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陌上也不恼,用他那羽毛扇扇了两下,看着夏叶:“不错,看来心结彻底解开了!”然后起身离开了。

    什么鬼心结,她才懒得管,总之现在这些吃的都是她的啦,哈哈…

    吃过东西后,夏叶让锦娘陪她出去走走,怎么说她也算是来云宫十多天,马上要做云宫的主人了,怎么着也要熟悉一下自家的地形嘛!

    她住的地方叫上云台,四周被很多小房间围着,房间的装饰通体都用白色。

    出了上云台,就来到了一个类似大殿的地方,大殿内除了书籍也没有别的了,过了大殿,正对门是一个超级大的,像操场一样的空旷地方,有很多蒙面的白衣女子在那里练功,穿过练功的场地,就是出去云宫的大门了。

    “这外面也没什么好看的嘛!”夏叶又退了回来,准备研究研究云宫里面。

    上云台属于地势比其他房屋要高点的房间,下了台阶,四周都有参差不齐的房屋。

    夏叶沿着一条小路走了走,就见前面一个荷花池,里面飘着小块的浮冰,池里面如今只剩了发黑的莲子,没啥好看的。

    “锦娘,你说的那个反季节长在山洞里的桃树在哪里?”

    “在前面。”锦娘指了指前边道。

    “去看看。”夏叶让锦娘在前边带路,她在后面跟着。

    山洞看起来很像人工弄的,四周除了这个山洞,两边还有房屋,只是两边的房屋和前面的那些房屋都不一样,很有自己的特色感。

    夏叶看着黑布隆冬的山洞,有点怕怕:“这么黑,怎么进去啊?”

    锦娘从怀里掏出一个火折子:“小姐,用这个。”

    夏叶接过锦娘手里的火折子,为了看一眼这个反季节桃树,她也不怕了!

    “怎么还没到啊?”夏叶感觉越往里走越暖和,难怪会反季节生长呢。

    “前面拐个弯就到了。”怎么说她这几天为了给小姐煎桃花水也来过几趟,所以对地形也比较熟悉了。

    “哎!看到了!”夏叶紧走了两步,用火折子照着那株桃树:“长的真好,而且她感觉怎么这里比刚才还亮了呢?”

    锦娘把她手里的火折子吹灭,结果她还是能看的到那株桃树:“哎,这里怎么亮了?不应该越往里越黑吗?”

    “这就是这个洞的奇妙之处了。”锦娘像上次子茗给她时一样,跟夏叶讲。

    “前任宫主,也就是夫人设计这个洞时,怕这株桃树见不到阳光会慢慢的枯死,所以让人在顶上打了个小洞,再利用光折射让阳光照进来,这样洞内也还是这么温暖。”

    “这么说,这株桃树还是我娘种的?”夏叶仔细看着这株桃树,这次也算是她娘救了她的命。

    看过桃树后,夏叶又出来想去看看旁边房屋的主人是谁,她先在去了左边那间,飘着淡淡药香味的屋子。

    刚进院子,她就看到外面木架上晒着好多草药,感情这是个大夫住的地方,校服突然想,这不会是那个陌上住的地方吧?

    她刚想转脚走,却被屋内的人叫住了:“宫主怎么来了,也不进来坐坐喝杯茶?”陌上开开门看着院子里的夏叶问。

    丫的!还真是他!夏叶笑了笑:“这不是怕打扰了女医嘛。”

    “不打扰不打扰。”陌上热情的招呼夏叶进去,在他眼里夏叶就像是她姐妹,和云宫里这些呆头呆脑的女子不一样,她,身上很有灵气!

    锦娘守在外面,夏叶只好硬着头皮进去,屋内燃着不知道什么,很好闻。

    屋子中间当着炭炉和一张茶桌:“女医刚刚在喝茶?”

    “是啊,只是一个人喝,太无聊。”陌上脱了鞋子,跪坐在方毯上:“宫主请坐。”然后给夏叶斟了杯茶。

    看屋子里的摆设要比人正常一些,只是这装饰未免太小女人情怀了,夏叶四处打量了一番,被粉红色的床幔吸引住了眼球。

    哇靠!他一个大男人,这也太闷-骚,太少女心了吧!

    “这是你的房间?”夏叶跪坐在另一边不确定的问。

    陌上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房间:“是啊,怎么样?”陌上放着电眼问夏叶。

    夏叶感觉浑身一抖,然后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还…还不错,很有少女闺阁的感觉。”

    “讨厌!”陌上嗔怒了一句,用羽毛扇掩嘴轻笑:“陌上喜欢交你这样的朋友。”然后举起茶杯:“干!”

    夏叶也举举茶杯,心里猜测这个陌上到底是娘炮还是断袖?

    “为什么云宫里的人都叫你女医?”夏叶好奇的问。

    “因为…”陌上突然脸上一红:“因为人家比较貌美,经常被当做女子,所以她们都叫我女医。”陌上说完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夏叶,那一眼,把娇羞和做作诠释的完美到了极点。

    夏叶强忍着胸口作呕的感觉,好吧,他确实很美。

    “女医用几碗桃花水救了夏叶,夏叶还没来的感激女医,这一杯,我敬女医。”相比起来,夏叶甚至觉得她身上的阳刚之气都比陌上的多。

    “好。”陌上举着茶杯一饮而尽:“其实你根本没事大病,只是心里不愿意醒来而已,我的桃花水也是为了给你身体提供能量,另外…”陌上上下看了夏叶一眼:“另外,你身体太过阴寒,我用桃花水也是为了帮你调身子。”

    “哦?”夏叶惊叹的看着陌上,看来这个陌上确实有两把刷子。

    “来,让我在给你把把脉,看你身体怎么样了。”

    吓夏叶乖乖的把手臂伸了出来,陌上拿出金线缠在夏叶手腕上,用拇指和食指捏着金线,中指和无名指听线。

    哦买雷滴嘎嘎!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悬丝诊脉?

    过了片刻,陌上收回金线:“嗯,果然有

    效,身子已经不似以前那么阴寒了。”

    直到此时,她彻底不敢再歧视这个娘炮,哦不!女医,反而一脸崇拜的看着他。

    “别这么看着我,我会骄傲的。”陌上傲娇的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还像女人一样用袖子遮住。

    “没想到女医,医术如此高深,是夏叶眼拙了。”一夏叶举起茶杯当做赔罪,一饮而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