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黑衣人见一刀落空,随后第二刀就跟了过来,完全不给夏叶起身的机会。

    夏叶就那样连着滚了几个圈,直到感觉天旋地转,身子轻飘飘的被人抱了起来。

    俊逸的侧脸,飘逸的身子,是他:“师傅。”夏叶柔柔的叫了声,这种有靠山的感觉真是好!

    “你以为自己是个球吗?”齐缥缈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然后一脚踢开了侧身的一个黑衣人。

    放下夏叶后,齐缥缈把那些黑衣人打的落花流水,黑衣人见遇到了高手,只好落荒而逃了。

    “师傅。”夏叶跑过去一脸崇拜的看着齐缥缈。

    “我教你的轻功你是吃到肚子里面了吗?”齐缥缈拧了下夏叶的耳朵,宠溺的责怪道。

    “人家的轻功一紧张就会失灵。”天啦噜!为什么她刚刚说话那么像娘炮陌上!

    齐缥缈笑了笑:“有没有受伤?”

    夏叶摇摇头:“没有。”然后看着手里握着的骨哨:“没想到这个东西真的这么灵!”

    “骗小孩的啦!”齐缥缈看着天真的夏叶:“我只是刚好路过这里,听到了骨哨声。”

    居然是骗小孩的:“我说怎么可能会凭这个东西就能把师傅随便在哪里都叫来。”夏叶有些失望的看着手里的骨哨:“师傅怎么也来了岷州。”

    “我还想问你怎么来了岷州。”齐缥缈这次其实是追着一些事情的线索过来的,没想到居然碰到了叶子,真是很巧!

    “我…”夏叶不知道要不要把自己是云宫宫主的身份告诉给齐缥缈,所以还是稍稍隐瞒了一下:“我来这里做生意啊。”

    “做生意?”齐缥缈勾了下嘴角,叶子有话瞒着他,不过她不说他也不问了。

    “师傅还没说为什么来这里。”夏叶大大的眼睛,水灵灵的看着齐缥缈问。

    “我一直四处游历,来这里有什么稀奇的。”齐缥缈也对夏叶隐瞒了一些事情,他只想做她心中安静的师傅,不想要掺杂其他的东西。

    “哦,也对。”夏叶点点头,甜甜的笑了笑。

    “叶子。”陌上从拐角处和陈伯走了过来。

    陌上?夏叶一紧张,师傅肯定有又要走了。

    “好好练习武功,不许偷懒哦!”齐缥缈说完闪身离开了,他其实是急着追线索,所以不便多做停留。

    夏叶看着齐缥缈离开的地方,奇怪为什么师傅不见其他人呢?还是师傅只是不见认识她的人?又或者她认识的人师傅也认识?

    什么乱七八糟的,夏叶甩了甩脑袋,不再胡思乱想。

    “叶子,你在看什么呢?”陌上朝夏叶看的地方看了几眼:“我怎么好像刚才看到一个人人影。”

    “宫主没事吧。”陈全担心的问。

    “我没事,刚才确实有个人影,是那个侠士救了我,可惜他却没有留名也没有留姓。”夏叶看着齐缥缈离开的喃喃道。

    陌上狐疑的看了一眼夏叶,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接下来的几天药铺都没有再发生什么事,夏叶也不知道那天晚上的黑衣人是不是皇后派来的。

    陈全父子终于化干戈为玉帛了,一切心结解开以后,夏叶才发现原来陈木天资聪慧,从小和陈全学习医术,只是为了心理上的报复所以自甘堕落,如今确实和陈伯一起帮忙给病人抓药。

    陌上似乎也爱上了这份工作,从每天的抱怨变成了乐此不彼,甚至每天还跟夏叶和陈伯显摆有多少女子看上了他,给他写的情书,送了秋波之类的。

    酒楼老板也不再找她和药铺的事了,只是酒楼的生意不知道是不是她们的原因,变得确实没以前红火了。

    陈氏医馆渐渐的火遍了岷州这一片的街关,陌上的听诊费也从十两变成了五十两,药铺的生意越来越好了起来。

    夏叶经过几天的时间造好了一个简易的架子鼓,今天她还一边敲一边唱小苹果了呢,这首歌几乎要火遍岷州城了,因为歌谣太简单了,虽然听几遍就会了,包括刚上私塾的小童都会哼唱两句了。

    今天例行陌上听诊,她在一旁唱歌,可是总觉得哪里有眼光在盯着它看,可是四处看了看又没有什么,大概是自己多心了吧。

    晚上回去的时候,夏叶突然想起来有些东西忘在了药铺,于是想要返回药铺去取。

    陌上担心她的安危执意要跟着一起去,夏叶只好让陈伯和陈木先回去了。

    在快到达药铺的时候,突然有人从身后捂住了她的嘴,把她拖到了暗处,她扭头一看陌上也同样被捂住了嘴,可是捂着陌上嘴的不是别人,竟然是狗子。

    夏叶感觉到捂着她嘴的人比较熟悉,所以渐渐安静了下来,飞浪见夏叶安静了下来,慢慢松开了捂着她嘴的手。

    “叶子。”飞浪沙哑的叫了一声。

    “大当家的?”夏叶不敢相信的看着满脸胡茬,浑身邋遢的大当家:“发生什么事了?”

    陌上还被狗子捂着嘴,发出“呜呜…”的声音。

    狗子这才反应过来,松开了捂着陌上的手。

    被松开的陌上,朝地上吐了好几口,用袖子使劲的擦着嘴,然后捏着兰花指指着狗子:“你真是太粗鲁了!”

    狗子有点懵了,从身上蹭了蹭沾满陌上口水的手!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夏叶看着狗子问。

    狗子突然哭了出来:“夏叶姑娘,你还记不记得你离开的时候,我们劫了岷州巡抚的车队。”

    “知道,怎么了?”夏叶立刻紧张的问。

    “岷州巡抚前几天带兵屠了寨子,寨子里所有的弟兄都快死干净了,光头也死了。”

    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夏叶见狗子哭的这么厉害,就知道情况一定很惨。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先跟我回药铺。”夏叶警惕的看了下四周,难怪她发现这几天见到街上突然多了这么多官兵,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没想到还真出事了。

    “狗子先别哭,慢慢说到底怎么了。”夏叶看着颓废的飞浪问:“这岷州城这么危险,你们怎么还敢来这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