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把树皮对着酒楼的方向,把药铺里面听诊的桌子搬到外面来,由陌上听诊,陈伯抓药,夏叶则负责宣传。

    “来来来,走一走瞧一瞧,陈氏医馆放大招,古有在世华佗,今有神医陌上,陈氏医馆请到神医陌上坐诊,开业大酬宾,免费听诊,还附带养生茶一包。”

    “来来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哈!”夏叶敲锣打鼓,现在人多的地方喊着:“仅此一天,不仅看病不收费还附带养生茶一包。”

    “这养生茶可不一般,瘸的喝了它都大跑,矮的喝了它能长高,胖的喝了它能变瘦,是黑的喝了它能变白…”

    “都来瞧一瞧看一看了哈,没病的来包养生茶,有病的看完更是药到病除,永不复发!”

    陌上听着夏叶的花式叫卖,觉得额头一阵黑线,不自然的将羽毛扇挡住了脸。

    陈伯在里面摆放药材,倒觉得夏叶说的很有意思,他还是第一次听,只是把这普通的一杯凉茶说的这么夸张会不会不太好啊?

    一听说免费听诊,还有养生茶可领,不一会就药铺门口就簇拥了很多人,包括本来要去酒馆吃饭的人都被吸引了来。

    再加上陌上这妖孽的高颜值,印的许多少女更是尖叫连连。

    见效果比预期的还有效,夏叶突然嘿嘿一笑,拿起锣鼓围着整条街跑着喊了起来。

    街上的人全部慕名而来,跑一圈回来的夏叶好不容易挤进药铺门口,放下手里的铜锣突然拿起了一个用纸卷起来的话筒。

    “我种下一颗种子,终于长出了果实,今天是个伟大日子………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火!火!火!火!火!”

    夏叶新潮的歌声更是引来了不少的人,只可惜没有音乐,不然就可以更带动人群了。

    从夏叶敲锣的那一刻,药铺门口的人就没有断过,见陈伯一个人抓药抓不过来,夏叶也赶紧进去帮忙给抓药了。

    眼看日暮垂西,门口的人却仍是只增不减,看到出陌上简直要诊吐了,但是这样的效果很好啊,我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好啦,好啦,今天很晚了,还有需要的朋友明天再过来。”夏叶站在门口冲人群喊了一句。

    陌上一听机灵的溜回了药铺,可算是结束了,在不结束他就要发疯了,这十金一日简直太亏了!

    “陌哥哥,你好帅啊!”一个女孩在人群中情不自禁的对着陌上的背影喊了一句,然后又羞愧的跑开了。

    夏叶抿嘴一笑,见人群渐渐散去,也回了药铺,倒了一杯茶给陌上:“今天的大功臣,辛苦了!”

    “叶子,我可不可以反悔?”陌上委屈着小脸,伸出他的右手:“你看我的手。”

    “噗~”夏叶一口水喷在了陌上的脸上:“太夸张了吧!”夏叶看着陌上的右手居然还保持着听诊的手势。

    “你听半天去试试,换了一个手腕接一个手腕,我哪里有时间换姿势,都僵住了。”陌上可怜的看着夏叶:“求放过!”

    “真是太可怜了!”夏叶说完朝柜台走去。

    陌上以为夏叶会拿什么东西安慰他,结果…

    “呐,你今天的听诊费。”夏叶把刚打好的欠条递给了陌上:“怎么样?现在看着这十金,是不是觉得一切都值了?”

    “……”

    “宫主。”陈伯拿着账单高兴的走过来:“今天足足盈利了一两银子!”

    见陈伯那么高兴,夏叶点点头:“会越来越多的!”

    “给我砸!”

    药铺门口糟乱的声音吓了夏叶一条,出去一看居然是酒楼的老板和伙计:“你们这是干什么?”夏叶看着门口被踩烂的树皮门匾和被砸烂的听诊桌,怒不可遏的问。

    “干什么?”朱贺冷哼一声:“你抢了我翠月楼的生意,你说我干什么?”朱贺瞪了眼夏叶,然后吩咐他的伙计:“给我继续砸,去里面砸!”

    “我看你们谁敢?”夏叶挡在门口,看着这三四个五大六粗的伙计。

    其中一个伙计根本没把夏叶放在眼里,直接要硬闯,被夏叶一掌劈在了脖子那里。

    伙计吃痛的后退了两步,甩了甩脖子,大概是没想到叶子居然会武功吧。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朱贺满脸横肉,因为说话而变得颤抖着。

    四个伙计一起朝夏叶挥拳过来,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六只手,夏叶有点应对不及,被其中一个伙计扛起,直接摔在了地上。

    “叶子!”陌上一看叶子被摔在地上,突然就怒了,掏出一把弹豆一样的东西丢在这些伙计身上。

    “叶子,你怎么样?”陌上跑过去扶起夏叶。

    “我没事。”夏叶感觉胸口一阵腥甜,然后就看到四个伙计冲进药铺砸东西。

    “你们住手!”陈伯拼命的拦着可是却被一下子踢到了一边。

    可恶的酒楼老板还站在门口笑着叫好:“砸的好!继续给我狠狠的砸!”

    “爹。”陈木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一把推开用脚踩在陈全身上的伙计。

    “哪里来的野小子?”被推开的伙计一怒,招呼其他伙计开始打陈木,陈木死死的护着身下的陈伯,这一点倒是让夏叶和陌上出乎意料。

    慢慢的,陈木开始感觉身上拳打脚踢开始少了,扭头发现那些伙计都和他一样,开始胡乱的挠痒痒。

    “木儿,你有没有事?”陈全扶着陈木,心疼的问。

    “我没事。”陈木有些不自然的别过头,不敢看他爹眼中的关心。

    “你们怎么回事?”朱贺在外面一看紧张的问。

    “老板,我们浑身好痒啊。”四个伙计渐渐的熬不住开始在地上打滚挠痒,这可吓坏了朱贺:“你们对他们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陌上狐媚一笑:“那也让你尝尝。”陌上伸手弹出一个东西,打在朱贺的身上。

    朱贺吓的赶紧跳开了,但是已经晚了,药粉已经撒到了他的身上。

    陌上扶着夏叶起来,给她服了一颗活血丹,陈全和陈木都担心的看着夏叶。

    夏叶咧嘴一笑:“你们别这样看着我,我没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