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三天时间匆匆而过,夏叶基本上教了她们十几种舞蹈,还有两种集体跳的那种简单舞蹈,因为每天都要喊节拍,所以她的嗓子都哑掉了。

    她把写好的曲调交给陌上,后面的只要一磨合,分分钟灭了对面久居楼的气焰。

    不知道是不是久居楼听说了她在秘密安排更多新奇的舞蹈,竟然比她们提前爆了惊奇,那就是今天要揭开那个神秘女子的面纱。

    久居楼的老板娘把那个紫衣女子夸的像天外飞仙一样,美轮美奂,这是打算把我们酒楼里最后的一点人都拉走的节奏啊。

    幸好她派了陌上上场,即便酒楼里所有的男人都去了久居楼,剩下的女子也绝对不去,只是一般女子来酒楼的太少,所以还是没什么用。

    正好夏叶也好奇那个紫衣女子的真容,于是一早趴在二楼等着了。

    舞蹈完毕后,就到了令人紧张的时刻了,紫衣女子要解开她的神秘面纱了,夏叶也屏住了呼吸,内心隐隐觉得不安。

    可是关键时刻,那个殷芙蓉居然打住,说要让她到酒楼里面再揭面纱,堵在飞仙楼的那些男人一听立刻飞奔去了对面的久居楼,可是天公不作美,就在紫衣女子要转身进酒楼的时候,微风把她脸颊的面纱轻轻吹跑了。

    虽然最后及时被殷芙蓉捂住了脸颊,但夏叶还是清楚的看到了,那个紫衣女子竟然就是杏儿!

    她飞奔下二楼,沙哑着嗓子叫了声:“杏儿?”

    杏儿听到声音后转身,看到是夏叶后,却突然转身跑回了酒楼。

    “杏儿…”夏叶不知道为什么她到她要跑,但是看到她还活着,她就觉得很高兴。

    “呦,这位就是你们飞仙楼的幕后高手吧?”殷芙蓉不屑的看了眼夏叶:“恐怕你是认错人了,我们紫娟姑娘,不是你口中的什么杏儿。”

    不可能!她不能认错的!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所以才不肯和她见面。

    “叶子,你怎么了?”陌上看着突然冲出来的夏叶担心的问。

    夏叶摆摆手:“没什么,我也许是认错人了。”

    回到雅间后,夏叶总觉得不安,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她一直在想刚才为什么杏儿见到她要跑,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久居楼。

    飞仙楼“紫娟姑娘,你认识那个女人吗?”殷芙蓉奇怪的问。

    杏儿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其实在见到夏叶那一刻的时候她就突然害怕了,她不知道自己居然还会再见到夏叶姐姐。

    如果让她知道,当初山寨被灭是她给巡抚报的信,她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紫娟姑娘要是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紫娟姑娘的。”殷芙蓉料定这个紫娟一定认识刚才那个女子,并且两人之间还有什么旧情。

    事情过了一日,夏叶前两天排练的舞蹈又引起了一段火爆,所有的客人又回到了久居楼,而且最近还来了很多外地的慕名者,殷芙蓉站在门口,眼神恶毒的看着飞仙楼。

    第二日下午,突然有官兵来到了飞仙楼,点名指姓的要带走夏叶。

    “叶子犯什么罪了,你们凭什么抓她?”陌上从舞台上下来,看着为首的官兵问。

    “夏叶私通山匪,劫走巡抚的车队,我们也是奉命拿人!”为首的官兵面无表情道:“搜!”

    “不必了!”夏叶从雅间淡定的走出来:“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

    “带走!”为首的官兵下令。

    “叶子…怎么回事啊?”陌上抓住夏叶不放,急得直问。

    “快去通知冯堂主,酒楼的一切就都先交给你和红樱管了!”夏叶小声在陌上耳边道。

    “宫主。”红樱无声的叫了声,看着陌上问:“陌公子,现在该怎么办?”

    “快去通知冯堂主。”陌上按照夏叶的话赶紧吩咐了下去,安抚了下酒楼的客人,让女团继续跳舞。

    “长安,那不是上次那个被她跑掉的女人吗?”江哲牵着他的将军,被他爹憋在府里了几日才听说飞仙楼最近不得了,所以过来看看,怎么一来就看到这个女人被抓走了?

    “回公子,确实是那个女人!”被叫做长安的仆人记得夏叶的模样,那一摔差点没把他这个小骨头架子摔碎。

    “爹的人抓她一个女子干什么?”江哲奇怪的看着被抓走的夏叶:“走,回府看看什么情况。”

    巡抚衙门。

    夏叶跪在衙门里,她以前只在电视里看过升堂审案的衙门,今天还真是身临其境了。

    “威…武…”

    夏叶看了眼府衙上坐着的那个男子,标准的国字脸,一脸的络腮胡已经发着参差不齐的白色,原来这就是人们口中的那个贪官巡抚,江向天!

    江向天面带着狠毒的样子看着夏叶,然后拍了下案板:“你就是私通山匪的那个女子,夏叶?”

    “民女不知大人话的意思。”夏叶平淡的回答。

    “今天有人来衙门报案,说你就是前段时间和山匪串通劫走本府车队的同谋。”江向天看着夏叶:“你可承认?”

    “民女不认,大人可否让那个诬告我的人登堂与我对质?”夏叶虽然说的实话,但她也确实在山寨里住过三天,可是她也是被劫匪劫走之人,怎么现在却成了同谋?

    夏叶心里渐渐不安,突然就想到了昨天的杏儿…

    “宣原告上堂!”

    “威…武…”

    “民女紫娟拜见青天大老爷!”

    “杏儿?”夏叶不敢相信真的是杏儿,她怎么会…?夏叶皱着眉头,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江向天拍了下案板:“你说的那个私通山匪的女子,可是她?”江向天指了指跪在地上的夏叶。

    夏叶看着杏儿,眼神里都是不可思议。

    杏儿匆忙看了夏叶一眼,却没敢看夏叶的眼睛,只是点点头:“正是!”

    什么?夏叶整个人都呆了:“杏儿,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知道我明明是…”

    “堂下不得喧哗!”江向天一副吃人的表情看着夏叶。

    “你,可有辩解?”江向天问夏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