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大牢。

    夏叶蹲在又潮又臭的大牢,心里无限悲凉,不知道陌上在外边怎么样了,有没有想办法救她出去?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杏儿要诬陷她?更不知道当初寨子到底发生了什么,杏儿还活着,为什么又出现在久居楼,改名为了紫娟?

    这一切的疑惑都让夏叶感觉心累,如今确实也算人证物证据在,她更是无法解释其中的原由,即便陌上找来冯堂主,恐怕也很难救她出去。

    但是都知道这个岷州巡抚贪财,也许多花些银两能够救她出去。

    此情此景,不仅又让她想起了当初被关进天牢的时候,看来她这辈子不仅犯牢狱之灾,而且还都是冤狱。

    “开饭了开饭了…”

    走道里传来衙役的声音,夏叶稍微抬了抬头,没想到这么快就午时了。

    夏叶看其他的犯人听到声音后都争先恐后的趴在牢房门口,伸着手迫不及待的等着,也学他们一样走到牢房门口。

    派送饭食的衙役就像在喂猪一样,盛汤的木桶脏兮兮的,用勺子从里面挖一瓢然后倒在每个牢房前的碗里。

    那些不知道被关在这里多久的犯人,看到这个食物争先恐后的抢着。

    衙役敲了敲木桶,一脚踢开还趴在牢房门口的一个犯人:“抢什么,再抢把你们都拉出去砍了!”

    轮到夏叶这里的时候,夏叶事先把牢房的那个碗擦了一下,因为嗓子喊节拍已经哑了,即便汤食再不干净,她也继续喝一点润润喉咙。

    派饭的衙役撇了眼夏叶,突然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然后直直的瞪着夏叶的脸看。

    夏叶以为这个衙役是看她貌美,意图不轨,害怕的后退了两步。

    “居然是你!”派饭的衙役指着夏叶道。

    他认识我?夏叶愣愣的看着那个衙役,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派饭的衙役见夏叶有点发愣,呲着牙指了指那个断了的门牙:“真是老天有眼,前天晚上老子醉酒被你打断了门牙,今天你就被关进了大牢,还是马上就要行刑的死囚犯!”

    听他这么一说,夏叶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真是冤家路窄,竟然在这里遇见那个被她打了的醉汉了。

    “老子为我那个半块门牙报仇的机会来了。”衙役瞪着眼睛,眼光放着狠毒,然后从腰间拿出钥匙打开了牢房门。

    “你想干什么?”夏叶退后着,一直到身体贴到了墙壁。

    “干什么?”衙役奸笑两声:“这么个美人坯子,就这么死了多可惜,不如让老子先快活快活。”

    “你别过来!”夏叶握着拳头,看着想要扑上来的衙役,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大牢里,她又是个即将被枭首示众的犯人,别说王法了,恐怕连她怎么死的,都不会有人关心了。

    “脾气还挺烈!”衙役把腰间的腰带解了下来:“来啊,再打老子啊!让老子看看你这小娘们有多厉害!”

    夏叶已经做好了以命抵命的打算,就算是她死,也不会让她得逞!

    派饭的衙役奸笑着朝夏叶一步步走来,两只手不断的搓着:“来吧!”

    “汪汪…”

    在那个衙役扑上来的时候,夏叶一拳打在了他的左眼,他痛的后退两步,随后又被一只黑狗咬住了大腿。

    “王五,你好大的狗胆!”赶来的江哲看着被将军死死咬住的王五,脸色难看的上去踹了他一脚。

    那个被江哲叫做王五的衙役,哀嚎的捂着大腿跪在地上:“少爷饶命!少爷饶命!”

    “你有没有事?”江哲直接踢开王五走到夏叶身边问。

    夏叶摇摇头,有点蒙圈的看着江哲。

    “居然敢在牢房里随便欺负女人?看本少爷不打死你!”江哲恶狠狠道。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王五挤着一直眼睛道:“小人根本没有欺负她,反倒还让她打了一拳。”

    “要是本少爷来晚一步,还不知道后果怎么样。”敢动他的女人,看来这个王五真是活够了。

    江哲拉着夏叶走出牢房,吹了口哨,将军才松开了王五的大腿:“长安,把他给本少爷关进牢房,明日午时枭首示众!”江哲指着牢房里面的王五道。

    “是,少爷!”

    “少爷不要啊!”王五在地上趴着哀求道。

    长安把王五腰间的钥匙拿下,然后关上了牢房的大门。

    出了大牢,江哲一直带着夏叶回到了一间别苑,还吩咐人上了一桌子好菜:“饿了吧,快坐下吃点。”

    夏叶吞了吞口水,看着江哲,她记得她明明打过他,今天他为什么又来救她了?

    “多谢江公子。”虽然有疑问,但夏叶还是先道了句谢,毕竟如果不是他的话,她也不敢想后果是什么。

    “不用客气。”江哲笑了笑坐到桌边:“现在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本公子你叫什么了?”

    夏叶怔了下,然后道:“夏叶。”

    “夏叶。”江哲轻笑一下,然后坐到桌边,看着站在那里的夏叶问:“你心里是不是在好奇本公子为什么要救你?”

    “为什么?”夏叶还是站在那里,没敢坐下,即便这个江哲救了她,她也不相信他会这个好心,只是为了救她。

    江哲撇撇嘴,看着夏叶,一想到这么彪悍的一个女子,刚刚在牢房吓的花容失色的模样他就想笑。

    “你笑什么?”夏叶莫名其妙的看着江哲,然后擦了擦脸,难不成她脸上有脏东西?

    “先吃了饭我再告诉你。”江哲拿起筷子夹菜吃了起来:“为了救你我可是还没有吃饭呢。”

    巡抚衙门的大牢还不是这个江大公子随便进出的,不管他为了什么救她,即便待会要死,她也要做个饱死鬼,不能委屈了肚子才是。

    见夏叶乖乖坐下吃饭,江哲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深了…

    吃过饭后,江哲居然很有雅致的带夏叶参观了一下这个别苑:“叶子觉得这个别苑怎么样?”

    擦!要不要又叫这么亲切?不管熟不熟,居然都很自然的叫她叶子,真是醉了!

    “风清雅致,很不错。”毕竟人家救了她,夸夸他的别苑也算是识时务不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