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民女冤枉!”夏叶看了眼杏儿继续道:“我也是被山匪绑到山上勒索赎金的人,和她一起都是被劫的人,民女不知道她怎么会说民女是和山匪私通的人。”

    “大人明查,民女被山匪抓到山寨后,就是她把民女撮合给寨子里的山匪的,她说她是被绑之人,可是在寨子里,她却像寨子夫人一般,就连寨主都对她言听计从,若不是大人神武,恐怕民女现在还在那山匪窝里,任人欺凌!还请大人为民女做主!”杏儿趴在地上,哭的泪眼婆娑道。

    “杏儿?你怎么可以颠倒是非?明明是你喜欢上了寨子里的山匪,而且你也知道我是被人用五百金赎走的。”夏叶瞪着眼睛,现在还有点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你们各执一词,让本巡抚该信哪一个呢?”江向天虽然这样说,但是却明显倾向杏儿,然后看着跪在地上的杏儿问:“你可有她和山匪私通的证据?”

    杏儿眼珠转了转,然后看了夏叶脖子一眼道:“民女记得山寨的大当家送过她一个象牙链,十分的珍贵!”

    夏叶一惊,杏儿怎么知道这件事的?难道是狗子跟她说的?她脖子里确实还戴着飞浪送给她的象牙链,现在她恐怕百口莫辩了。

    “哦?”江向天示意一旁的师爷一下。

    一脸奸佞的示意,捋了下他下巴的胡子朝堂下的夏叶走来,伸手扯下了夏叶脖子里的象牙链。

    “大人。”师爷把象牙链呈给江向天,江向天看了眼象牙链,淡淡的丘字印记让江向天眼神更阴厉了几分:“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民女…”夏叶看着一旁的杏儿,脑子快速的运转着,如果她现在说那个象牙链是飞浪作为朋友送她的,那她更是自己跳进了坑了。

    可是她现在要怎么解释这个象牙链的问题呢:“这个象牙链…民女…”夏叶咬了咬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么说,你是无话辩解了?”江向天拍了下案板:“现在人证物证俱在,来人!把这个私通山匪的女子关进大牢,明日午时枭首示众!”江向天直接下令道。

    夏叶平静的任由衙役带了下去,眼神却一直盯着跪在那里的杏儿,她不知道杏儿为什么要诬告她,还改了名字,只是她能肯定的就是,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诬告!

    “爹,爹,听说你今天审了一个女子?”江哲急匆匆的回府,却看到正堂内还坐着一个男子,正和他爹在说着事情。

    男子眼光犹疑的看了眼江哲。

    “哲儿,没看到爹在谈事情吗?”江向天脸色不好的看了一眼整天就知道牵着条狗溜达的江哲:“张伯,还不赶紧把少爷带下去。”

    “是,老爷。”张伯赶紧接过来江哲手中的狗绳:“少爷,老爷在议事,少爷待会再过来吧。”

    江哲看了眼坐在椅子上的另一个男子,乖乖的跟张伯下去了。

    “犬子顽劣,让冯七爷见笑了。”江向天笑了笑,这个冯七在岷州也算有点名头,于是江向天态度还算平和道。

    “哪里哪里,今日这事多亏了江巡抚帮忙,在下命人略备薄礼,希望江巡抚一定要收下。”

    江向天看着两箱珠宝,眼底里闪着精光:“冯七爷这样说,岂不是客气了,冯七爷帮本巡抚抓获了山匪同谋,已经让本巡抚很是感激了。”

    “那剩下的事情就有劳江巡抚了。”冯七拱手道。

    “冯堂主客气。”江向天拿起茶杯轻抿了一口。

    江哲见那个男子走后,赶紧回了正堂:“爹,刚刚是什么人?”

    “怎么?你整天除了玩,今天怎么想起来关心爹见什么人了?”江向天放下茶杯,看着这个不争气的儿子。

    江哲看到屋里的两箱珠宝就知道爹一定又是和刚刚那个人达成了什么协议,这个他都********了,他才不关心这个。

    “爹今天抓了个女人?”江哲坐到椅子上问。

    江向天看着江哲:“是,怎么了?”

    “爹为什么抓她?她犯了什么罪吗?”江哲紧张的问。

    “她是当初私通山匪,劫走爹车队的人。”江向天狐疑的看着江哲:“哲儿怎么突然关心起那个女人?你认识她?”

    私通山匪?江哲皱了皱眉头,没有回答江向天的问题,反而问道:“那爹打算怎么处置她?”

    “明日午时,枭首示众。”江向天风轻云淡道。

    “什么?”江哲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爹要将她枭首示众?”

    江向天看着反应如此激烈的江哲心里更加狐疑了起来:“哲儿喜欢那个女人?”

    “是!”江哲点点头:“既然爹爹打算把她枭首示众,何不把她交给哲儿?”

    “荒唐!”江向天一把拍在了桌子上:“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身为本巡抚的儿子,居然喜欢上了一个私通山匪的女子?”

    “她有没有私通山匪恐怕爹心里清楚!”江哲看着地上的两箱珠宝:“既然爹已经打算将她枭首示众,把她交给哲儿又能怎么样?”

    江向天指了指他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你是要成心气死你爹不成?天下好女子多的是,况且爹已经答应了别人,此事你不必再说。”

    “换个死囚拖出去斩了就是了,以前爹不是也替人这么办的,为何到了哲儿这里就行不通了,哲儿就要那个女人!”江哲说完转身出了正堂。

    江向天被气的剧烈咳嗽起来,他身为岷州巡抚,哪一个对他不是恭恭敬敬,唯有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敢这么忤逆他。

    “老爷消消气,少爷也许是一时对那个女人新奇,老爷何必为了这件事很少爷动气。”张伯在一旁劝慰道。

    “真是不争气!”江向天气的急喘了几口气。

    “少爷,你这是去哪里?”守在外面的长安看到少爷火急火燎的从正堂出来,赶紧跟了上去。

    江哲走着走着又突然停下来:“长安,去把本少爷的将军牵来,我要去趟大牢。”

    “是。”长安赶紧回去牵那条将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