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没好气的坐回椅榻上:“陌上一定会来赎我的,大当家还是别做梦了。”

    飞浪喝了口茶点点头:“好,我等着。”

    “话说大当家这次劫了这么多宝贝,饱暖过冬不是问题了,干吗还计较我这点塞牙缝的钱呢?”夏叶挑挑眉:“不过大当家放了我得了!”

    “五百金可不算是塞牙缝了,那可是一大口肉了,再说了即便吃不到那一大口肉,我兴许还能捞个压寨夫人,权衡之下,我怎么可能放了你?”飞浪放下茶杯很悠哉的说着。

    见说不通,夏叶也没好气说话:“大当家劫了官家的车队,不怕他们带人来剿了你们?”

    夏叶说的也正是他担心的,只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要动用大批官兵剿匪可是需要皇上的应允的,我们这里山高皇帝远的,不怕!”

    “那最好了。”夏叶砸吧砸吧嘴,反正来剿匪也不关她的事。

    “出去吃饭了。”飞浪丢下一句,起身出去了。

    夏叶在后面对着他的脑袋一阵比手画脚,恨不亲手打这厮一顿出出气。

    这次篝火旁除了他们和夏叶,另外又多了两个女子,坐在狗子旁边穿黄色衣服的女子,和坐在光头旁边穿白色衣服的女子,两个人自从来到寨子就一直低头抹着眼泪,任凭狗子和光头给她们什么也不吃。

    “你们两个别哭了。”夏叶看着两个女子试图安慰道。

    也许是难得在营寨里见到女子吧,两个女子都奇怪的看着夏叶。

    “我也是被他们绑来的人票,明天就会有人拿钱来赎我回去了。”夏叶解释着,也是为了和这些山匪撇清关系。

    两个女子显然还是有点不相信,但是也都不哭了,只是楚楚可怜的看着夏叶,看的夏叶心都软了。

    “吃点东西吧,你们两个一定也饿了吧?”夏叶把手里的肉递给她们两个。

    她们两个犹豫了下,还是接过了夏叶手里肉低头吃起来。

    狗子和光头见她们肯吃东西了高兴的嘿嘿一笑,刚想说谢谢嫂子就被飞浪用肉堵住了嘴。

    没想到飞浪这厮反应还挺快的,夏叶倒是对他另眼相看了几分。

    飞浪从架子上重新拿起一块烤肉,确定不烫手后把肉递给了夏叶,夏叶直接不客气的接过来就啃了起来。

    狗子试着和黄衣服的女子说说话:“我叫狗子,你叫什么?”

    女子害怕的看了眼狗子,继续低着头吃东西没有说话。

    光头也学狗子和他旁边的白衣女子说话:“我叫光头,姑娘叫什么?”说完还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白衣女子似乎比黄衣女子要胆小一点,直接被光头给吓哭了。

    “大当家,我看这两位姑娘身子都挺娇弱的,今晚就去让她们跟我一个房间吧。”夏叶真担心如果冻她们一晚给冻坏了。

    飞浪点点头,让人把她们带回了夏叶的木屋。

    狗子和光头垂涎的看着两位女子的身影,直接用眼神把人家给送走了。

    “看够了没有?”飞浪在狗子和光头两个人面前挥了挥手,这才让他们收回目光。

    “看来她们并不想留在这里。”夏叶笑笑,语气肯定道。

    飞浪白了狗子和光头一眼:“明天把她们两个送走。”

    “大哥,这才多久,她们肯定怯生,大哥再给我们几天相处的时间,到时候再打算也不迟啊。”

    “是啊大哥,你就再给弟兄几天时间吧。”光头也附和着狗子道。

    飞浪看着叶子,刚才话已经说出去了,现在他卡在中间确实为难:“狗子和光头虽然跟我做了山匪,但心底都不错,你看能不能…?”飞浪有些难以启齿的看着夏叶。

    “这是大当家的寨子,当然是大当家说了算,我可不敢说什么。”夏叶摊摊手无所谓的说,眼神里却是故意充满了讥笑。

    看着夏叶的眼神飞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大嫂,求你帮帮我和光头吧。”狗子一看大哥的表情,立刻机灵的转过来继续求夏叶。

    “大嫂,帮帮我们吧!”光头也转过来哀求着她。

    天啦噜!有没有搞错?夏叶瞪大了眼睛:“我现在可是绑在你们手里的肉票,你们返还求我不觉得乱了什么吗?”

    光头摸了摸头:“好像也是。”

    夏叶一阵扶额纠正道:“还有,我不是你们的大嫂。”然后看着可怜巴巴的狗子和光头:“她们是她们,我可左右不了别人的想法。”

    说完后夏叶嘚瑟的转身离开了,走了两步又转过身来看着他们三个:“不过我可以帮她们分析分析,至于决定我不会干扰她们。”丢下这句话,夏叶撇撇嘴头也不回的走了。

    “谢谢大嫂…啊,不对!谢谢夏叶姑娘。”狗子傻笑道。

    飞浪看着夏叶的背影,眼底划过一丝不一样的情愫,这个女人确实有点不一样。

    回到木屋后,夏叶发现她们两个蜷缩在一个角落里,偷偷的抹着泪。

    夏叶走过去扶起她们两个:“快别哭了。”

    那两个女子看着夏叶,有点不安的坐下。

    “你们叫什么啊?”夏叶试着跟她们套近乎,然后又给她们一人倒了一杯水。

    “我叫杏儿。”黄衣女子接过茶杯小声道。

    “我叫采莲。”白衣女子也怯懦道。

    “你们两个怎么会被劫匪劫了呢?”夏叶坐在一旁的木椅上问。

    “我们是郝镇的,被郝镇的县官选中要送给岷州的巡抚大人做妾。”叫杏儿的比较敢说话点,所以把她们的事情说给了夏叶。

    夏叶听后点点头:“那你们愿意吗?”她听飞浪说,那个巡抚可已经是半老的老伯了。

    采莲一边抹着泪一边摇着头:“县官在郝镇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我们不愿意又能怎么办。”

    “那你们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呢?”夏叶又问。

    两个女子同时摇摇头。

    见此,夏叶如实把问题都跟她们说了出来:“我听说寨子里的大当家做事情是很有原则的,如果你们不愿意留在寨子里,他们就会放了你们,不如我去给大当家的说放了你们,让你们回郝镇怎么样?”

    两个女子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我们不能再回郝镇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