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以前就数那个闫辉鼾声大,这次没有了他,夏叶睡的隔在安稳,不知道那个赵自庸会如何处置她们这对狗男女,希望自求多福了!

    第二天到正午的时候,所有的成衣才装车完毕,一共二十二辆马车,每一车都装的满满的,夏叶也如愿进去了押送的名单。

    马车直接从咸阳出发,一路途径管道,三日后的午时准时抵达了殇国和北漠的边境。

    此时的北漠已经被殇国攻陷了六座城池,侵占了十三个县城,可以说是北漠的一半已经被殇国吞了。

    不知道楚承孝带领的军队和大凉在边境战的怎么样了,锦娘好久没来信了,大概是殇国比较远,信息网传递到殇国的信息比较慢吧。

    在到达边境,卸车的时候,夏叶偷偷换上了殇国士兵的衣服,溜进了军营,并没有跟那些布庄的活计离开。

    再一次女扮男装,金戈铁马,夏叶有点紧张,她担心碰到上次潜入殇国军队时的熟人,被认出来就糟了。

    这次夏叶没有乱跑,安静的在军队当十万大军中其中的一名,晚上吃饭的时候,夏叶特意提前看了一眼,火头营的主厨不是那个敲锣的大叔了,换了一个妇女,这下夏叶才敢安心的去吃饭。

    集体帐篷的宿营,夏叶选了个边角坐下靠着,因为连日打胜仗,军中的气势很高,吃过饭后,都在帐篷里聊天。

    “听说了没有,今天虎将军又带兵攻陷了一个县城。”

    “早听说了,小小年纪可真是一个领兵奇将。”

    “我还听说明日虎将军会带领一直队伍包围北漠的后方,前后夹击北漠。”

    “谁要是做了虎将军手底下的兵那可威风了。”

    夏叶在一旁静静的听他们说着,同时心里也在好奇他们口中的虎将军,是怎样的一个少年奇将。

    “等占领了北漠,我们殇国到时候就是第一大国了,我们的老婆孩子也能吃口白净的大米饭了。”

    “占领一个小国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的,这仗打胜的时候,不知道我还看不看的到。”

    “说这么丧气的话干嘛,还是赶紧睡吧。”

    “……”

    第二天天一亮,军中的队伍就被分成了三股作战。

    第一股还是面对北漠的正军。

    第二股就是虎将军带军突击北漠的后方,第三股是策应,在中间做维护,以防另外两股军队的不测。

    夏叶被分到了昨晚一直被那些士兵传为佳话的第二股的虎将军队中。

    那些将领在前面骑着马,他们这些小兵只能在后面大跑追赶。

    北漠唯一的特点就是沙漠多,北漠的后方其实就是一片大沙漠。

    虎将军让他们埋伏在一片比较高的黄沙那里,盯着敌人的一举一动。

    北漠大部分的兵力已经派到了边境,所以殇国料定北漠的后方一定是空虚没有防守的,到时候只要两头攻打,北漠一定手忙脚乱,方寸大乱。

    长此以往,北漠必定军心不稳,到时候占领北漠,指日可待!

    因为长时间趴在黄沙那里,所有士兵的身体几乎都被黄沙覆盖了一层,左右摆动不定的风向刮过,一丝黄沙钻进了夏叶的鼻子里,夏叶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同样趴在一旁的另一个士兵立刻扭头看了夏叶一眼,夏叶赶紧低下头不敢再动,生怕被头领发现,狠狠的骂她一顿。

    这一趴也不知道趴了多长时间,反正偏西的日头这会已经在头顶正中间了,夏叶感觉腿脚都趴麻了,他奶奶的!什么狗屁虎将军,不攻打来这么早干什么!夏叶忍不住在心里咒骂一句。

    “将军。”旁边的韦雄副将看着远处袅袅升起的青烟,大刀似乎早就有点急不可耐了!

    被称作虎将军,脸上还带着稚嫩的小男孩,眼底刮过一丝本不该属于他的老道成熟。

    轻轻捻起一丝黄沙,测了测风向:“他们已经开始煮饭了,就让他们在心里防线最薄弱的时候,给他们致命一击。”

    “杀!”

    一个杀字,似乎是在喉咙里发出来一般,匍匐已久的将士,听到这声命令,纷纷起身,黄沙随着他们的起身而四处纷飞。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下令,夏叶显然是有点反应不过来,慢半拍起来后,因为惊讶而张着嘴巴,最后吃了一口趴在她前面将士起来时抖落的黄沙。

    还没等她吐出来,所有的将士已经呐喊者,冲了下去,夏叶只好也拿着长矛跟着冲了下去。

    面对震天响的撕喊声,地下的北漠军队已经发现了,纷纷拿起弯刀应对,但是却只守在那里,不进前一步。

    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虎将军,以为他们是害怕,更得意的带着将士们冲了下去。

    夏叶预感不对,那些北漠士兵好像在等待命令一样守在那里,肯定不对劲,夏叶这样想着,也停下了脚步。

    冲在前面的士兵还没等接近北漠的防线,埋在黄沙地下数百把暗弩就已经乱射过来。

    前排的士兵纷纷倒了下去,而且从北漠的营帐里又冲出来许多盾牌手和弩箭手,盾牌手在前面防护,弩箭手将弩箭架在盾牌上。

    万箭齐发,前面带头的将领纷纷用刀剑抵挡,而那些只拿着长矛的士兵则是根本毫无反手之力。

    早已经看穿一切的夏叶,直接装死躺在了黄沙里,感觉着天空的乱箭齐发,每个射在她身旁的箭支,都让她感觉像是与阎王握了次手。

    “将军,有埋伏!”韦雄副将用刀抵挡着射来的乱叫大声道。

    虎将军眼睛里泛着渗人的嗜血,果敢的说了一个字:“撤!”

    听到撤字的夏叶,赶紧往前匍匐着前进,一支乱箭直直的射在她的头顶前面。

    夏叶吓的面部都僵硬了,赶紧用手摸了摸脑袋,然后起身跟着大部队撤退了。

    等策应部队赶来的时候也已经为时已晚了,看着损失惨重的第二股军队,策应部队的将军刚想说什么,那个虎将军就自己骑马走了。

    “潘将军,北漠早有埋伏,我们寡不敌众…”韦雄副将有些难为情的看了眼身后狼狈的弟兄。

    “我知道了,你快去追你家将军吧,第一次打败仗,难免心情浮躁,告诉他胜败乃兵家常事,不要太记在心上。”

    “是,潘将军。”韦雄副将朝刚才虎将军离开的方向策马追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