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宫主,有你的信。”红樱上来二楼,看着不知道在做什么的夏叶道。

    “哈?有我的信?”夏叶开心的从凳子上下来,一定是飞浪或者楚承孝的信。

    从红樱手里接过信封,居然是两封信,夏叶蹦哒着回到雅阁,要问陌上为什么没有跟来,被红樱扑倒了…

    因为两封信外面都没写什么,所以夏叶随便打开了一封,是楚承孝的信。

    上面说飞浪勇武善战,重挫大凉军队,旗峰一战多亏了他们十几个兄弟及时赶来,还说一定会照顾好他们,让她也好好保重,等着他凯旋归来。

    夏叶笑了笑,她就知道楚承孝一定不会芥蒂丘族的原因,得知旗峰一战大捷,夏叶更是开心。

    第二封是飞浪的信,上面也只有短短几句话。

    他和弟兄已经平安到达北境,勿挂念。他说他和弟兄们那么多年蜗居山寨都白活了,如今驰骋疆场才知道男儿应当保家卫国,他说四王爷虽然年幼,却心性豁达,承蒙楚承孝的不弃,可以让他们弟兄在疆场上一展风采,他一定不负主帅,和她的期望,定要杀败凉军。

    夏叶脸上挂着笑意,心里也在期待着他们大败凉军凯旋归来,毕竟北境一战打的时日也不短了。

    虽然楚承孝和飞浪各自来了一封信,但是夏叶却只回了一封信,是给他们两个的,上面也只有四个字:“静候凯旋。”

    时光匆匆,一日复一日,眼看夏叶也已经训练这十二个姑娘三日有余了,基本的舞步她们也已经熟练了。

    因为舞蹈室春光大好,陌上怕他会暴血而亡,于是带着另外四个负责乐器的女子在雅阁里训练。

    夏叶先是把谱好的曲调让陌上学会,然后再教给她们四个,没想到陌上仅用一日便已经学好了,听隔壁传来的音色,看来应该也差不多了。

    不知道是不是外面那些人听到飞仙楼时不时传来的乐声,这两天人渐渐多了一点。

    夏叶教她们跳的是一个很火的舞蹈,nobody。刚开始学习舞蹈的时候,这些女子还放不开,现在已经很习惯这种舞风了。

    韩国舞风除了很热火还比较有劲道,为了跳起来轻松夏叶不仅当起了编舞师,音乐师,还当起了造型师,把她们原本黑直的长发通通剪成了及肩以下的长度,天天让她们用胡涛提取出的棕黄色洗头,头发也渐渐变成了棕黄色。

    为了不那么死板,夏叶还特意用烧的微热的铁条帮她们烫了头发,甚至还教她们绑个种现代化的发型和编发。

    因为夏叶教的是韩国女团的热舞,她们及踝的长裙,被夏叶剪成了小短裙,统一的白色鞋子,还有她亲手制作的白色棉袜,上身都是短款的嘻哈风短袖,现在还是严冬,舞蹈室里夏叶吩咐红樱多放了几盆碳火。

    不论是发型,服装,和舞蹈她们都是从一开始的不情愿,放不开,到最后的好奇,慢慢变的习惯,甚至很喜欢。

    夏叶一边帮她们喊着节拍,一边看她们的舞蹈动作,准备明天让她们和陌上训练的那些乐女合起来看看效果。

    因为要装13,夏叶让这十二个女子要叫她导师。

    红樱大概也是看到这些天的变化,对夏叶更是恭敬,甚至眼神里还多了一些崇拜。

    后天就是春节了,夏叶准备这首nobody·在新春上映,一直跳三天,并且让红樱动用云宫信息网,会在最后一天把消息散布大半个岷州。

    夏叶还在忙活着加紧排练她们,却听到隔壁屋子的乐声已经停了,楼下传来乱哄哄的声音。

    “你们先练着。”夏叶说了一句,走到门口悄悄开一条缝,看看外面什么情况。

    一条大黑狗先进入夏叶的眼线,随后是江哲,红樱在夏叶的悉心训导下,做事已经不敢再那么鲁莽。

    “呦,江公子,今个来飞仙楼想吃什么?”红樱笑呵呵的凑上去问。

    夏叶感觉不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楼下的情况,往旁边看了一眼,发现陌上也靠着门框看着楼下。

    “少废话,本公子不是在吃饭的。”江哲没好气道。

    身边的狗也趋炎附势的汪汪叫了几声。

    红樱有点害怕江哲身边的黑狗,这个江哲仗着自己是巡抚的儿子,在岷州无恶不作,他不是一直在久居楼的吗?今日怎么来她飞仙楼了?

    “那江公子今个来我们飞仙楼是为何事呢?”红樱陪着笑脸,半开玩笑道:“你看,江公子出门还带这么多人,把我们飞仙楼的客人都吓跑了。”

    “本公子今天来你们这里,是要找个女人。”江哲看着红樱一字一句道。

    “江公子讨厌!”红樱突然脸一红,本来想顺势靠过去,却顾忌江哲身边的大黑狗,只好娇羞的跺跺脚道:“江公子找奴家干嘛?”

    “滚开!死肥猪!”江哲强忍着吐意:“本公子说的是住在你们二楼的女子。”

    “住在二楼的女子?”红樱眼珠转了转:“不知道江公子说的哪位女子?我们飞仙楼虽然不比久居楼,但是人流也是比较频繁的。”

    “就是正对楼梯这间。”江哲很确定的指着陌上和那四个乐女的房间道。

    红樱心里一惊,那不是宫主的房间吗?

    “既然…江公子要找那间屋子的女子,那个雅间的女子就赶紧出来吧。”红樱冲楼上的女子喊道。

    陌上立刻让其中一位乐女推门出去。

    红樱干笑着走到楼梯口那里:“江公子可是说的这个女子?”

    江哲看着出来的那个女子,根本不是她上次在久居楼看到的女子:“来人!上去把房间都给我搜一遍!”

    “哎哎…江公子。”红樱拦在楼梯口:“红樱确实不知道江公子要找什么女子,但是江公子这样随便搜我飞仙楼的房间,岂不是让我这飞仙楼的生意以后都做不得了?”

    “起开!难道你敢拦本公子搜?”江哲挥了挥手,身后的仆人就要迎冲而上,就连那只狗都在吠叫。

    夏叶一看情形不对,为了保全身后这些女子,她只有自己站出去了,就在她刚打算开门的时候,一个仆人急匆匆在江哲耳边说了些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