子是何许人也,竟然掌使这般在意?”

    白音把一个钱袋丢给陌上:“女医只管医人便是,问太多可不是你女医的风格,只要你能医好她,要多钱都可以。”

    陌上掂了掂钱袋:“好说。”然后走到床边,用一根金丝把住夏叶的手腕:“伤的不重,但是心结太重了。”

    “可有医治的办法?”白音追问。

    “这世上还真少有我女医,医不好的病。”陌上手捏兰花指,撩了撩耳边的刘海,尽显风情万种。

    “你是伺候这个女子的?”陌上看着一旁的锦娘问。

    “是。”锦娘点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