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192章 多行不义必自毙
    “上任宫主?”此事非同小可,赵自庸严肃道:“前几年,曾有人在咸阳见过宫主的身影,属下把打探的消息派人送回了云宫,但是此后就没有人再见过宫主了。”

    夏叶原本以为来到殇国能有几分收获,没想到还是和那位老者说的一样。

    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不知道她娘还在不在殇国:“那你知不知道殇国军队要这么多布匹干什么?”

    “属下略有耳闻,听说攻打北漠恐怕到开春这仗也打不完,所以提前筹集军需物资。”

    不可能只是这么简单,如果殇国只是为了和姜国友好相处,随便派一点兵去骚扰北漠边境就可以了,根本用不着耗费十万兵力,还筹集军需物资准备长期打仗。

    既然在这里打听不到有用的信息,夏叶也不打算多逗留以免引起别人的怀疑:“明日押送成衣的时候,赵堂主记得把我列到名单中。”

    “宫主要去北漠边境?”赵自庸紧张的问。

    “嗯。”夏叶想,也许所有的问题只有去了,才能知道答案。

    “现在边境硝烟四起,宫主万万不可去那么危险的地方。”赵自庸阻拦道。

    “我决定的事情,赵堂主就不要再说了。”夏叶走到门口又想起来什么,转身看着赵自庸:“赵堂主可否把你夫人手上戴的手环拿来还给我?”

    “夫人的手环?”赵自庸一时没明白过来。

    可惜这么一个有经商头脑,把布庄开的这么大的赵堂主,居然浑然不知道他夫人已经给他戴了绿帽子的事情。

    为了不再让这个耿直的赵堂主蒙在鼓里,夏叶残忍的说出了实情:“闫辉偷了我的钱袋,里面有我的一个手环,我前两日见戴在你夫人手上。”

    思来想去,夏叶还是没有说的太直白,但是看赵自庸的脸色,应该已经猜到了。

    “属下这就去把手环给宫主拿来。”赵自庸退下后,夏叶坐在书房里等着,顺便打量了一下书房。

    能够独自在异国经营起这么大的一个布庄,也是一个奇才,夏叶不经意撇了眼桌子上的书籍,四书五经?

    闲暇时还会研读四书五经,看来这个赵自庸,也不自庸嘛。

    在书房等着的夏叶听到隔壁传来女人的尖叫和哭喊声,她不觉得同情,毕竟多行不义必自毙。

    “宫主,你的手环。”赵自庸脸色难堪的从隔壁过来,把手环交给了夏叶。

    “赶走闫辉后,赵堂主可要好好的斟酌一下,他的位置该是谁坐,那个叫金丙的看起来还不错,我在这里给宫主提个建议。”虽然她是宫主但是如果直接下命令一定会让赵自庸不舒服,所以她只能在旁边提醒一句。

    明天就要跟着押送成衣的车队走了,她要尽可能还了金丙的人情。

    “是,宫主。”赵自庸拱拱手,又拿出一个钱袋交给夏叶:“既然宫主执意要去北漠边境,这些钱财你拿着,路上也好照应。”

    夏叶没有客气,直接接过了钱袋,出门在外,没钱确实难办,何况她还欠着金丙的钱呢。

    又悄悄回到后院的夏叶,直接回了房间,金丙已经运布回来了。

    “李业,你去哪里了?”平常金丙回来的时候,夏叶都在房间,这次回来发现夏叶不在,所以有些好奇的问。

    “我去茅房了。”夏叶回到她的铺子上,然后从钱袋拿出一金交给金丙。

    “李业,你这是哪来的这么多钱?”金丙看着手里足足一金惊讶的问。

    “反正不是抢的,你就收下吧,这是我欠你的。”夏叶笑了笑道。

    金丙一听又把金子赶紧还给了夏叶:“你哪里欠我这么多。”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夏叶又重新把金子交给金丙:“收下吧!”

    “这钱不是你抢的,那一定是你偷的!”闫辉一把抢过去夏叶的钱袋,看了看里面的钱。

    “居然有五十金,你一个新来的工人,一会的功夫,哪里得来这么多钱,上茅房拉金子去了?”

    其他的人一听也赶紧围过来,都认定夏叶这钱是偷来的。

    “辉哥,这小子偷钱,不如把这件事告诉给老爷和夫人,把他扭送到衙门。”龙彪不敢直视夏叶的眼睛,只是在一旁煽风点火。

    “你傻啊!”闫辉拍了下龙彪的脑袋,这个龙彪,自从被这个臭小子踢了一脚后,好像脑袋不灵活了。

    “既然是你偷的,我就先替你拿着,明天再交给老爷处理。”闫辉把钱袋收到自己的怀里道。

    “李业。”金丙看了眼夏叶,然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站起来替夏叶打抱不平道:“辉哥,你有什么证据说这钱是李业偷的,也许是老爷让他做了什么事,给的奖励呢。”

    “就他?”闫辉笑道:“谁会有事情找他做?再说了做什么事情能奖励五十金?”

    “金丙,不必跟这种龌龊的人讲道理,他先是偷我的钱袋,又是明抢我的钱袋,自然会有王法处置他的。”夏叶不温不燥道。

    闫辉明显不屑的看着夏叶:“在这里,我就是王法!”

    “是吗?”

    门突然被人推开,吕伯带着十几个家丁冲了进来。

    夏叶看着愣着的闫辉,笑道:“你的王法来了!”

    “吕伯。”闫辉把钱袋在怀里放好,然后走过去笑道:“我们大家伙在开玩笑呢。”

    “是啊吕伯,我们哥几个特别喜欢这个新来的,聊的很投机呢。”龙彪和其他几个附和道。

    闫辉看着肿着脸的吕伯,弱弱的问了句:“吕伯这么晚了带着这些家丁,是要干什么?”

    吕伯斜睨了闫辉一眼:“带走!”

    几个家丁立刻把闫辉压住,其中一个家丁从闫辉怀里掏出来夏叶的钱袋,恭敬的交到夏叶的手里。

    “吕伯,你这是做什么?”闫辉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懵了的问。

    “哼!我做什么,要看看你做了什么才对。”吕素平说完便离开了房间,其他的家丁也压着闫辉也离开了房间。

    这一切在龙彪和其他兄弟眼中都是夏叶捣的鬼,他们都惊恐的看着夏叶,再也没了刚才的气势,一个两个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金丙也有些好奇的问。

    “恶人被制裁了,还能有怎么回事。”夏叶铺了铺被子,冲金丙打了个响指:“睡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