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木看了眼夏叶和陌上,随后不屑的笑了笑:“我说老头,你是她的属下,我又不是,我凭什么要拜见?”说完走到柜台那里,拉开抽屉,里面寒酸的放着两个铜板。

    陈木把两个铜板收入手中,然后就要离开。

    “你这个不肖子,把钱给我留下!”陈全拉住要走的陈木气愤道。

    “起开,你个老东西!”陈木一把推开了陈全:“你挣钱不给我花还想留着给谁?”

    陈全被推的踉跄着后退了几步,扶住了墙:“家门不幸!不肖子!”

    陈木完全不顾及他年迈的爹爹经不经的住他那一推,直接拿着钱要走。

    夏叶伸手拦住要走的陈木,眼神厌恶的看着陈木:“把钱留下,给陈伯赔不是。”

    “你算哪根葱,敢拦我?”陈木一下子挡开了夏叶的手臂。

    夏叶伸脚把要出门的陈木绊倒,将他的双手拧在背后:“我今天就告诉你,我算哪根葱!”

    被钳制住的陈木想要挣扎,却发现夏叶的力气竟然比他还大,根本挣不脱不开:“你放开我!”

    “放开你?”夏叶冷哼一声:“你拿我的钱,我凭什么要放开你?”

    “什么你的钱,这是我爹挣的钱!”陈木这一会识趣的不再喊老头了。

    “是陈伯挣得钱不假,但是他是为我们云宫挣的钱,你又不是我云宫的儿子,我凭什么还要管你钱花,你不仅不知感恩云宫,感恩你陈伯的辛苦,还把我们云宫偌大的药铺赌當干净,看看你爹上面的账本,就是把你卖给我们当苦力,你也一辈子还不干净!”夏叶恶狠狠的吓唬道。

    “我不管,我花的都是我爹的钱,他欠你们的关我什么事。”陈木听夏叶提起账本的事,赶紧把自己撇干净。

    “冥顽不灵!”夏叶手下力道又加重了几分:“若不是看在陈伯衷心为云宫的份上,我早就打的你满地找牙了!”

    陈木疼的嗷嗷直叫,扭头看向一旁的陈全:“爹,她要打死你唯一的儿子,你难道就不管管吗?”

    “打死你活该,居然还有脸来求陈伯,你刚才推陈伯那一下心疼过吗?”陌上在一旁也气不过道:“陈伯辛苦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你再看陈伯,骨瘦嶙峋,你还有没有良心!”

    陈全叹了口气坐在地上,指着陈木:“你呀你呀,真是不争气!”

    “爹…”陈木装作可怜的看向陈全。

    “宫主,都是属下教子无方,有什么错宫主还是责罚属下吧。”陈全无奈道。

    “对啊,我爹是你的属下,你责罚他,责罚他!”听到陈全的话,陈木慌不迭的点头答应。

    夏叶本来心疼陈伯这把年纪,想要放了陈木,结果这家伙冥顽不灵,简直丧心病狂!

    “好,看在陈伯的份上我放了你!”夏叶抖了抖袖口道:“给陈伯道歉!”

    “爹,儿子错了,以后再也不敢对爹不敬了,请爹原谅儿子。”陈木完全没感情的说完了这些话,他说这些无非是想让夏叶放了他,根本没有丝毫醒悟。

    夏叶放开他,朝他腰部以下,大腿以上狠踹了一脚。

    “多谢宫主。”陈全跪在地上替他这个不争气的儿子道谢。

    被放开后的陈木撒腿跑了出去:“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跑出去的陈木指着夏叶恶狠狠道。

    “闭嘴!不肖子!”陈全气的剧烈咳嗽了起来。

    夏叶摇摇头,竟不知这世间还有如此丧心病狂的人,看来给他点教训也是应该的。

    陌上扶起陈全:“陈伯,你怎么会有这么混账的一个儿子!”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陈全老泪纵横:“陈木的母亲走的早,我一个人把他带大,他一直怪我没有照顾好他,所以故意这么叛逆来气我,都是我这个做爹的没有尽到职责!”

    陌上看向夏叶,摊摊手表示无奈。

    “陈伯,纵然你再溺爱或者想弥补对他的亏欠,也不该这般纵容他,这样反而会害了他。”本想着来挥土如金,结果却是这幅景象。

    陈全长叹一口气,这声叹息中更多的是无奈。

    “光顾着说话了,属下去给宫主和陌公子倒茶。”陈全起身,去了里面被药门隔住的窄道倒水去了。

    “叶子,现在怎么办啊?”陌上坐在凳子上,傲娇的小眼神无时无刻的不挂在脸上。

    夏叶从怀里拿出绘布图:“这个药铺是刚进岷州城,最近的一个产业点,其他两个,分别在西北和西南,堂主应该在西南这里。”因为凡是堂主待的地方都在都用紫红色标记,其余的则是红色标记。

    “叶子想去下个地方?”陌上两眼兴奋的看着夏叶手里的绘布图:“也对!说不定下一个地方就会和这个不一样,就会比较繁华了!”

    “想的挺美!”夏叶把绘布图卷起来,砸了下陌上的头:“既然来到这里,就要把这里弄的有模有样再走。”不是她嘚瑟,而是她想以此也算在云宫上下立立威。

    “好。我就喜欢叶子身上这股劲!”陌上仰慕的看着夏叶:“只是你打算怎么做呢?”

    听到陌上的夸赞,夏叶嘚瑟的挺了挺腰,但是听到陌上后面的话,随即又蔫了下来:“没打算…”

    陌上翻了翻白眼,用羽毛扇扇了两下,然后捂着肚子:“哎呀,好饿啊!”

    赶了一夜的路谁不饿!夏叶咽咽口水,看着手里的两个铜板,连买包子钱都不够!

    “宫主,陌公子。”陈伯从里面端出来两杯茶给夏叶和陌上:“属下方才听陌公子说饿了,眼看也到正午了,不如宫主和陌公子先跟属下回家吃点简单的粗食。”

    “好啊。”陌上高兴的从凳子上弹起来,搔首弄姿的对着陈伯笑了笑。

    出了岷州城外街,后面幽静的巷子里,一处农家小院匿藏在里面,陈伯走在前面,用钥匙打开了大门。

    推门而进,院子里的木架上晒着各种药材,砖瓦残破的屋檐还挂着风干了的酸菜。

    “宫主和陌公子里面请!”陈全推开房门,请夏叶和陌上进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