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多谢老者提醒。”夏叶点点头,起身回礼,毕竟是娘的旧部,她自当以礼待之。

    “只是红樱,虽然性格暴烈,但毕竟在酒楼待过几年,宫主可愿意留下她当个粗使伙计,帮忙打点酒楼。”

    “老者提议正是夏叶心中所想,毕竟夏叶刚来这里,还需要一个熟手帮衬。”其实夏叶刚刚已经看透了老者的心思,她倒也是无妨,多一个人多一个帮手。

    “那属下在这里替红樱谢过宫主了。”老者出去后和红樱低沉了几句,然后向夏叶行了行礼,告退了。

    “属下开罪了宫主,还请宫主看在红樱也是无意的份上,原谅红樱。”老者走后,红樱立刻前来跟夏叶赔罪道。

    “酒楼名义上还是你打点,对外不要宣称我的身份。”夏叶看着低头称属下的红樱,心里倒也不责怪。

    墙倒众人推,恐怕其他地方也不见得比这里能好的多少。

    “是,宫主。”红樱眼神里多了几分恭敬。

    陌上不知道去哪里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手里竟然多了几个荷花灯。

    “叶子,再过几天就是春节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放花灯如何?”

    这么快,转眼她来到这里也快一年了,夏叶拿起陌上手中的荷花灯点点头:“好啊。”

    第二天一早,对面的久居楼又开始莺莺燕燕的歌声和乐声,到了午时更是络绎不绝去久居楼吃饭的人,来飞仙楼的却还是寥寥无几。

    “你去把红樱叫来。”夏叶看着不知道又在研究什么东西的陌上道。

    “我?”陌上指了指自己,手里的东西差点没掉下来。

    “你想不想把你口袋中的欠条变成金子?”夏叶从窗边走过来问。

    “当然想了。”陌上点点头:“可是这和去叫那个红樱什么关系。”

    “只要你把红樱叫来,你兜里的欠条我通通给你变成金子。”恐怕只有金钱可以诱惑到陌上了,所以夏叶只能放大招了。

    陌上犹豫了下:“这可是你说的,你不许骗我?”陌上一副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样子,在门口晃荡了一会才鼓起勇气出去了。

    夏叶继续趴在窗台上欣赏下面的乐声,对面二楼的雅间突然打开一扇窗子,两个年轻的纨绔子弟对趴在窗台的夏叶吹着口哨。

    看屋子的装扮,奢侈低迷,里面还有乐女在弹着琵琶,夏叶觉得好笑,于是故意做了个很丑的鬼脸,对面立刻把窗子关上了。

    “宫主。”红樱推门进来,语气无不恭敬了叫了声。

    陌上衣袖明显有撤拉的痕迹,然后眼神幽怨了看了眼夏叶。

    “红樱,你去买十二个女子来,要身材妙曼,能歌善舞的。”夏叶笑笑道。

    “宫主难道也想模仿对面久居楼?”红樱有些诧异的问。

    “有什么不妥吗?开门做生意能挣钱才是王道。”既然她现在已经暂时接替了酒楼老板的位置,当然要时刻为酒楼打算。

    “可是…”红樱有些为难道:“属下曾在殷芙蓉面前发过誓,不会用这种狐媚手段。”

    “这就是你被对面久居楼盖过我们飞仙楼迅速崛起的原因,你被殷芙蓉拿住的弱点。”一早夏叶就看出来红樱不是那个殷芙蓉的对手。

    “你只管去买来。”见红樱还犹豫不决,夏叶直接道。

    “是。”

    红樱退下后,夏叶看着还一脸幽怨的陌上:“我带你出去玩,要不要去?”

    陌上刚想答应,忽然想到现在他还在生着气,于是故意低沉着声音问:“去哪里?”

    夏叶挑挑眉,没有回答陌上的问题,反而直接出了门。

    “哎…你等等我。”见夏叶真出去了,陌上赶紧跟了上去。

    从柜台拿了些银子,夏叶看着跟在身后的陌上,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她要把乌街好好逛逛。

    “还不快点跟上来。”夏叶对身后的陌上道。

    陌上一听赶紧跟了上去,表情有些扭捏道:“叶子就会欺负人家。”

    夏叶从口袋里拿出一锭银子:“这个是给你的奖励。”

    “哇。”陌上接过银子,两眼崇拜的看着夏叶:“帅!”

    “好好跟着大爷混,少不了你的好处。”夏叶嘚瑟的抖抖肩膀。

    “是是是。”陌上赶紧点头答应。

    乌街的道路很平直,只有东西南北恒通的两条街道,西街卖菜和肉食还有许多餐馆遍布,东街卖布匹和收拾,南街是鱼龙混杂的闹市,北街则是一些客栈和租院。

    两个酒楼就立于街道的交叉路口,算的上是乌街数一数二的大酒楼。

    夏叶逛了一会,走到东街的时候,进一间布纺,定了二十匹布匹,陌上则是心满意足的买了些胭脂水粉,两个人准备回酒楼时,却被前面围着的一群人吸引,不知道在看什么。

    “你这包子有毒,毒死了我的将军,我今天非要了你的狗命。”

    “大爷饶命,我这包子没毒。”

    “你这恶霸简直欺人太甚,明明是你家狗儿冲过来吃了我们家的包子。”

    “燕子,别说话。”

    一夏叶挤进人群中,一个卖包子的摊位前,老伯跪在地上,地上还有一只死掉的大黑狗,而狗的主人竟然是她中午在久居楼二楼看到的其中一位。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姑娘,既然你们家的包子毒死了我的将军,就拿你来赔我的将军。”男子挥了挥手,身后两个仆人就要去抓老伯身后的女孩。

    “大爷饶命,小女年幼,说话惹怒了大爷,大爷说让小人怎么赔小人就怎么赔,请不要抓我的女儿。”老伯跪在地上哀求道。

    “老东西,你赔的起吗?”男子居高临下的看着老伯,然后眼神轻蔑的看着老伯身后的小姑娘:“带走!”

    “放开我!爹,救我!”女孩挣扎着。

    “燕子…燕子…”老伯跪在地上抱住那个男子的腿,哀求道:“求大爷放过小女,小人愿意以命抵命,赔大爷的将军。”

    “起来!”男子一脚踢开老伯:“谁稀罕你这老东西的命。”

    围观人虽然都在替老伯说话,指点那个男子,但是却没有人敢上前阻止,夏叶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刚想去阻止,有一个人就先她了一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