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辉哥辉哥,他新来的不懂事,辉哥别跟他一般见识。”金丙笑呵呵的拉住一脸气不愤的夏叶:“还不快给辉哥道歉。”

    道歉?凭什么我要跟他道歉,夏叶扫了眼对面铺子的那些男子,真是一群恶霸,都是来布庄做仆人的,有什么好厉害的?

    夏叶没打算服软,也没打算硬碰硬,毕竟她刚来布庄,闹出什么事情也不好,夏叶没说话直接转身走到了她铺子那里坐下。

    “嘿,你这个臭小子,居然敢给我们辉哥脸色看?”

    “兄弟们,教训一下他!”

    对面铺子的男子握了握拳,准备群殴夏叶,夏叶放下衣服,心里虽然有点害怕,但是骨头却不能软,她刚刚已经道歉了,是他不讲理在先的。

    “辉哥,给兄弟一个面子。”金丙往闫辉手里塞了点东西道:“给兄弟们买点酒喝,兄弟们都消消气,别跟他一个不懂事的家伙一般见识。”

    闫辉掂了掂手里的钱,然后指着夏叶:“今天看在金丙的面子上我不动你,下次你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没想到一来就招惹了这么一个布庄恶霸,夏叶有点愧疚的看了一眼金丙,他也是来布庄做工人的,刚刚居然替她拿那么多钱给王辉。

    还好她把陌上的钱袋都带来了,等找时间她就把钱还给他。

    五更十分,天色还没大亮,所有的人都起床做工了,夏叶揉了揉眼,她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屋子里的鼾声此起彼伏,还好趁着黑夜换上了布庄仆人的衣服。

    夏叶用凉水洗了下脸,整个人才精神了不少,稍微整理了下额头的碎发,夏叶便跟着他们一起出去做工了。

    在过过道的时候,有个人故意用肩膀撞了她一下,她知道那是昨晚闫辉的人,夏叶捂着疼痛的肩膀,却也没有吭声。

    “我今天要去运布,你先在这里等会吧,你新来的待会甄嫂应该会来找你。”出了房间金丙对夏叶说道。

    夏叶感激的看了眼金丙:“嗯,我知道了。”

    金丙走后,夏叶看着还有些潮湿的地面,想必昨晚的大雨一定下了一夜。

    下过雨后的天气有些干冷,夏叶抱着瘦小的身子等在后院的库房那里。

    一个打扮干练和锦娘年纪相仿的妇女朝夏叶走来:“你就是昨天新来的?”

    “是,我叫李业。”夏叶点点头问:“你是甄嫂?”

    “嗯。”甄嫂打量了一下夏叶的小身板:“你这身板能干的了布庄的活计吗?”

    “甄嫂不要看我瘦弱,却是有一把子的好力气呢。”夏叶立刻毛遂自荐。

    说不定他身板小却和那个金丙一样,有把子力气,再说了,平素也不会乱招一些没力气的人进布庄:“行吧,那你跟我来吧。”

    夏叶跟着甄嫂进了东库房,里面几十个染缸和工人都在忙碌着。

    “今天就先教你如何染布。”甄嫂带着夏叶来到一个染缸前:“这里面是差不多要染好的染布,看染布最后的沉淀色,就知道这匹布染的合不合格。”

    “嗯。”夏叶仔细的听着。

    甄嫂又带她来到一个染缸前,染缸前的工人用木棍在染缸里有规矩的搅动着。

    “染布是个力气活,没有一把子好力气是染不出好布料的。”甄嫂说完又带她到了一个空染缸前,顺手扯起一旁的一匹还未染过的白布,一层一层的放在染缸里,每一层都是同样的宽度。

    夏叶不仅惊叹,甄嫂竟然能在染缸里掌握的这么准确,要知道染缸里的染料要比普通的水,浓度要稠。

    一匹布放了一半的时候,甄嫂让夏叶来试试手感。

    “我可以吗?”夏叶不确定的问。

    “谁都是从不会到会,然后再熟能生巧的。”甄嫂笑着把布匹交到夏叶手里。

    夏叶有点紧张的拿着手里的布,然后学着刚刚甄嫂的样子,往染缸里一层层的放布。

    结果她放的布不是多出来一块就是少了一块,根本不整齐,夏叶有点紧张的看着染缸和手里的布,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了。

    “你这方法不对。”甄嫂把着夏叶的手指点着她:“收布和放布,力道要一致,并且要快,不能放一下看一眼,这样布就会滑开。”

    没想到她身上穿的这些华丽的衣服,在染色前还要这么讲究,夏叶深吸一口气开始慢慢尝试。

    经过甄嫂的指点,比刚才要好很多了,至少可以放三四次不出错,偶尔出一下再赶紧调整回来。

    等夏叶放完布匹,人家两布匹都要放完了。

    “嗯,掌握的不错的,接下来就是要慢慢加快速度,如果人人都像你这个速度,咱们布庄怕是要关门了。”甄嫂说完拿起一旁的木棍放进染缸里,有规律的顺时针搅动着。

    夏叶见这个简单便急着要学,甄嫂把木棍交给夏叶:“你转下我看看。”

    夏叶握着木棍开始转动,她刚刚看甄嫂转的时候,好像不费力气一样,怎么到她这里就这么沉了?夏叶不仅皱着眉头转了两下。

    甄嫂摇摇头:“你的方法不对。”

    不对吗?刚刚看甄嫂就是这么转的啊?夏叶挠挠头,虚心的接受甄嫂的指点。

    “我刚刚转的是染缸里的染料,然后带动染缸里的布匹,你则是直接转动布匹,不重才怪。”

    “原来是这样啊!”夏叶恍然大悟,重新开始转动,果然比刚才要轻了许多。

    “嗯,就是这样。”甄嫂点点头:“就这样来回顺时针转动,等染布颜色差不多上完色,再逆时针转动,最后用石头压住一炷香时间,再拿去外面晾晒。”

    夏叶应了声,然后转动着染缸里的布匹。

    甄嫂见夏叶已经基本掌握,差的就是多练习了,便去看了看其他工人的活计才离开东库。

    虽然搅动染料比布匹要轻松,但是光一匹布匹都多重了,再吸饱水更是重的不要不要的。

    转了一会,夏叶的额头就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再看其他工人,个个手臂上肌肉发达,可怜她一个女子要干和男子一样的活计。

    顺时针转完后,夏叶又开始逆时针转,而那些老工人都已经出了一匹布,又重新开始第二匹布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