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进到布庄里面还是很大的,后院的竹架上搭晒着各种颜色的布匹,东边一间库房是染布料的染缸,西边一间库房是堆放布料的。

    吕平素指了指竹架上的染布:“看天色,恐怕有一场雨要来,你先把这里染好的布都收了,然后再过来找我。”

    夏叶看了看差不多十几架染布,心道这完全是小意思,于是满口答应了下来。

    天色阴蒙蒙的,确实像是暴风雨要来临的预兆,夏叶挽起袖子准备开始收布。

    长长的染布,她先从一头扯起,然后慢慢的往下拉,在一层层的卷,因为竹架承重有限,所有往下拉布的时候要掌握住技巧,夏叶刚开始不知道,险些把竹架拉倒了。

    天啦噜!这简直太难弄了,刚弄下来一匹布夏叶就感觉筋疲力竭了,锤下酸胀的腰,看着剩下的十几匹布。

    布匹的颜色都是一律的灰青色,按理说马上要开春了,布庄应该多染一些鲜亮的布匹,这样才有的卖。

    为什么都是这种灰青色的颜色呢?夏叶想了想,还是继续收布,天空乌云密布,越来越阴沉,空气中甚至都能闻到一股湿气。

    其他的仆人都已经纷纷收拾好了自己手中的活计躲回了房间,夏叶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见没人来帮忙,她也不好叫谁来帮她。

    收布多了,手下自然也熟悉了一些,比刚才快了一点,收了三匹布下来,夏叶已经开始出汗,大致数了数,还有九匹布没有收。

    天空一道惊雷而过,夏叶手下更慌了起来,待会收不完布,肯定要被赶出布庄了。

    一个急匆匆回府的少年,在经过夏叶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小兄弟,要不要帮忙?”

    夏叶看了眼脸色清秀的男子:“你要帮我?”

    男子点点头:“嗯。”

    “好啊。”夏叶感激的看了眼那个男子,刚才还无限悲凉的心情好了一点。

    男子很瘦弱,竟和夏叶的身高差不多,有了他的帮忙,夏叶收布的速度快了起来。

    男子虽然瘦弱,但是好像对收布很有技巧,他在一旁用竹竿挑起布匹,让夏叶收布的时候不用再费那么多力气。

    天空又是一道闪电,整个暗下的天空被瞬间照亮,细细的雨滴开始从空而降,夏叶抱着最后一匹布进了西库。

    “好险,还好只是淋了一点点雨。”夏叶抱着最后一匹布,拍了拍上面的雨珠:“今天真是谢谢你。”夏叶看着男子道。

    “没事。”男子笑了笑问:“小兄弟是新来的吧?”

    夏叶点点头:“嗯,我叫夏…”夏叶的夏字还没说出来,她立刻打住了,一时激动顿了下差点没咬到舌头:“我叫李业!”

    “我叫金丙。”男子看了眼外面的雨,越下越急促:“小兄弟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我住在北面最后一间房。”

    金丙指了指库房的最后一间房子道,然后趁着雨不算大,赶紧回了房间。

    夏叶才想起来,刚才那个吕伯说等她收完布让她去找他,放下手里的布匹,夏叶用手遮在头顶跑了过去。

    “吕伯。”见坐在前院的吕伯快要睡着了,夏叶轻轻唤了一声!

    吕素平打了个瞌睡,被夏叶叫醒后,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水:“布收完了?”

    “嗯。”夏叶点点头。

    “没有被雨淋了吧?”吕素平起身走到柜台那里问。

    “没有。”夏叶摇摇头。

    吕素平看了眼夏叶,眼里颇为赞赏,然后从柜台里拿出来一个腰牌交给夏叶:“这是你的腰牌,西库的最后一间房还有一床空铺,那就是你的房间了。”

    “还有,这是你的衣服,明天甄嫂会过去教你在染布。”吕伯说完,又拿出一身和金丙一样的衣服。

    好有规矩和制度的布庄,没想到她的产业下,还有这么高大上的布庄。

    夏叶接过衣服和木牌,木牌上面写着“丁”字,把木牌挂在腰间后,夏叶便准备回吕伯说的那个房间,她记得刚才帮她收染布的金丙就是住那个房间吧?

    雨越下越急,夏叶现在前院的门檐下,不知道怎么过去,如果就这样跑到后院,恐怕她浑身都要湿透了。

    “跟我走吧。”

    吕伯突然出现在夏叶身后,手里拿着油布伞:“正好我也要去勘察库房,这么大的雨,送你过去吧。”

    一开始夏叶还觉得这个老伯有点狐假虎威的感觉,现在倒觉得还蛮不错的:“多谢吕伯。”夏叶和吕伯同打一把伞,到了后院,夏叶便准备回房间了。

    她眼尖的看到吕伯的左肩膀湿了一大块,心里突然莫名的感动了一下,见吕伯没有说什么,她也只好回房间了,但是心里对这位老伯的好感是剧增。

    原谅她被人暖一下就高热,冷一下就冰冷,谁让她这一生爱憎分明不讨巧。

    推开房间,里面十几个仆人在各自坐着什么,夏叶一眼就看到了金丙:“嗨!”夏叶赶紧走过去,打了声招呼。

    “李业?”金丙坐在一个铺前,脚下泡着热水:“你被分到这间房了?”

    “嗯。”夏叶抱着衣服点点头,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有个可以说话的人真好。

    金丙以为夏叶已经分好房了,原来还没有分房:“那可真是巧了,就剩我旁边这个铺子没人睡。”金丙说完把铺子上他的东西拿开。

    “是吗?真是太巧了!”夏叶赶紧走过去,准备把衣服放到铺子上,结果却不小心踢到了对面一个人的脚盆,他脚盆里的水一下溅了些出来,打湿了夏叶的鞋子。

    “对不起对不起。”顾不得被打湿的鞋子,夏叶赶紧道歉。

    男子似乎并不领情夏叶的道歉,用脚踢了些水到夏叶的身上:“新来的,走路不长眼睛啊?”

    夏叶看着吃的五大三粗,一个顶她俩的男子,心里突然很委屈,过道本来就不大,谁让他把脚盆放这么养外了,再说了她又不是故意的。

    “瞪什么瞪?不服气啊?”男子看着夏叶,一脸的不爽,说完这话的时候,对面一铺子的男子都站起来看着夏叶。

    而她这一列铺子的人,却都像什么也没看到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