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到了城门口,夏叶深吸一口气,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淡定!

    “你说这守城门的破差事,没油水不说,就连正月十五都不能回家陪老婆孩子。”一个守城门的官兵抱怨道。

    “小心隔墙有耳!”另一个官兵显得很谨慎道:“你没听说大牢里跑了个和山匪私通的犯人?当然要让哥几个日夜严守城门了。”

    “大牢是跑了个重要的犯人,可是最后还不是苦了我们这些小兵小卒,那些大老爷都回家睡觉去了。”另一个还在抱怨的官兵说完打了个哈欠。

    “谁让咱们干的就是这个差事呢!”

    门口守城官兵的话,被夏叶全部收进了耳朵里,夏叶咳了声朝城门走过去。

    两个士兵立刻精神起来,看着夏叶和陌上:“你们是干什么?大半夜还出门?”

    “两位官爷好。”夏叶弓着身子笑了笑:“小人是来岷州城做生意的,老家有急事,我们得回去一趟,这是我夫人。”夏叶拉过身后的陌上道。

    另一个官兵拿起一张画像在夏叶和陌上脸上比划了一下,另一个官兵也立刻凑过来。

    “你看这个女人和画上的像不像?”拿着画像的士兵指了指陌上问。

    另一个士兵看了看画像又看了眼陌上,点点头:“是有那么一点像。”

    画像上明明画的是夏叶,这两个官兵却说像陌上,分明就是想勒索一点钱财,夏叶偷偷在陌上背后拧了一下。

    陌上吃痛的看了眼夏叶,然后立刻意会,扭捏着身段朝两位官爷走去,然后细着嗓子道:“不知道官爷在说什么像奴家呢,奴家可是本分的人家,官爷可别吓奴家。”说完见两位官爷无动于衷,还在研究画像,陌上清了清嗓子:“呦,这大晚上两位官爷守城门恪尽职守,真是辛苦辛苦!”

    陌上说完肉疼的从钱袋里拿出两锭银子塞到官爷的手里:“两位官爷通融通融,奴家和相公还急着回老家,可不知道这画像是什么。”

    两位官爷看了眼手里的银子,一脸正经道:“嗯,仔细看看好像也不是很像。”

    一个官兵说完,另一个也符合道:“看来确实不是。”

    “行啦,赶紧走吧!”收了钱后,两个官兵不耐烦的催促道。

    “谢两位官爷。”夏叶说完挽着陌上的手臂,忐忑的出了城门。

    临走陌上还风情万种的挥了挥手绢,引得两个守城的官兵直接目送她们出了城。

    “还别说那个娘们还真是有味!”刚刚还在抱怨的那个官兵用牙咬了咬银子,然后装进口袋里对另外一个官兵道。

    另一个官兵淫笑一声,那着银子在衣服上蹭了蹭:“关键今晚也算没白守城门。”

    出了城门,夏叶一脚踹在了陌上的臀部:“你刚刚想死啊!”

    “怎么啦!”陌上幽怨的小眼神看着夏叶。

    夏叶白了陌上一眼没有理他,刚才出城门的时候,陌上这家伙居然还挥手绢,引得他们一直目送她们出城门,她真怕露馅了。

    “我的两锭银子!”陌上看了看钱袋,心疼的撇撇嘴,然后又抬起头问夏叶:“现在我们去哪里啊?”

    现在当真是姜国之大,快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了,她记得那位老者说过,娘曾经在殇国出现过踪迹,既然姜国她待不下去了,不如干脆去殇国算了。

    “带你出国玩去不去?”夏叶斜睨了一眼陌上问。

    这次出来他能够出来云宫,到别的地方玩就已经很开心了,现在听说夏叶还要带他出国,他简直开心的起飞了!

    “当然要去!”陌上重重的点点头。

    夏叶把绘布图拿出来看了下,现在殇国有两个产业点,一个在殇国边境里面一点,另一个却是在殇国中间位置。

    真是奇怪,这两个产业点居然离这么远?不过没关系,至少她到了殇国也不会被饿死。

    殇国在姜国的西南位置,从这里出发大概也要走个几日,夏叶有点担心的看了眼陌上:“此去殇国少说也要几日的路程,你这娇贵的玉足能走路吗?”

    “当然…不能!”陌上一听要走几日的路程,整个人立刻服软了,就在他愁眉苦脸的时候,一辆马车从城里走出来。

    “两位这是要去哪里?”车夫大叔热情的问。

    “我们要去很远的地方,你这马车走吗?”夏叶没有直接说明去哪里,只是先问了句。

    车夫大叔好像很不屑夏叶问他这样的问题,一脸傲娇的拍了拍他的马车:“我这辆马车,别的不说,殇国,大凉,北漠,以及周围的小国,只要你能说出名的,我哪里都去过!”

    太好了!夏叶笑了笑:“那好,大叔,我们要去殇国。”

    “上来吧!”车夫大叔下来,从里面拿了个板凳放到地上。

    夏叶和陌上做到轿子里以后,大叔挥鞭抽了下马:“坐稳了!”

    “真是天怜美色,我刚说了不能走,就有一辆马车从城里过来了。”陌上自恋的说着。

    有了马车,此去殇国就快多了,最多两日就能到了,夏叶转了转手上的戒指,心里突然觉得既沉重又复杂。

    虽然车夫大叔很傲娇,但是驾车技术也不是盖的,本来夏叶估算两日可以到,结果除了吃饭的时间,大叔日夜兼程,仅用一日半便到了。

    为了感谢大叔夏叶特意还多付了一金给大叔,乐不可支的大叔心道这趟可来值了,收下钱后大叔好心的叮嘱了夏叶几句便驾马车离开。

    殇国。

    一个古老又庄严的城池上,提着殇国两个大字,进城前,夏叶特意买了两身殇国的男装,因为殇国和姜国的服装还是有些差异的。

    大叔刚刚也说了,现在是战乱年间,最好穿殇国的服装进城,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按理说殇国这个城池她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这次到来竟然还有种别样的情愫。

    夏叶感慨了一下,然后冲陌上招了招手:“进城!”

    陌上还在鼓捣着他的衣服,他一直觉得殇国的衣服没有姜国的华美,还是夏叶威胁他如果不换衣服就不带他进城,他才不情愿的换上衣服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