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等夏叶逆时针转完,用石头压住染缸里面的布匹,其他的人第二匹布也弄好用石头压住了。

    正好也到了午饭时间,因为布庄没有食堂,所以夏叶打了饭学他们一样,找了个角落吃饭。

    等夏叶快吃完饭的时候,一个人坐在了她的旁边,是金丙。

    “金丙?你怎么现在才吃饭?”

    “我跟着他们去运布了,回来的晚些。”金丙端着一碗饭坐到夏叶旁边问:“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吃饭?”

    “我在这里除了你也不认识什么人。”夏叶吃了口饭道。

    金丙听到夏叶说的后,换了个话题:“怎么样?布庄的活计好干吗?”

    “甄嫂让我做染布,感觉还好吧。”夏叶一想到自己大半天都在搅染布,胳膊都要酸死了。

    “这个事情,熟能生巧慢慢的就好了。”金丙没再说话,只是吃着饭。

    “昨天谢谢你替我解围。”夏叶有些内疚的看着金丙道。

    “没事,辉哥在我们这些工人中属于老大那种,以后你看到他躲开便是了。”金丙提醒夏叶。

    老大?在布庄里,就连工人都开始拉帮结派了吗?夏叶不仅觉得这个布庄里面有一些不好的风气:“昨天你给了那个闫辉那么多钱,等我回去就还给你。”因为要做活计,夏叶把钱袋放在了铺子下,并没有把钱袋放在身上。

    “没事,能用钱化解的事情,就不要动手了,还有不要直呼闫辉的名字,在布庄除了老爷夫人,还有吕伯和甄嫂,差不多都要叫他辉哥。”金丙的态度就是,少说话多做事。

    “嗯,知道了。”夏叶很感激的看着金丙,庆幸自己初来布庄,还有个诚心的朋友。

    夏叶看到金丙腰上的木牌跟自己的好像不太一样,于是拿起看了一下,金丙的腰牌上刻的是个“丙”字。

    “怎么你的腰牌跟我的不一样?”夏叶想到金丙名字里有个丙字,难道是按照名字发的腰牌,可是她名字里没有丁啊?

    “你说这个啊?”金丙看了眼自己的腰牌:“这是等级腰牌,分别是甲,乙,丙,丁你是新来的所以腰牌是丁字,我在新河待了一年了,所以升了丙。”

    原来是这样啊,夏叶点点头问:“那昨天那个闫辉是什么等级?”

    “甲。”金丙只说了这一个字。

    “看来他应该是在布庄做了很多年了。”夏叶想,金丙做了一年才丙字,甲字岂不是更要在这里做了很久了。

    “哪有,他比我进布庄还晚一个月。”金丙否认了夏叶的想法。

    “比你还晚一个月?”那看来不是看在布庄的时间了,而是看平时对布庄的贡献,夏叶刚想再问些什么,突然想到染缸里的布匹,一炷香的时间到了。

    “糟了!”夏叶起身赶紧回到了东库。

    金丙吃了口饭愣在那里,看着一溜烟没影了的夏叶,好奇道:“怎么了吗?”

    等夏叶回到东库的时候,其他人已经把布匹晾晒了出去,夏叶也赶紧捞出布匹,准备晒出去。

    看布匹的颜色,虽然均匀但是和其他人的布匹相比,她的颜色显得略微深了那么一点点。

    夏叶端着盛布匹的木盆,走到搭晒布匹的院子,却愣在了那里,这么高的竹架,她要怎么把布匹晒上去呢?

    “李业。”

    吃完饭后的金丙不放心跟了过来,看着正在发愁的夏叶。

    “金丙,你怎么来了?”刚才没有说一声就离开了,夏叶有点不好意的看着金丙。

    “我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金丙看着夏叶木盆里的染布问:“是不是在发愁怎么搭晒上去?”

    夏叶一惊,这个金丙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吗?怎么什么都知道:“嗯。”夏叶有些尴尬的点点头。

    “我来教你。”金丙挽了挽袖子,然后拿起夏叶木盆里的染布,抓住两个边角,像是抛铅球一样,把染布抛了上去,染布的一头就搭在了竹架上。

    “把搭上的染布,从这里拉下来,然后再抛到这个上面再拉下来,直到布匹全部挂在竹架上就好了。”金丙告诉夏叶。

    这个金丙真是她的幸运星,总是在她困难的时候出现:“金丙,真的很谢谢你。”

    “金丙,走啦!”外面突然有人喊了一声。

    “大家都是朋友,互相帮忙是应该的。”金丙回应了外面一声,然后看了眼夏叶:“我要去运布了,晚上见。”

    夏叶冲他挥挥手,目送金丙离开后,她学着金丙教的法子,成功把布匹搭在了竹架上,成就感爆棚的夏叶,回去继续染第二匹布。

    到了晚上,夏叶回到住的地方,闫辉的人已经回到了房间,金丙还没有回来,夏叶捏了捏酸疼的肩膀,今天她一共染了两匹布,然后又把晾晒好的布匹收下放回了西库。

    其他人一天基本可以做四匹染布,而她做了两匹染布就感觉自己虚脱了,为了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夏叶回到房间,就躺在自己的铺子上歇着了。

    下意识的夏叶摸了摸铺子上她换下来的衣服,可是钱袋却没有了,夏叶忽然坐起来,把衣服搜了一遍,钱袋确实没有了,里面还有陌上送她的一个驱百毒的手环。

    夏叶看了看屋子里的人,闫辉的人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夏叶:“怎么啦臭小子,干嘛这么看我们?”

    一个男子抖了抖胳膊上的肌肉,充满挑衅的问。

    其他的人也都好笑的看着夏叶,在他们眼中,夏叶就像一个带把的小娘们,是他们男人的耻辱一样。

    “是不是你们拿了我的钱袋?”夏叶看了眼闫辉,然后又看了眼那些嘲笑她的男子。

    “什么钱袋?”闫辉脸上挂着一丝讥笑:“你有什么证据说我们拿你的钱袋?”

    “就是啊你有什么什么证据啊?”那些男子附和着。

    “除了你们还会有谁这么卑劣!”夏叶站起来生气的盯着他们

    “小兄弟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懂不懂?”闫辉站起来,低头俯视着夏叶。

    看着悬殊的身高,夏叶退后一步:“你们敢不敢让我翻你们的衣服?”

    “我们凭什么让你翻我们的衣服,你是这布庄的老爷吗?”闫辉轻蔑的看着夏叶,不知道吕素平那个老东西在哪里招来的这个娘们一样的男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