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圈养牲畜啊。”飞浪满脸开心的看着那堆青石,夏叶昨天说的很有道理,如今狗子和光头如果真成了家,他总不能让姑娘们跟他这群大老爷们一起吃苦吧。

    夏叶赞许的点点头:“孺子可教也!”然后又提议道:“大当家的也可以用这些石块砌屋子,这样至少要比木屋和帐篷暖和多了。”

    飞浪点点头:“确实不错,但那可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怕什么,寨子里要人有人,要石头遍地石头。”

    听完夏叶的话,飞浪竟觉得无言以对……

    “你就这么想等人来赎你?”飞浪见夏叶今天一直眼睛在寨子门口晃悠,所以试探的问了一句。

    夏叶喵了飞浪一眼:“你这不是废话吗?”谁被山匪劫了还不想着赶快等人来赎?

    “那条路直通岷州,你是急着要去岷州?”飞浪不介意夏叶的白眼,继续追问。

    “大当家的越职了吧?我身为你的肉票,还是多关心关心你那五百金吧。”虽然夏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点了点头。

    “带你去个地方。”飞浪冲夏叶眨眨眼,率先走在前面。

    夏叶莫名其妙的撇撇嘴,然后跟了上去。

    “来这里干什么?”夏叶跟在飞浪后面,来到一间帐篷处。

    “进来你就知道了。”飞浪掀开帐篷进去了。

    夏叶看了眼守在帐篷门口的两个小弟,见他们没有阻拦的意思,赶紧灰溜溜的进去了。

    “哇!”一进帐篷,里面金灿灿和玲琅满目的珠宝差点把夏叶的眼睛晃瞎。

    整整六箱珠宝,看来那个岷州巡抚贪的够狠的!同时夏叶也隐隐觉得不安,这么多珠宝,岷州巡抚恐怕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吧?

    “怎么样?”飞浪有些炫耀的问夏叶。

    “大当家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飞浪走到一箱珠宝那里,冲夏叶挥挥手:“过来看看,这些有没有你喜欢的?”

    “我喜欢的?”夏叶走过去,看着那些珠宝首饰,金钗翡翠:“这些东西都应该值不少钱吧?”

    “很难说,只能看现在玉的行情了,这些金的倒是值不少钱。”飞浪从里面拿出一串颗颗色泽圆润的珍珠项链,直接套在了夏叶的脖子上。

    “唔…大当家这是?”夏叶突然感觉脖子上一沉,愣了一下。

    “喜欢吗?”飞浪宠溺的对着夏叶笑了笑:“这些珠宝,你喜欢哪个就拿哪个。”

    “大当家这是在开玩笑吧。”夏叶赶紧把脖子上的珍珠项链拿了下来,重新放进箱子里:“我是肉票,还欠着大当家的五百金,大当家现在送我珠宝,恐怕说不过去吧?”

    “有什么过不去的?”飞浪显得不以为然:“对寨子来说,你确实欠我五百金,但是对于朋友来说,我送你叶子点见面礼也很正常。”

    “朋友?”夏叶奇怪,她什么时候和他成朋友了?

    “嗯,自从你为寨子做打算,出了这么多好主意后,我飞浪就把你当朋友了。”通过这几天的相处,她觉得叶子是个很真实的女子,然后笑了笑又道:“叶子那些话对我可是感触很深呢!”

    这简直是超乎了夏叶对以往山匪的印象,她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飞浪一口洁白的牙齿,徒然增添了那么几分好感。

    “我夏叶交你这个朋友了。”夏叶伸出手也友好的笑了笑,飞浪虽为山匪,但品行还是蛮值得交朋友的。

    又是那抹笑容,单是两颗小虎牙就给精致的脸庞增添了几分俏皮可爱,飞浪心底的一处柔软似乎被触碰了一下:“那现在叶子可以收我送的珠宝了吗?”

    “虽然我交你这个朋友,但是这珠宝我不能要,这是寨子里兄弟们过冬的粮食。”面对飞浪真挚的眼神,夏叶也只能把这份感动放在心里,这些珠宝她却不能要。

    “好吧,那就听叶子的。”飞浪无奈的点点头,然后从脖子上摘下一个项链。

    “既然你不要珠宝,那就收下我这个东西吧。”

    “这是什么?”打磨光滑的白色椭圆东西,被一根黑色的牛绳串着,看质感不像是玉。

    “这是象牙,在丘族,象牙是象征吉祥平安,类似于平安符一样。”飞浪看着手里这块被打磨的光滑如玉的象牙:“我们丘族,草原为生,有一天,一只大象闯进了我们的族群,被我太爷爷一个人给制服了,当时我太爷爷就和我这般年纪,从此这个象牙也成了他的象征,更是后来我太爷爷当上丘族族长时最大的资本。”

    “现在我把它交给你,等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来赎你后,可保佑你们此去岷州一路平安。”飞浪把象牙链交给了夏叶。

    “这我更不能收了!”夏叶推脱道:“这是你太爷爷世世代代留下来的,我怎么能要。”

    “这象牙链虽然重要,但是我现在要把它送给叶子,如果你再推脱就是没有真心交我这个朋友。”飞浪故意沉着脸道。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只要你以后看见它还能想起我就够了。”飞浪硬把象牙链塞进了夏叶手里。

    夏叶推脱不下,只好收下了象牙链:“我一定会好好珍惜这个象牙链的。”

    飞浪笑了笑:“走吧,去看看赎你的人来了没有。”

    幕落时分,夏叶坐在寨子门口,托着下巴百般无聊的看着远处:“死陌上,你不会真不来赎我了吧?”

    这都天黑了,居然还没人来赎她,难道她的两个掌使也都不管她了吗?夏叶心灰意冷的捡起一根树叉然后“啪”的折断!

    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如果过了今天还没人来赎她,她就只有自己想办法逃走了,夏叶摸了摸袖口里的东西,心里既慌乱又莫名的烦躁。

    “夏叶姐姐,去哪边吃点东西吧?”杏儿走过来脸上挂着笑意。

    看来杏儿是已经和寨子里的人融到一起了,夏叶也笑笑,然后起身:“走吧!”

    “今天大当家的让人把东西拿去卖了换钱,还买了细米回来,今天煮的粥喝。”杏儿一脸开心的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