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喜欢吗?”听到夏叶这么说,江哲欣喜的问。

    夏叶指着自己:“江公子在问我?”

    “这里还有第二个人吗?”江哲回头看了看。

    “夏叶多谢江公子的救命之恩,和盛情款待,如果江公子没有别的事的话,我想先回去了。”

    “你现在是私通山匪的罪犯,你想要回哪里去?”江哲淡淡的问道。

    夏叶脚步一顿,不知道江哲是什么意思。

    “好歹本公子救了你,难道你就不打算报答本公子吗?”江哲见夏叶停下,继续问。

    呵!她就知道,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那江公子想要我怎么报答呢?”

    江向天在岷州一手遮天,若是说钱财回报,夏叶感觉说出来都不会相信。

    “以身相许!”微风吹动江哲的衣决,他站在不远处看着夏叶:“既然你已经是死囚,何不留在这个别苑,让本公子来个金屋藏娇?”

    “呸!”简直做梦!她在京城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难道还在意这个?

    “那恐怕不能让江公子如意了。”真是出了狼群又入虎口,夏叶直接转身要走,却被十几个仆人拦住了。

    “把她带下去好好看住。”江哲吩咐道。

    夏叶根本不是这个仆人的对手,反抗了几下便被压了下去。

    江哲笑着冲夏叶挥了挥手,脸上尽是得意,在这岷州还真没有他江哲得不到的女人!

    飞仙楼。

    “冯堂主,宫主怎么样了?”红樱担心的看着从巡抚府回来的冯七。

    陌上也担心的看着在旁边看着冯七。

    冯七摇摇头,一脸无奈道:“我已经给那个江巡抚送去了两箱珠宝,可是那个江巡抚贪得无厌,说宫主证据确凿,明日午时要枭首示众,连面都不肯让我见。”

    “啊?”红樱震惊的看了眼陌上,宫主要被枭首示众,这可是大事!“我马上修书给云宫,请掌使赶快来解救宫主。”

    “对对对!”陌上着急的花枝乱颤:“赶快给掌使写信!”

    冯七眼神慌乱,立刻拦住了红樱:“等到你现在修书早就晚了,还好我已经让人给云宫去信了。”

    “太好了!”红樱高兴道:“那明天她们一定可以赶来救宫主了。”

    “那我们现在就在这里坐着干等着吗?”陌上捉急的挥着羽毛扇:“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必须还要再想个万全之策!”

    “我再派人拿几箱珠宝去巡抚府,都说这个江向天贪财,看能不能在他那里做突破。”冯七自动提议道。

    陌上看着冯七,然后郑重的点点头:“好,有劳冯堂主快去办了!”

    冯七走后,陌上看着红樱道:“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照顾好酒楼,只有这样我们才有钱去救叶子。”陌上一改当初吊儿郎当的模样,开始调兵遣将道:“如果掌使明天赶不来,我们就做好劫法场的准备。”

    “好!”红樱点点头。

    夜幕开始悄悄垂临,有的人已经酣然大睡,而有的人却注定彻夜难眠。

    陌上在雅间里紧张的研究着什么,红樱则在楼下看着哗哗进账的银子。

    冯堂主已经在这里拿了三次银子了,可是江巡抚那里还是不肯松手,红樱还是有些焦急起来,看了看外面黑透的天色,祈祷明天云宫掌使能够赶来。

    别苑。

    夏叶被堵着嘴,绑手绑脚的丢在床上,因为时间太长,她的手脚基本上已经麻木了,她用舌头废了好大的劲,才把塞在嘴里的白布吐出来。

    整个嘴巴感觉都要肿了,活动了一下嘴巴,打量了一下屋子,她才不要任人宰割。

    按照剧情来说,她现在应该自救才对,夏叶看到桌子上有茶杯,于是准备磨叽过去,打翻茶杯,然后割断绳子逃跑。

    夏叶憋足一口气,往前挪了一下,然后用力一翻身“砰”的从床上掉了下来。

    “咝…”夏叶痛的一咧嘴,但是现在根本顾不上那么多,她继续往前像虫子一样挪动,结果挪了还不到一步远,她就已经筋疲力尽了。

    夏叶试着在地上滚动,没想到还真管用,用力一滚,她就离桌子近了不少,再用力一滚…

    等她正面朝上的时候,却看到江哲正低着头看她:“你在干什么?”

    糟糕!夏叶看了眼桌子的距离,竟然滚偏滚到门口了。

    “就知道你不会老实!”江哲扛起夏叶,把门关上后,直接把她丢在了床上。

    “汪汪…”夏叶呲着牙吓唬道:“你别过来,我会咬人的!”

    江哲“噗嗤”笑出声:“你这样子还真像本公子的那条将军。”说完饶有兴趣的盯着夏叶:“我倒想看看你是怎么咬本公子的?”

    这再顽劣刚硬的女人,只要睡过了就会乖乖的听话了,他今天就是打算要征服夏叶这头小野马!

    “啊啊哦…啊啊哦…”夏叶看着走过来的江哲,身体往角落挪了挪,然后唱起了忐忑。

    果然有效,江哲看着突然发神经的夏叶愣在哪里,过了一会突然笑着走到床边坐下:“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唬住我了吗?”

    夏叶嘴里还唱着忐忑,现在她手脚被束缚着,根本一点反抗的余力都没有,见江哲不为她的忐忑所动,一边笑一边脱鞋子,她突然收声看着坐在床边的江哲。

    江哲这次似乎不为夏叶的反常所动,脱掉鞋子后,直接把床幔也放了下来。

    夏叶感觉心在扑通扑通的乱跳,但是表面依然淡定的看着江哲:“是男人的话你敢不敢放开我,咱们单挑?我输了的话,绝不再反抗。”

    经过上次救狗的事情,江哲救看出来她似乎会两下子,他才不会上当呢!:“我为什么要和你单挑?至于本公子是不是男人,你待会不就知道了?”从进门开始江哲嘴边就一直挂着笑,这一点恐怕连江哲都没有发现。

    见江哲不为她的激将法所动,夏叶才开始狼狈的大叫道:“救命啊…救命啊…”然后被绑住的双腿像美人鱼尾巴一样来回摆动着吓唬江哲。

    “叫吧!这里不是巡抚府,只是一个僻静的别苑,你就是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的。”江哲呵呵笑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