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辉哥,何必跟他那么多废话,让弟兄们教训一下他,他就老实了。”

    闫辉听到身后男子的话点点头,然后起身回到铺子。

    五六个男子凶神恶煞的朝夏叶走过来:“敢这么对我们辉哥说话,小子,我看你是皮痒痒了。”

    夏叶现在气头上,打不过也要打,这口恶气不出,要憋屈死她了。

    “哎哎哎…各位大哥。”金丙从外面回来就看到这一幕,赶紧进来拦在了夏叶前面:“各位大哥,这是怎么了?怎么生这么大气?”

    “这小子非说我们偷了他的钱袋,今天不给他点教训,他就不知道老实,金丙,你要识相就赶紧滚开!”

    还是刚才那个男子,从刚开始就一副非要教训夏叶不可的样子。

    “他说各位大哥偷了他的钱袋,各位大哥就偷了吗?大家都是在布庄活计的,伤了和气,到时候传到老爷那里都不好看。”金丙劝说道。

    “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吗?”为首的男子看着金丙一副不屑的表情:“你要是再多管闲事,小心我连你一起教训。”

    “金丙,这叫事情你不要管。”夏叶推开金丙,看着那个男子道:“既然你那么想教训我,敢不敢单挑?”

    “单挑?就凭你?”男子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我让你字只手。”

    夏叶眼底闪过一丝恨意:“好!如果我输了,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小弟,随便你们差遣,如果你输了,不仅要让我搜你们的衣服,你以后还要做我手底下的狗。”

    闫辉起身看着夏叶,感觉他完全就是说大话,起身走到男子那里:“龙彪,这个挑战接下了。”

    “是,辉哥。”被闫辉唤作龙彪的为首男子,嘿嘿一笑。

    “但是,我们要加个条件,如果你输了,不仅以后要任我们差遣,而且每天还要给我们舔脚趾头!”闫辉看着夏叶:“敢不敢?”

    “一言为定!”夏叶仰着脸不畏惧道。

    “李业。”金丙有些担心的看着夏叶,他这么小的身板,怎么可能打的过龙彪。

    夏叶投给金丙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跟着龙彪到院子中间单挑,所有人都看好戏的围在门口。

    “来吧。”龙彪一手放在背后,一手冲夏叶招招手。

    “呀!”夏叶握了握拳头,直接冲上去给了他胸口一拳,龙彪没有还手,纹丝不动站在那里看着夏叶笑嘻嘻道:“就这点力气还不够给我挠痒痒,现在我让了你一招,别说我以大欺小,接下来我就不客气了!”

    夏叶看着纹丝不动的龙彪,心瞬间凉了一半,她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他却说是在挠痒痒。

    龙彪扎着马步,快速向夏叶跑来,一脚就要踹在夏叶的肚子上。

    在龙彪跑过来的时候,夏叶甚至都感觉到地在晃动,看着突来么一脚,夏叶经过的躲开了,却没有躲过他随之而来的一拳。

    龙彪一拳结结实实锤子夏叶的后背上,夏叶直接被捶倒了在地,背后火辣辣的疼,让夏叶吸了口冷气。

    “起来,再来啊小子?”龙彪眼神轻佻的看着夏叶:“起不来的话,就赶紧把我的脚舔干净,说不定我会放了你。”

    其他闫辉的人,看到这一幕都笑了起来,金丙担心的看着夏叶,想要过来却被闫辉的人给拦下了。

    其他事不关己的人则是在看着热闹,有的人眼中对夏叶是同情,有的则是认为夏叶这是在自找苦吃。

    夏叶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见夏叶爬起来,龙彪不给夏叶喘息的机会,继续朝夏叶一拳挥来,夏叶一招防守,挡住了龙彪的一拳,但是却也后退了几步,小手臂的疼痛瞬间传遍了全身。

    龙彪没想到夏叶竟然结实的接下了他这一拳,不紧张有些傲慢,随后两拳急挥过来。

    夏叶知道硬碰硬不是他的对手,她突然想起来,以前和师傅闲谈的时候,他说过的一句话,她说如果对方力气太大,她打不过的话就学会以柔克刚。

    见龙彪一拳袭来,夏叶侧身的同时,抓住龙彪的手腕,不仅没有拦住他的一拳,反而顺着他出拳的力量拉过去。

    龙彪一拳打空,加上又被夏叶拉了一下,整个健壮的身子倒在了地上,起来的时候,鼻子磕破的血。

    龙彪抹了把鼻子上的血,满脸怒气的看着夏叶:“今天看我不杀了你这个臭小子!”

    夏叶现实躲着跑了几步,实在躲不过去,直接攻龙彪的下盘,可是龙彪的下盘太牢固,她根本奈何不了。

    又是一脚踢来,夏叶倒在地上,看着龙彪的一脚从她面前划过,就是这个机会,夏叶一脚揣在了此刻没有防守的下盘。

    龙彪吃痛的退了几步,坐在地上,夏叶这次也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一脚踢在了龙彪的脸上,龙彪突然伸手抓住夏叶的小腿,用力一拉,夏叶重重的摔在地上,一巴掌打在了夏叶的脸上。

    夏叶被打的眼冒金星,这丫的居然敢打她的脸,夏叶翻身踹了抓着她小腿的龙彪,爬起来后,整个人就像疯了一样,站到旁边一个倒过来的一个染缸上,一脚朝龙彪的头顶劈下来。

    还没来得及站起来的龙彪,被夏叶的一脚直接劈晕跪在地上,夏叶也因为气血上头,一下子没站稳从染缸上摔了下来。

    金丙看到这里,冲过来扶住了夏叶。

    闫辉和其他的弟兄则跑过去,扶起来已经晕厥的龙彪。

    “好你个臭小子,居然打伤了龙彪,兄弟们为龙彪报仇!”另一个男子扶着龙彪,说完后就要和其他弟兄冲过来,却被闫辉拦了下来。

    “愿赌服输!”

    “辉哥?”其他弟兄看闫辉走后,扶着龙彪也离开了,临走还恶狠狠的看了夏叶一眼。

    “怎么样李业?有没有事?”金丙看着夏叶嘴角有血迹,担心的问。

    夏叶感觉左边的脸,像是打了一剂麻药,没有了什么感觉,口齿不清道:“我没事。”

    金丙扶着夏叶回到房间,夏叶坐到铺子上,看着闫辉和其他人:“现在该你们愿赌服输的时候了,我要搜你们的衣服。”

    回到房间,夏叶才看到她的左半边脸已经肿起来了,整个人真是爹妈都认不出来了,但是还是倔强的看着闫辉道。

    闫辉摊摊手:“随便你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