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今晚宫主就睡这件房间。”李俏指着一间最好的房间道,然后他住第二间,最后一间比较差的,自然就落到了夏叶头上。

    陌上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夏叶:“那个…我住不惯这样的房间,还是让叶兄来住吧。”

    夏叶看着陌上心道,算他还有点自知之明!

    “宫主怎么能睡那里呢,如果宫主睡不惯这间房间,属下愿意跟宫主对换。”李俏无不巴结道。

    “我就喜欢叶兄的那间房间!”陌上直接道。

    “那…既然这样,那就让叶兄住我的房间,我住宫主的房间。”

    这个李俏,真是一点便宜都不放过,陌上似乎也有点不耐烦了:“你睡叶兄的房间,我睡你的房间,叶兄睡我的房间。”整体对调了一下后,陌上径直朝第二个房间走去。

    夏叶冲李俏做了个鬼脸,然后回了第一间房间。

    感情最后一间房间,最后还是落在了他的头上?李俏挠挠头这样的结局,对他来说有点意外啊。

    殇国因为靠近西南部,所以温度比姜国要暖一些,晚上都不用炭炉了。

    第二天一早吃过饭李俏亲手做的饭,夏叶就和陌上直言要去下一个产业点,问他去不去?

    果然陌上这厮不舍的离开,犹豫了下,有些为难的看着夏叶:“人家还是比较喜欢这里。”

    “好,那你就留在这里和李俏一起经营俏佳人。”夏叶倒不勉强陌上一定要跟她去另外一个产业点。

    心里倒有点庆幸,难得他喜欢这里,肯留下来。

    “宫主,云宫有你的信。”李俏从外面回来,手里拿着信封。

    肯定是锦娘的信,夏叶习惯性的伸手去接,结果李俏直接把信给了陌上,还一脸奇怪的看了一眼夏叶。

    “咳…”才想到现在陌上才是宫主,夏叶突然有些吃味,用眼瞥了眼陌上。

    “那个…你去安排一辆马车,叶兄要离开这里了。”陌上吩咐李俏道。

    “是,属下这就去办!”

    见李俏走后,陌上赶紧乖乖的把信给了夏叶。

    夏叶接过信封,先放到了袖子里。

    等李俏找来马车,夏叶跟陌上告别后,才上了马车。

    上了马车后,夏叶把那封信拿了出来:

    小姐,你在外面怎么样了?锦娘很担心小姐,云宫一切都好,另外这是你的宫主令牌,掌使怕你在外不方便,特意让我把令牌一同寄给小姐。

    锦娘一切都好,小姐勿念!

    夏叶把信封里的令牌装好,看着上面的字迹,夏叶突然就哭了出来,她何尝不想锦娘,只是她现在四处颠沛流离,留在云宫才是对锦娘最好的安排。

    马车没有走很快,差不多下午才到了绘布图中提示的地方。

    夏叶给车夫看了上面的位置,因为夏叶也看不懂,车夫看后直接把她拉到了这里。

    下了轿子,眼前的繁荣和莆田道如同天上地下:“这是哪里?”

    “这里就是咸阳,公子不是就要来这里吗?”车夫问了句。

    绘布图中这个位置原来是咸阳,夏叶点点头,付了马车钱。

    没有陌上在一旁,来到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夏叶还真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根据图中路线的描述,如果没错的话,穿过这个街道后面,就是产业点了。

    车水马龙的咸阳,就连服饰都变的华美了一些,夏叶沿着路线走了一会,仔细的看着门口的牌匾,也许在殇国,她们是不用这个标记的,因为那个俏美人的牌匾上都没有,也许是她没有看到。

    就在夏叶猜测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急促的声音。

    “让一让,让一让…”

    声音从她后面传来,她转身看到两个伙计正推着一车还未染色的白布匹。

    夏叶侧身让了让,两个伙计推着白布匹,停在了前面一个布庄。

    “赶快把这些布匹送进去。”一个老伯出来催促两个伙计道。

    “这些布匹要的急,你们要是怠慢了,整个布庄都吃不了兜着走!”老伯显得很着急,一个劲的催促着。

    夏叶走过去,看了眼布庄的牌匾,新河布庄,清晰的印记在牌匾的右下角。

    就是这里没错了!夏叶欣喜的想要进去,突然想到什么,然后走到推车前,扛起了一匹白布才往里面进。

    “这位公子,你这是?”老伯拦住夏叶问。

    “布庄可还招伙计?”夏叶扛着布匹,尽量显出不吃力的表情。

    “这…”老伯看了看夏叶的小身板:“布庄的伙计可是很累的,不是你这种小身板能干的。”

    夏叶走下去,又抱起一匹布匹扛在肩上:“老伯不要看我个子小,我浑身还是很有力气的!”

    其实夏叶已经累的两腿打颤了,毕竟这布匹看起来不大,但是却很重,想身体高大的伙计一次才扛一匹了,她能扛起来两匹已经是不错了。

    见夏叶小小个子,力气却不小,而且现在布庄正是用人的时候,吕平素思辰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好吧,跟我来吧!”

    要是这个老伯再晚答应一会,夏叶就要把这两个布匹丢在地上了,简直太沉了!

    夏叶赶紧把布匹从肩上卸下来,瞬间感觉她被压矮了一大截。

    “这是契约,你看看。”吕平素把一张纸递给夏叶看了看,然后又道:“不要叫我老伯,我是这布庄的管家,叫我吕伯。”

    “是,吕伯。”

    居然要一次签三年的时间,夏叶看了看合同,其他的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一次签三年的时间,违约五百金,这个有点难办了。

    “有什么问题吗?”吕平素看着夏叶问。

    夏叶咬了咬嘴唇,她来主要就是为了找到她娘,只要等见到布庄老板或者殇国的堂主,一切就可以解释清楚了,想到这里,夏叶摇摇头:“没问题。”唰唰在纸上签了名字,然后跟着吕伯进了布庄。

    因为夏叶这个名字太过女性化,她又不知道殇国有没有夏的姓氏,于是在刚才的契约纸上,夏叶签的名字是“李业。”

    李字同李俏同姓,至少在殇国还是有的,业则是叶的同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