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直到夏叶又让红樱再次买来十二个女子,这几个女子,夏叶要求全部都是长的很另类的,或者被认为丑女的女子,但是身材要好。

    因为五官奇特的女子,画浓妆很有范,这十二个女子,夏叶专门训练她们跳爵士舞和街舞。

    最后这十二个女子,夏叶分别赐名为:“偷梁,指桑,假痴,上屋,树上,反客,美人,空城,反间,苦肉,连环,走为。”

    这支队伍的名字叫:“罂粟。”

    三支队伍,一共三十六人,她们有个共同的名字:“三十六姬。”

    夏叶的目的很简单,要让她们火,不止活在姜国,她要让各国都知道岷州飞仙楼的三十六姬。

    久居楼要看要只撑不下去了,最后的殊死搏斗,久居楼更是吓了血本。

    因为夏叶不方便出面,便只好和陌上待在二楼的雅间,看着楼下发生的一切。

    “红樱,你不讲信用,你不是说我们这是狐媚子手段吗?怎么你们飞仙楼比我们久居楼用的还炉火纯青?”殷芙蓉咬牙切齿道。

    “开门做生意,图的不就是挣钱吗?同样的法子,只能看谁用的好,五十步笑百步,都是一样的手段,殷老板娘又何必跟我斤斤计较呢?”

    夏叶点点头,这个红樱真是越来越通透了,跟上次骂架想必,反观这次,倒是会用言语攻击了。

    殷芙蓉哈哈一笑:“你生意做的再好有什么用?还不是守不住自己的男人?”殷芙蓉说完拍拍手,一个男人从久居楼里面走出来。

    虽然夏叶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竟然让红樱气的浑身发抖,但是凭猜测,那个男人恐怕就是红樱的男人。

    “呦呦呦,红老板娘生气了?”殷芙蓉整个身子靠在男子身上,得意的炫耀道:“怎么样啊红老板娘,你的男人怎么跑到我飞仙楼来了?”

    这个男人,她那么爱他,一直以为他失踪只不过是在气她,她可以容忍他花心,但是她不能接受他居然这么长时间都躲在久居楼里。

    “红樱。”男子看着对面的红樱,脸上带着愧疚。

    夏叶感觉这个男人应该是那种软弱无能的男人,只是不知道红樱还能不能淡定。

    “没想到平时看起来大咧咧的红樱,居然还是个有故事的人。”一想到有好几次差点被扑倒,陌上还是心有余悸了一把。

    “往往越是表面没什么的人,内心的故事越多。”夏叶意味深长的瞄了陌上一眼。

    红樱抹了抹脸上的泪水道:“像这种男人,我红樱在心里看不起,没想到殷老板娘居然喜欢捡别人不要的东西,真是可怜。”

    “恐怕红老板娘是在口是心非吧?我看明明可怜的人是你。”殷芙蓉瞪着眼睛,看到红樱难过她就感觉特别开心,现在她的男人在她手里,她一定钻心的疼吧?

    陌上看着看着突然跑了出去,夏叶莫名其妙,他这是干什么去了?

    “既然殷老板娘喜欢吃我嚼过的馒头,你不嫌恶心,我还嫌恶心呢!”红樱说完丢出了手里的一个东西。

    “什么东西。好臭啊!”殷芙蓉看着那个男人头上的臭鸡蛋,赶紧捂着鼻子离开了几步远。

    原来刚才陌上下去就是往红樱手里塞臭鸡蛋了,夏叶默默的为陌上点了个赞!对付渣男就是不能手下留情。

    “殷老板娘喜欢吃我的咀嚼剩的馒头就吃吧,如今我飞仙楼如日中天,比他好的男人我都来不及挑。”红樱说完转身要回酒楼却被殷芙蓉叫住了。

    “你以为这样就能打垮我吗?打垮我们久居楼吗?”殷芙蓉看着红樱一字一句道:“想你这种粗劣和汉子一样的女子,怎么可能想得出那种精美的舞蹈,有本事让你幕后的人出来啊,跟我们久居楼精心排练的霓凰舞比试一下。”

    “不明白你说什么。”红樱冷笑两声,不准备再理会殷芙蓉。

    “叮铃…”

    一声清脆的琵琶声,让欲走的红樱转了头。

    夏叶也惊讶的从二楼看着对面涌出来的,几十个绿萝女子,个个都是莺歌漫舞,其中一位紫色女子,脸上蒙着面纱,被那些绿萝女子围在中间。

    “嘿罗嘿罗…”

    映着琵琶声,女子们跳的舞蹈虽然不似现代舞,却也充满了激情,齐刷刷的韵律,看舞姿倒是有几分少数民族女子舞的味道。

    原本坐在飞仙酒楼喝酒的人听到外面的声音,都挤了出来。

    女子一个搭一个的肩膀,成婉转的S型,身姿摆动了几下后,统一动作拉了下肚子上的衣服,一个个都漏出了雪白的肚子,琵琶声也变成了鼓点声。

    “居然是肚皮舞。”夏叶突然很好奇那个紫衣女子,总感觉哪里有几分熟悉。

    飞仙楼的客人看到这一幕都挤破了脑袋跑到了久居楼一半还多。

    殷芙蓉见客人回了大半,眼神蔑视的看了眼红樱:“我不放大招,你还真以为,你们飞仙楼就可以独树一帜了。”

    殷芙蓉拍拍手:“姑娘们,回酒楼跳去!”然后笑着看着红樱:“红老板娘,咱们骑驴看账本走着瞧喽!”

    “叶子,客人走了一大半,这可怎么办?”陌上担心的问。

    夏叶的心思还在刚才那位紫衣女子身上,只可惜她没有摘下面纱,让她一睹真容。

    “你也说了,走了一大半,不是还有一小半嘛,咱们总不能因为人少不开业吧。”夏叶咬了咬舌头,越是这样她倒觉得越好玩,如果对手真的弱的一点挑战性都没有,又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崛起,然后和飞仙楼不相上下呢?

    “陌上。”夏叶不怀好意的叫了声垂头丧气的的陌上。

    “干嘛?”陌上一看到叶子的这个眼神,不自觉的就抱了抱手臂。

    “你不是喜欢跳舞吗?机会来了!”

    “什么意思?”

    夏叶勾勾手指示意陌上靠近点:“这几天,外面的舞台就由你撑着了,我要加紧拍件她们跳一些舞蹈。”

    陌上突然表情变的很严肃:“交给我了!”他等这个机会等太久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