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陌上摘了面具,嘴角挂着一抹轻蔑的笑意,眼神迷离的扫视了一下酒楼里零星的正在吃饭的几个客人。

    好吧,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被这个妖娆的男子给吸引了。

    陌上直接走到柜台,盯着那个打扮贵气的胖女子道:“天王盖地虎。”

    红樱先是一愣,随后手里的算盘掉在了地上:“你说什么?”红樱装作像是没听清楚般又问了一遍。

    其实她是在确认,她怕那位诗人诗兴大发,误打误撞上了。

    夏叶一看人家根本不知道陌上说的啥东西,尴尬的想要拉他走,怕他一会死的太惨,她还要帮他收尸。

    “天王盖地虎。”这一次,陌上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说了出来,一张一合的朱唇让红樱情不自禁,难以把持。

    “你是云宫主。”红樱说出暗号的时候,大把的秋波差点让陌上吐了出来。

    居然还真是?一直捂着脸的夏叶听到女子对上口号后,头猛的抬了起来。

    天啦噜!难道从此就要过上挥土如金的生活了吗?

    “我不是,她是。”陌上把夏叶拉到前面解释道。

    “那两位请跟我来。”红樱一眼看到了夏叶手上的云宫戒指,直接把夏叶和陌上带到了后!阁楼。

    “属下红樱,见过宫主。”红樱微屈着肥胖的身子,眼神却一直打量着陌上。

    夏叶轻咳一声:“不必多礼,安排两间上房,我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啊?”红樱自觉失态随后又道:“是,属下这就安排。”夏叶的话简直正中红樱的下怀,也就是说她和美男子要朝夕相处了。

    “不知此次宫主亲临可有什么吩咐。”红樱心里诽腹的想着,脸上却正色的问。

    “没什么安排。”夏叶看着眼神一直瞟陌上的红樱问:“你是斜拉眼吗?”

    红樱一听赶紧收回目光:“回宫主,属下不是。”

    “下去准备吃的,送到我房间。”夏叶很不客气的吩咐道。

    “是。”红樱幽怨的看了一眼陌上,走的时候还故意蹭了一下陌上的袖子。

    陌上立刻退避三舍,看红樱下去后,陌上憋着笑道:“多谢叶子为我解围。”

    “我只是问出了心里的好奇。”夏叶自动略过陌上的媚眼:“以后收着点你的眼珠子,就不会被看上了。”夏叶说完跟着一个丫头回房间了。

    “收着眼珠子?怎么收啊?”陌上跟在夏叶后面喋喋不休的问:“叶子,你告诉我嘛,怎么收啊?”

    这大酒楼装潢就是不一样,夏叶走到房里里面,突然转身对着陌上做了个挖眼珠的手势:“挖掉就收了。”

    陌上吓的赶紧捂着眼睛:“讨厌叶子,又吓人!”

    夏叶刚想嘲笑陌上这个样子很娘,就被外面的乐声吸引了。

    “什么声音?”陌上也松开捂着的眼睛问。

    “不知道。”夏叶推开房间的窗子,因为是二楼,所以可以清晰的看到乌街街道两边。

    是对面一家几乎不逊色自己酒楼的一间酒楼,对面酒楼的门口十几个漂亮女子正在抚琴奏乐,吸引的路人纷纷进了酒楼里面。

    看了下夏叶并没有当回事,便又把窗子关上了,坐到桌子旁,托着下巴发呆。

    见夏叶不看了,陌上也关上窗子坐到桌子前:“叶子有心事?”陌上眨了眨眼,看着发呆的夏叶问。

    “没有。”夏叶摇摇头,然后看着陌上好奇的问:“你怎么这么确定这家就是云宫的产业的?”

    陌上神秘一笑:“不告诉你。”

    夏叶举了举拳头:“是不是欠揍?”

    “好嘛好嘛。”陌上装作怕怕的样子道:“我可以说,但是叶子要求求我。”

    “好,我求求你告诉我好不好。”夏叶脸上挂着甜甜的笑道,桌子底下却狠狠的踩了陌上一脚。

    陌上吃痛的收回脚:“叶子使诈。”

    “谁看到了?”夏叶摊摊手问。

    “哼!”陌上见讲理不过,只好妥协道:“因为他们的门匾上都有一个统一的符号。”

    “统一的符号?什么符号?”夏叶仔细想了下没发现哪里有什么不对劲啊?

    “他们牌匾右下方都有一个棱型的坑。”

    “棱型的坑?”夏叶皱了皱眉头,准备待会下去看看。

    陌上指了指夏叶的戒指:“就是和戒指上面这个形状一样的坑。”

    听陌上越说越好奇,夏叶起身准备去看个究竟,却听到外面的乐声,变成了吵骂声。

    夏叶和陌上对视一眼,然后一齐跑到了窗边推开了窗子。

    “每天都用这些狐媚子的手段拉到客人去酒楼,你臊不臊?”红樱掐着腰指着对面久居楼的的老板娘开口就骂。

    久居楼的老板娘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虽然比红樱块头小,但两眼却是冒着精光:“同行竞争,这是噱头,怎么可以算是狐媚子手段。”殷芙蓉看了看身后被吓的离开座位的乐女,又看了眼站在红樱身后的几个粗莽大汉:“哪像红老板,只知道粗鲁行事?难怪…”殷芙蓉说到这里用手帕掩了掩嘴。

    “难怪什么?”红樱眼神狐疑的看着对面的殷芙蓉,不知道她又要说些什么难听的话。

    “难怪红老板把自己的男人都吓跑了!”殷芙蓉眼神带着讥笑的看着气的发抖的红樱。

    围观的百姓听到这里也都哈哈大笑起来,指点着正在气头上的红樱。

    “你…”红樱眼神四下寻了下,见没有什么顺手的东西,便张牙舞爪的冲着殷芙蓉跑了去:“看我不撕了你这个胡说八道的贱皮子!”

    殷芙蓉倒没躲,直接也迎了上去,踢,踹,挠,抓两个人是互不相让,知道最后脸都被抓伤,头发也被抓的乱糟糟的才被人拉开。

    “老板娘,消消火。”红樱身后的大汉架着她的胳膊,拉开了两个打在一起的中年女人。

    “老板娘。”久居楼的乐女也纷纷围着殷芙蓉:“老板娘,咱们何必要跟这种彪悍的人打架。”

    “你才彪悍,你们全家都彪悍!”被架着胳膊的红樱,两条腿蹬哒着,还想要打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