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虽然那个笑看起来比哭还难看,但是现在不是她疼的哀嚎的时候,夏叶看着在地上滚的四个伙计,也许她可以借机大捞一笔了。

    “你们中了皮肤溃烂毒,七日若没有服用解药,便会皮肤暴烈而亡。”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只要女侠给我们解药,让我们做什么都可以。”四个伙计用力的挠着身上的皮肤,那种痒怕是深入骨髓,不然也不可能挠的皮肤溃烂,献血横流。

    “我不需要你们做什么,一人五十金可换取解药。”夏叶淡淡的说完,一口腥甜又溢了上来。

    陌上看出夏叶的不对劲,所以用手悄悄的抵住了夏叶后颈部。

    “五十金?女侠,我们做伙计的,哪里有那么多钱。”

    “如果你们觉得你们的命不值五十金的话,就不用来求我了。”夏叶说完撇了眼那个摔她的伙计,一脚踢在了他的重要部位,她这个人向来有仇必报。

    不理会他蛋碎的声音:“这地上占满了毒粉,你们还在这里滚来滚去,不怕中毒更深?还不快去找你们老板要救命钱?”

    几个伙计一听地上满是毒粉,就算是爬也赶紧爬了出去。

    其实夏叶不过是想赶他们走罢了,药铺本来就小,再有他们四个躺着,都快铺成地板砖了。

    “外面东西一样都不要了,明天等他们拿钱来,全部买新的。”夏叶霸气道。

    “你比我下手还狠,你确定他们能拿五十金吗?”陌上好奇的问。

    “人命关天,除非他们不想活了。”在死亡面前别说五十金,就是一百金又能怎么样,她体会过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所以再清楚不过。

    夏叶等着那个酒楼的老板来求她要解药的时候,到时候她一定狠狠的宰他一笔:“只要你能保证你的毒粉天下第一,没有人可解,大头还在后面呢。”

    “看来我的痒痒粉,不仅又被你说玄乎了,这次还派上大用了。”陌上啧啧道。

    夏叶撇嘴笑了笑,突然就晕了过去。

    “宫主。”陈全看着突然昏倒的夏叶吓了一跳。

    “没事,我有办法。”陌上又给夏叶服了一颗活血丹。

    最近只要睡不好,或者哪里不舒服,夏叶就会做梦,而且越来越频繁的梦到她的娘亲,和一些不好的事情。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陌生说她眼角挂着泪,是做了什么梦吗?

    可是夏叶却什么都不记得,只记得她好像梦见了她的娘亲。

    “还感觉哪里不舒服吗?”陌上关切的问。

    夏叶动了动身体:“没事了。”

    “那就把这碗汤喝了。”陌上端来一碗汤水递给夏叶。

    不管是什么,夏叶都一口而尽了,她相信陌上的医术。

    “宫主总算醒了,昨晚吓死属下了,万一宫主要是出什么事,可让属下怎么办。”陈全自责道。

    夏叶笑了笑:“我没事陈伯。”然后突然好像又想到了什么:“昨晚我记得陈伯的儿子…”

    说到这个陈全脸上也带着笑意:“昨晚属下也没有想到木儿会这么护着我,还是第一次木儿对我这么亲。”

    看来陈木也并非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账,夏叶嘿嘿一笑:“那就好,他可有对你说什么了?”

    陈全摇摇头:“这个倒没有,一直没说什么,刚刚一大早就出去了。”

    “好兆头。”夏叶把碗递给陌上:“咱们去药铺吧,估计今天有好戏看!”

    “你身体还没好,还是在家歇着吧。”陌上嗔怪的看着夏叶。

    “是啊宫主,身子要紧,药铺有属下和陌公子呢。”

    “我没事。”夏叶下床穿了鞋:“你们把我想的太娇弱了。”

    再回到药铺的时候,门口的东西大概是被人捡走了,门口一早围满了人,夏叶让陈伯开门营业。

    “我们陈氏医馆有规定,早上不诊脉,大家到下午再来吧。”夏叶声音有点虚弱道。

    听到夏叶的话好多人都有点失望,尤其是那些在懵懂期的少女,但是既然早上不听诊,她们也就只有离开了。

    但是就在大家伙要离开的时候,昨晚的四个伙计,一人拿着五十金来到药铺,满脸血人一样的四个伙计看起来还真是恐怖。

    见他们都凑够了五十金,夏叶让陌上把解药给了他们。

    四个人把解药服了下去,立刻不痒了,这一幕让外面围观的人都惊呆了,都开始啧啧称奇陌上的医术。

    四个伙计道谢后回了酒楼,夏叶猜测一定是回去报告给他们的主子,这个解药确实管用。

    虽然早上不听诊,慕名而来抓药的也不少,陈伯一早上都乐的合不拢嘴。

    “陈伯为何这么高兴?”夏叶坐在凳子上翘着二郎腿问。

    “有多久药铺没这么忙活了,所以属下自然开心。”陈伯抓了二两淮山药放在药包里,脸上的笑意仍是不减。

    “还好叶子知道心疼我,不让我一大早就听诊。”陌上疲软的躺在椅子上,松散道。

    “我是怕你手再这样。”夏叶学着陌上昨晚的手势,引得陈伯和陌上哈哈大笑。

    “宫主,这养生茶还要送吗?”陈全打着算盘问。

    “当然要送了,从今天开始陌上听诊就开始收费了,养生茶是我们唯一的噱头,自然不能停。”

    “可是有好多不抓药白领养生茶的,昨天出去了二百多份养生茶。”陈全有点心痛道。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昨天是因为听诊免费所以可以有机会免费领养生茶,今天开始不管谁要领养生茶都要听诊或者抓药,再慢慢的就规定必须抓药才送养生茶,养生茶也可以单卖。”陈伯柜台上打着虽然,夏叶心里打着算盘。

    陌上不得不佩服的为夏叶点了个赞!

    正说着话呢,一个面生的小伙计到药铺来,买皮肤溃烂毒的解药,夏叶问是谁要买的,他却说是自己要买。

    夏叶料定一定是朱贺那丫的,皮肤都溃烂了还撑着面子不自己来,她这会还要跟他死磕到底了。

    “解皮肤溃烂毒的解药当然有,但是只有一颗了。”夏叶看着小伙计,诚恳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