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从现在开始,忘记自己的名字,由我重新给你们起名。”夏叶想了想。

    然后还是从绿衣女子开始:“瞒天,围魏,借刀,以逸,趁火,声东,无中,暗渡,隔岸,笑里,李代,顺手。”

    夏叶说完名字后,所有女子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什么意思。

    “都记住了吗?”

    所有女子虽然有疑问,但是她们都是因为各种原因被卖掉的,根本没有什么反抗的权利,通通点头道:“记住了。”

    “宫主,房间已经收拾好了,在二楼最东头那间。”红樱进来恭敬道。

    还别说,红樱训练的这几个草莽大汉,办事还是很有利落的。

    “嗯。”夏叶应了声,看着那十二个女子:“今天都回房间休息吧,明天卯时在二楼东边那间房子集合。”

    “是。”所有女子退下后,夏叶又看着红樱和门口的几个伙计:“把楼下的歌舞台打扫整理一下。”

    “是。”红樱应了声退下,待会又回来:“宫主,门口有伙计送来二十匹布,可是宫主要的?”

    “嗯,让他们把布匹放到东间屋子里去。”

    “是。”

    “哦,还有。”夏叶叫住刚想出去的红樱:“以后在外人面前叫我夏叶就可以了,除了酒楼里的人,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在这里。”

    “是。”红樱退下后,夏叶转头看着坐在一旁的陌上:“干嘛这样看着我?”

    “突然发现叶子有时候,身上会散发出一种不一样的气息。”陌上说着故意嗅嗅鼻子。

    夏叶捂着脸害羞道:“我刚刚放了个屁。”

    陌上撇撇嘴:“我说真的。”

    “假象!”夏叶说完重新趴到窗户边上,马上就要到春节了,街上都是卖年货的,不知道古代的新春是怎么过的。

    会不会比冬至热闹呢?想到冬至,夏叶突然表情一滞,她一直想要忘记,故意不去想起,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可是想起有关他的事情,原来她还是会难过。

    “又在想你的心结吗?”陌上看着很少会让哀伤爬在脸上的夏叶问。

    “什么心结?”夏叶装傻问道。

    “当初你在云宫睡了那么些天,还不是因为心里的事情不愿意醒来,虽然我不知道什么事情,但是一定对你伤害很大。”陌上抛着媚眼,然后拿出他的笛子。

    “好久都没有吹笛子了,既然叶子不开心,我就勉为其难的吹一首给叶子听。”陌上将笛子轻轻放在嘴边,婉转的声音,彻底揪起了夏叶的心。

    一曲毕后,夏叶呆呆的望着陌上:“我昏睡的那几天,原来是你一直在吹笛抚琴给我听?”

    陌上笑了笑:“是啊。”

    夏叶一直以为那是她在做梦,梦里她去过竹林,听过小溪水,一切都像在另一个世界一样,没有烦恼只有开心和干净。

    “没想到你除了医术了得,连乐器这方面也有这么深的造诣。”夏叶突然觉得陌上是个很干净的男子,虽然有时候性别会混乱,但是内心却是干净的,没有烦恼的,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叶子这是在夸我吗?”陌上挤挤眼睛开心到道。

    “怎么?不喜欢听?”夏叶翻了翻白眼:“真是一秒破功,刚刚吹笛子的时候,简直就像是安静的美男子。”

    “讨厌!”陌上收回笛子,拿出来他今天买的脂粉:“叶子快看我今天买的脂粉,都是很好的粉质,而且价格也不是很贵,这些才花了一锭银子。”

    “什么?你居然把那一锭银子花完了?”夏叶看着桌子上那些瓶瓶罐罐,这个陌上除了买脂粉舍得花钱,平常买点其他的东西都要心疼死他了。

    (为了方便,我把古代的银子划分为铜钱,碎银,一锭银子相当于一千块钱,十锭银子为一金,也就是一万。)

    “这些可都是上好的脂粉。”陌上像是看宝贝一样,看着那些瓶瓶罐罐。

    夏叶突然想到什么,然后笑了笑走过去:“也是,女为悦己者容,这些脂粉确实大有用处。”

    “叶子,你这是什么意思。”陌上抱着那些脂粉看着夏叶财迷的眼神,略显不安。

    “这些脂粉归我了!”正好明天跳舞的时候可以化妆用,夏叶直接把陌上的脂粉抢了过来。

    “叶子,你怎么可以这样。”陌上撒娇的抓着叶子:“叶子快把脂粉还我。”

    “这些都是花我的钱买的,归我了!”夏叶毫不客气的拿着就要走。

    陌上都快急哭了,可怜巴巴的看着夏叶:“我买了还都没用呢。”

    “明天来东头那间舞蹈室,就给你用一次。”夏叶抱着脂粉去最东头那间屋子了。

    屋子里收拾的很干净,地上铺的琉璃石,很光滑,正适合练舞,把脂粉放到屋里后,夏叶扯了块布匹,然后出来把门锁上,钥匙放进了自己的兜里,怕陌上会偷偷来拿脂粉。

    “亲爱的小陌陌!”夏叶回到雅间用手里的一块布匹捂住陌上的眼睛:“还生气呢?”

    见陌上不搭理她,夏叶砸吧砸吧嘴坐到陌上的对面:“春节放花灯的时候我再陪你去买怎么样?我有急事,那些脂粉就当先借我用用喽?”

    “你说真的?春节还带我去买?”陌上嘟着嘴问,原本会放电的眼睛,此刻因为有些湿润,都连电了。

    “嗯嗯。”夏叶赶紧点点头。

    “那好吧。”听到夏叶这么说,陌上这才有些安慰。

    见陌上不再生气了,她笑嘻嘻的把手里的一块布放到陌上面前:“帮我写几个字。”

    “什么字?”

    “舞蹈室。”夏叶笑眯眯道。

    舞蹈室?又是一个他没听过的词汇。

    虽然她现在也能写点字,但是字迹太丑,她还是决定请陌上帮忙写。

    “好了。”陌上放下笔,吹了吹布上的墨迹。

    夏叶搬着凳子,从厨房要了些浆糊,走到最东头的房间,在门框上把这个布条黏了上去。

    “叶子每天都搞一些很新奇的东西。”陌上看在二楼的栏杆那里,看着奇思妙想的夏叶,他陌上也算阅女子无数,叶子是第一个他觉得很与众不同的女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