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等夏叶追出去的时候,小乞丐却不见了踪影,夏叶皱着眉头,看着来往的路人,她不可能看错的,小乞丐一定来了岷州。

    “叶子…”陌上跟上来嗔怪的看着夏叶:“你刚刚就那样把人家丢下,太不讲情义了!”

    “看不出来吗?人家喜欢你!”夏叶打趣了一句,转身准备回酒楼。

    陌上对对手指,喜欢我的人多了,她算老几!然后甩了甩头发,跟着夏叶回了酒楼。

    “把酒楼的账本拿给我看一下。”夏叶走到柜台那里,看着脸上已经上好药的红樱道。

    经过刚才那么一闹,酒楼里现在更是没什么人了,空荡的酒楼,除了那几个粗莽的伙计,就是她和陌上,还有面前的老板娘了。

    红樱瞄了夏叶一眼,手里继续打着算盘:“宫主不在云宫待着,突然来到岷州这个小地方,还要查看酒楼的账本,难道我们岷州每年交的钱不够。”红樱从一开始就没把这个新任的宫主放在眼里,若不是看在陌公子的份上,她才懒得恭维她。

    夏叶吃了个闭门羹,与之前的药铺相比,陈伯倒也算的上恭维,这个红樱竟然不把她放在眼里。

    “好!”夏叶干笑两声,看来她出来的时候就不应该先暴露自己的身份,难怪会让她觉得她闲的像个挂名宫主一样。

    “现在起,我以宫主的身份宣布,你不再是飞仙楼的掌柜。”看着满脸横肉的红樱,夏叶淡淡道。

    红樱明显打算盘的手顿了下:“我不就是说了一些心中的疑虑吗?以前我可没听说过哪任宫主亲自去过哪个地方。”说完把抽屉的账本拿了出来。

    “现在我不想看账本了。”夏叶眼神直盯着红樱:“现在你已经不是酒楼的掌柜的。”没错,她就是要行使宫主的权利了。

    见夏叶语气坚定,红樱也不怕死的横了起来:“别以为你是宫主就可以说把我撤了就撤了,我当不当这个掌柜的,还得堂主决定。”

    夏叶眼神一冰:“那这么说,看来现在的云宫已经被岷州堂主把实权划分了?”

    “红樱!不许胡说!”一个老者出现在门口,手里拄着拐棍,虽然已经年过古稀,身上却有着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爷爷。”红樱看着门口的老者,然后跑过去,有点委屈的看着夏叶:“宫主不知道怎么亲临了这里,还要撤了我当掌柜。”

    老者瞪了红樱一眼,吓的红樱立刻闭了嘴。

    夏叶看着来人,眼神不惧的迎上老者打量的目光。

    “像!真像!”老者连口说像,然后突然跪在地上:“属下参见宫主!”

    “老者快起!老者何以对我行次大礼?”夏叶已经大概猜到,这为老者应该是当年她娘的手下。

    “看到少宫主,仿佛让属下看到当年宫主的影子,属下自然要行礼。”老者恭敬道。

    “老者见过我的娘?”夏叶紧张的问。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宫主请随属下到雅间来。”老者在前面带路做了请的手势。

    “红樱,斟茶。”老者冲身后还在发愣的红樱道。

    到了二楼雅间,红樱端好茶后退了出去,老者似乎有话要对夏叶单独说,所以看了眼她身后的陌上。

    陌上立刻意会,转身出去把门带上。

    红樱一早在外面等着陌上了,见他出来立刻跑过去柔柔的叫了声:“陌公子。”

    陌上听到声音后,脚步顿了顿,然后在地上摩擦了几下,飞一样的跑下了楼。

    “老者说见过我娘?”见陌上出去,夏叶立刻追问。

    老者点点头:“当年若不是宫主相救,恐怕属下也活不到现在这把年纪。”

    “还请看老者把事情细细说给我听。”夏叶迫切的想要知道她娘的事情,究竟这个云宫又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位老者本是西北产业的守候人,虽然他不是堂主,但是因为年轻的时候被她的娘亲救过,所以见过她的娘亲。

    当年云宫虽然在前几任宫主的带领下一步步发展开,但是还是在她娘亲那一任的时候,才逐渐开始繁盛起来。

    可是大家都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宫主突然就消失了,这一消失便是二十年。

    云宫虽然在阿婆和两位掌使的控制下没有大乱,但是好多以前的旧部已经老的老死的死,现在都是新的人继续守在那个产业点上。

    看来现在的云宫看似凝固,其实一片散沙,除了娘以前的旧部,现在这些信任的堂主,哪还对她有半分敬意,甚至把云宫产业圈分到自己名下。

    “此后老者就再也没见过我娘吗?”夏叶也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娘难道消失后就和爹在一起了?

    “属下也曾暗中派人调查过,曾经在京城有打探到宫主的信息,后来就又断了,直到前两年,宫主好像又在殇国出现了踪迹,但是最后都不了了之了。”老者回想起当年的事情,还仿佛昨日黄花历历在目。

    殇国?娘怎么会在殇国呢?夏叶眉头拧的紧紧的,感觉事情远远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看来有机会她要去一趟殇国了。

    “红樱性格暴烈,得罪了宫主都是属下选人有差。”老者略感愧疚的看着夏叶:“属下自会请缨请宫主撤了红樱岷州西北守候人的身份。”

    “难得老者深明大义,夏叶感激不尽。”她原以为老者会为红樱求情,所以老者的话倒是让她惊讶。

    “红樱是我捡来的,为了继承我的衣钵,如今她既然已经不适合再当这个守候人,宫主自当另选他人。”

    夏叶点点头,现在云宫一盘散沙,看来她要做些什么才行了。

    “如果宫主还有什么需要属下的,属下一定万死不辞。”老者起身抱拳道。

    “有娘亲这些旧部,时隔近二十年还忠心耿耿,夏叶心中已是满足,定不会辜负云宫,娘亲和这些旧部,我会竭尽全力把云宫重新凝聚起来。”

    老者对夏叶行了行礼,他相信它没有看错人,更相信她们比当年的宫主出色:“宫主出云宫的消息已经传了出来,宫主在外一定要万事小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