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攻打北漠的事情我当然知道了,只是怎么要这么多的布匹?”夏叶看到金丙眼神奇怪的看着她,心里咯噔一下,她不是殇国人的事,可不能被任何人知道了。

    “这场仗不知道要打到何年何月,军队需要开春的布匹。”

    “怎么会打那么久?”殇国攻打北漠为的就是牵制住北漠,不要联合攻打姜国,怎么金丙会说打到何年何月这种话?

    “收复一个附属国你以为那么容易?”金丙起身,接过夏叶手里的碗:“这就不是咱们该操心的了,你还是好好染布吧,我去运布了。”

    夏叶愣在那里,一时有些懵了,殇国根本不是为了牵制北漠,让姜国可以全心攻打大凉,而是在利用姜国牵制大凉,侵吞北漠。

    夏叶隐隐约约觉得有个巨大的阴谋正在浮出水面,却又不确定那是什么……

    经过上次吕伯的事情,夏叶不知道这个甄嫂是不是故意在刁难她,别的染缸要是有什么问题,她都让她去帮人家做,或者拿什么东西,本来时间就不够用,要她做四匹布,还要让她跑来跑去。

    这不,一位她旁边染缸的伙计染料不够了,甄嫂又吩咐她去帮忙给人家拿。

    拿染料这种事情,都是自己做自己拿的好吗?这明显的就是针对她啊!可是谁叫人家是老爷夫人的表妹呢。

    夏叶也是听金丙说的,难怪这个甄嫂每天在布庄什么都不用做,还指挥这个指挥那个的。

    抱怨又有什么用,夏叶还是翻翻白眼去拿了,染料放在她住的房间的对面那间小仓库,夏叶从里面抱了一罐染料,准备回东库,却看到老板的夫人急匆匆的去西库了。

    按理说人家是布庄的夫人,去哪里根本不关她的事,可是夏叶偏偏在她的手腕上看到了陌上送她的手环,蝉圭。

    难道她的钱袋是被老板的夫人拿去的?夏叶放下盛着染料的罐子,悄悄跟了上去。

    躲在一旁的夏叶看到她进了西库后把门给关上后,见四处无人,赶紧溜了过去,她趴在门上往里面看了看,因为西库是放布料的地方,为了防止布料受潮,大门的和缝是很严谨的,根本看不到什么。

    不过为了通风良好,库房的四周都设有通风口,只是比较高。

    夏叶觉得夫人的行为有些奇怪,于是找了个比较容易攀爬的地方,准备透过通风口看一下。

    东库和西库中间有一个一臂宽的夹道,夏叶手脚撑着两边的墙壁,慢慢的往上面爬着,因为夏叶爬的那个位置,和通风口的位置有些偏差,她只好用脚撑住墙壁,把身体固定住,然后探着脖子往里面看。

    偌大的库房里,因为脖子有限,夏叶只看到中部位置,地下的位置还是看不清。

    就在她挣扎着准备继续往上蠕动的时候,几声香艳的声音,让夏叶身子一顿。

    双手用力扒住通风口,往里面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是臂力有限还是因为看到了不该看的,夏叶双手一滑,掉了下去。

    掉下去的夏叶毫发无伤,赶紧抱着染料罐跑回了东库。

    天啦噜!她刚刚看到了什么?苍天有眼,她刚刚不是故意看的,千万不要让她长鸡眼啊!

    “李业,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把染料拿过来。”甄嫂没好气道。

    回到库房的夏叶抱着染料罐愣了那里,听到甄嫂的声音赶紧跑过去,把染料罐交给了甄嫂,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染缸前,开始染布。

    但是她的心久久不能平复,甚至不敢想象,夫人居然会和那个闫辉搞在一起,那殇国的堂主岂不是自己养了绿帽子戴?

    回到房间后夏叶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件事情告诉金丙,难怪这个闫辉在布庄可以这么恶霸,原来是背后有人。

    “你看什么?”龙彪看着夏叶问。

    闫辉看了眼龙彪,然后看着夏叶:“臭小子,干嘛这种眼神看着我?”

    夏叶白了眼龙彪,没有回答闫辉的话,这种靠女人的男人,她简直看到就想吐,狗男女!

    “嘿!我们弟兄不教训你,你倒是还不看不惯我们弟兄了?”闫辉吃了颗花生米,好笑道。

    “也罢,今天你辉哥高兴,不跟你一般见识!”闫辉拍拍手上的花生米皮:“睡觉!”

    这些布料赶了好几天,据说后天就要运走了,这两天老爷和夫人来的也比较频繁,毕竟是朝廷要用的东西,他们自然不敢马虎。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现了夫人和闫辉的奸情,夏叶觉得每次只要夫人一来,她和闫辉两个人都在暗地传情。

    夏叶一直想找机会,却总是没有机会接近老板,她急于打探她娘的事情,所以打算今晚偷偷的溜进前院。

    所有的染布已经染好,并且加工成成衣,光成衣据估算都要二十几车,要去押送这些成衣去北漠边境的除了一些殇国官兵还有布庄的十几名伙计。

    被夜色掩盖后的布庄,夏叶灵活的飘荡到了前院,老爷和夫人住的房间里面还燃着烛火。

    夏叶靠近那个房间,透过窗纸看了一眼,里面只有夫人一个人在那里睡着。

    布庄的老板呢?夏叶好奇的跑到隔壁另一间房间,这一间是书房,她透过窗纸又看了一眼,老板在里面不知道看些什么。

    夏叶看了下四周,确定没有人后才推门进去,进屋后顺手把门关上了。

    “你是谁?”屋子里坐着的人明显看到夏叶后吓了一跳,看到夏叶穿着布庄的仆人衣服后,又冷静了下来:“你是谁?半夜来我书房做什么?”

    夏叶没多说话直接把腰间的令牌拿了出来。

    赵自庸看到夏叶手里的令牌后,立刻起身朝夏叶行了跪拜之礼:“属下赵自庸,见过宫主!”

    “不必多礼!”夏叶一秒恢复严肃的神态看着赵自庸:“我这次来殇国属于保密计划。”

    “宫主先坐。”赵自庸请夏叶坐到一旁的椅子上,亲自奉了茶水:“不知道宫主万里迢迢来殇国所谓何事?”

    “此时来殇国主要是为了打探我娘的事情,不知道赵堂主可知道我娘的下落?”夏叶开门见山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