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堆石块又被运来,放在夏叶的脚边,夏叶赞赏的抬头,却发现此人正是大当家的。

    “怎么样?够了吗?”飞浪挽着袖子问。

    “嗯,差不多了。”夏叶看着一堆石头。再预估一下房顶高度,应该差不多就够了。

    “那就让他们弄吧,我带你去看个好东西。”他去乱石山搬石头的时候,发现一个好东西,他相信夏叶一定会喜欢。

    夏叶洗了洗手,好奇的问:“什么东西?”

    “到了你就知道了。”

    出了山谷,大概再往里走几十米,就到了那个小弟说的乱石山,飞浪走在前面,提醒夏叶小心脚下的碎石。

    绕过大块的石头,在旁边乱石堆起的枯草里面,几只毛绒绒的小东西正在里面安然的睡着。

    夏叶扒拉开枯草,看着里面三只的毛绒东西:“这是小猫?”

    “嗯。”飞浪看着里面三小只:“刚才搬石块的时候它们的母亲被吓跑了,留下三只这小猫,你要不要养一只?”

    “还是不要了,要是它们的母亲回来找不到就不好了。”夏叶虽然喜欢,但是还是不要让它们骨肉分离的好。

    “那好吧。”飞浪起身:“那咱们就走吧,万一这小猫身上粘了人的气味,大猫恐怕就不会要它们了。”

    听到这里,夏叶赶紧送开了手:“你怎么不早说。”

    飞浪绕过乱石山,回到山谷问夏叶:“你感觉这里怎么样?”

    “空气很好,环境也很好。”夏叶如实说,但又继续道:“只是不适合人长期生活在这里。”

    “为什么?”听到夏叶说前半句的时候他还很高兴。毕竟这里是他选的地方,只是后半句是什么意思?

    “如果大当家真打算带领弟兄们在这里生活下去,且不说以后,首先就要为冬天做打算。”

    夏叶举了个很简单的例子给飞浪听:“兄弟们都是年轻好汉,他们总不能一直这样占山为匪,他们也要成家立业,但是这样他们怎么成家立业?”

    飞浪知道夏叶说的这都是事实,所以脸色也很严肃:“那叶子的意思呢?”

    “命运是待你们不公平,既然你们不愿意为别人奴隶,就自己勤劳一点,开春的时候在山谷里种下粮食,把狩来的猎物不要全部吃掉,试着饲养繁殖,这样你们不管是冬天还是什么时候都会有吃的。”

    “总不能因为命运不公,就成为你们堕落为匪的理由。”夏叶笑笑,起身朝木屋走去。

    屋内的烟筒差不多砌好了,加上里面的炭炉一直烧着,所以泥土干的很快,为了防止下雨下雪的时候漏雪漏雨,夏叶让他们把烟筒从墙壁上打出去,这样就不会有那些问题了。

    烟筒弄好后,屋里果然没有那些烟熏味道了,这样屋里既暖和又干净了。

    飞浪跟在后面,迟迟才进木屋,见烟筒砌好后,便让他们两个出去了。

    “叶子说的有道理。”飞浪坐在木椅上表示认真思考过她刚刚说的话:“但是怎么样才能饲养那些牲畜呢?”

    “草就是很好的饲料,大当家的不是说等到春天就会有很多青草吗?”

    “这个我知道,我是说怎么圈养它们?”因为山谷里夜晚会有狼,如果用木棍的话,只会招来狼群,到时候更是得不偿失。

    夏叶没有说话,示意他看向烟筒:“乱石山,这样的青石还真是不少啊。”

    飞浪看了眼烟筒,立刻明白,眼神异样的看了眼夏叶,这个女子真的是很惊奇!

    差不多快晚上的时候,带着弟兄们出去的狗子和光头,收获颇丰的回来了。

    “大哥,这次我们过冬不用发愁了。”一下马,狗子就立刻慌不择待的把今日的战果炫耀了一番。

    留在寨子里的弟兄赶紧迎上去把东西抬回营帐,个个都高兴的很。

    夏叶看到这次回来的时候,马上还驮着两个女子,不知道是谁又这么倒霉被抓了。

    “狗子,这次劫的什么?”飞浪看着这么丰盛的东西,不仅珠宝和粮食,居然还有女人,所有略显不安的问。

    “是各地献给岷州巡抚的女人和珠宝。”狗子小声的在飞浪耳边道。

    飞浪点点头,岷州巡抚一直以贪官为名,所以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那两个女子是怎么回事?”飞浪看着那山谷托着的女子问。

    “是献给岷州巡抚那个半老家伙的。”狗子看着那两个女子道。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放了她们,把她们带到寨子里来做什么?”飞浪有些生气的问。

    “大哥,你先听我说。”狗子拉过光头一起解释道:“弟兄们也想晚上有个暖被窝的,所以…”

    “难道你们忘了寨子里的规矩了吗?”飞浪听后表情一冷。

    “狗子自然不敢忘。”

    “光头也不敢忘。”

    “那就赶紧把人给我放了。”飞浪厉声道。

    “大哥,我们虽然是抢了她们,但是弟兄们也不会强迫她们,只要她们不愿意留下来,弟兄们一定不会强迫。”光头跪在地上发誓道。

    飞浪知道兄弟们辛苦,但是他也绝对不允许违反寨子规矩的事发生。

    “那就问问她们是否愿意留下来。”飞浪说完转身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想去夏叶的木屋,脚步也不自觉的来到木屋门前,犹豫了下还是进去了。

    “大当家的?”夏叶坐在椅榻上看着推门进来的飞浪::“看来大当家今天劫获的东西很丰厚啊?”

    飞浪吸吸脸颊,坐到木椅上:“是啊,你也该高兴今晚终于不用吃贴饼了。”

    “不知道截得那家东西,不仅有珠宝,我怎么还看到有美人呢?”夏叶故意问。

    “是岷州一个贪官的车队,那两个女子也是送给贪官的,弟兄们把她俩救下了。”飞浪表情不自然的说。

    “救下了!”夏叶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然后踱步到门口:“这救下了怎么不放她们回去,倒是把她们带回寨子里来了?”

    “你还是担心一下,如果明天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不来赎你回去怎么办吧,我飞浪可不介意有这个一个美人当压寨夫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