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什么钱?”醉汉口齿不清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还敢跟我要钱,信不信我烧了你的店?”

    “不管大爷是谁,这吃饭拿钱,天经地义啊。”老板苦口婆心道。

    醉汉“哇”的一声吐了出来,然后一巴掌拍在老板的脸上,直接把老板拍在了地上:“我可是江公子的朋友,你居然敢跟我要钱,明天我就让他带人烧了你的店!”醉汉指着地上脸被打肿的老板,恶狠狠的吓唬道。

    本来夏叶是不准备管这件事情的,但是听到他说是江哲的人后,夏叶突然气不打一处来现在不论是谁都敢打着那个混蛋的名字招摇过市了吗?

    要不是江向天那个贪官,山寨里几百弟兄也不会死的只剩下十几个,杏儿和采莲更不会到现在下落不明。

    夏叶一拳锤在桌子上,然后起身走过去。一拳打在那个醉汉脸上,一个白色的东西从醉汉的嘴里蹦了出来。

    只见他用手捂着嘴,嘴里口吐着鲜血,瞬间脑袋清醒了一些,指着夏叶道:“你敢打我?”

    “拿钱,不然还打你。”夏叶看着醉汉冷冷道。

    可能是被夏叶的样子给吓怕了,刚才还恶狠狠的醉汉,赶紧把钱掏出来丢给了地上的老板。

    夏叶感觉右手好像断了,一点知觉都没有了,如果刚刚醉汉不掏钱的话,她也打不动了。

    “客官,你的手流血了。”老板捂着脸坐在地上,看到夏叶的右手在滴着血。

    有点微醺的陌上一听夏叶受伤了,立刻跑过去,拿起夏叶的手看了看:“就你每天逞能!”

    陌上说完把一锭碎银子丢给老板,背着夏叶回酒楼了。

    迷糊间,夏叶好像看到酒楼里,坐满了客人,那几个女子在舞台上热情爆满的跳着舞,满耳朵都是nobody。nobody……

    红樱看到夏叶在滴血的右手,脸上很淡定的就像看见普通路人一样,本来准备开整晚的红樱,但是等这支舞晚后,她就匆匆的收场了。

    “各位客官,真是不好意思,天色太晚了,还没看够的改天再来。”

    等那几个女子退下后,红樱现在舞台上抱歉道。

    好多客官都扫兴的看着退下去的那些女子的背影,都在议论着。

    “真是妙缦佳人,舞姿绝伦。”

    “此等舞蹈,在我姜国真是第一次见到。”

    “何止,就连那歌声都应该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真是不错啊…”

    “改天再来…”

    “……”

    等客人都走后,红樱撇了眼对面眼巴巴看着她们的殷芙蓉,得意的做了个鬼脸,然后关上了门。

    “宫主怎么了?”关上门的红樱赶紧跑到雅间,紧张的问。

    “手腕脱臼了,不碍事,我已经帮她接上了。”陌上说着用白纱布把夏叶的手裹了起来。

    “宫主和陌公子喝酒了?”红樱闻着屋里的酒精味,问道。

    陌上点点头:“你去给她打点温水擦擦身子,我去睡了。”陌上打着哈欠出了雅间。

    伺候完夏叶的红樱,担心宫主半夜口渴要水喝,所以一整夜守在夏叶的门前。

    一早被尿憋醒的夏叶,刚开门一个人就倒在了她脚上,吓的浑身一紧,肚子涨涨的难受。

    “宫主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还迷糊着的红樱,赶紧从地上爬起来道。

    夏叶扶着腰摆摆手道:“我没事。”然后脚步不自然的去了茅房。

    放水回来的夏叶,脚步明显比刚才轻松了许多,见红樱还在门口,夏叶好奇的问:“有事吗?”

    “没…没什么。”红樱抿抿嘴看着夏叶道:“昨晚酒楼的收入简直比平时翻了十倍。”

    “嗯,那不是很好吗?”夏叶回到屋里,伸了伸腰。

    “以前都是属下,自大妄为,还请宫主不要芥蒂。”红樱低着头道。

    “早就忘了。”夏叶转了转脖子,感觉头还是有点痛,抬手就看到手上裹的厚厚的纱布:“这是怎么回事?”

    红樱见宫主不介意,心里放了心,见宫主又问起她手的事道:“昨晚宫主好像是喝多了,被陌公子背来的时候,手指流了好多血。”

    夏叶想了想,大概能想起一些片段,她好像把人打了,还把人的牙打断了,难怪手会受伤。

    “你刚刚说昨晚的收入翻了十倍?”

    “是,对面久居楼昨晚空无一人。”说到这里红樱兴奋不已道。

    “看来确实有效。”夏叶转身看着红樱:“辛苦你昨晚一晚照顾我。”

    红樱表情真诚的看着夏叶:“能照顾宫主,红樱一点不辛苦。”

    “今天再去买十二个女子,我怕就这十二个女子,万一酒楼真天天生意火爆,她们忙不过来。”

    “是,宫主。”红樱立刻下去办了。

    陌上也醒了,头昏昏沉沉的来到夏叶的房间:“叶子,头好痛。”

    “活该,谁让你昨晚喝那么多。”夏叶倒了杯茶给自己醒醒酒,其实她也头好痛。

    “你记不记得昨晚你打了人?”陌上傻笑着扶着门框:“还是我背你回来,替你换的药。”

    “谢谢你啊。”夏叶也嘿嘿一笑,然后指着陌上笑道:“你是不是还没化妆,好丑哦这样!”

    听到夏叶这样说,陌上立刻捂着捂着脸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尖叫一声,不一会门口又出现了他那张妖艳的脸:“你骗人,我陌上不管怎样都是最美美哒!”说完朝夏叶放了个媚眼,妩媚的咬了咬下嘴唇。

    夏叶浑身打了个颤抖,然后感觉鸡皮疙瘩起了一地,外面的乐声总是会准时响起,夏叶捂了捂耳朵,这么早能有客人吗?

    因为新春佳节,这个舞蹈要连跳三天,所以一早她们便开始准备登台跳舞了。

    红樱又买来十二个通透的女子,夏叶又分别赐给了她们名字:“打草,借尸,调虎,欲擒,抛砖,擒贼,釜底,混水,金蝉,关门,远交,假道。”

    两支队伍,分别命名女团和少女时代,每天交替学不同的舞蹈。

    酒楼每天都被夏叶的新花样,和那些女子的热辣舞姿,吸引的人络绎不绝,柜台的账本一直在哗哗的走账,近七天的时间,久居楼一个人都没有进去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