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虎子,你不认识姐姐了吗?”夏叶看着坐在马上威风凌凌的虎将军。

    虎子冷笑一声:“别跟我提什么姐姐,那些都是因为不知道你的身份。”

    当初虎子听她的躺在地上装死,后来才知道她居然是姜国派来的奸细,下毒谋害殇国士兵,让殇国败的一败涂地,都是这个女人。

    要不是因为她,他也不会来参军打仗,他恨她!

    夏叶看着虎子的表情,她突然醒悟,虎子在恨她,当初姜国和殇国打仗的时候,她是姜国的奸细,帮助姜国败了殇国。

    可是夏叶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因为这些而恨她,居然还以为昨天之事是她给北漠通信,在他眼里她就一直是个彻头彻尾的奸细。

    “住手!”

    潘蔚骑着马从正军那边赶来,拦住了要绑夏叶的言硕。

    “将军,我们抓到了一个北漠的奸细。”言硕向潘蔚解释道。

    “误会,她根本不是什么北漠奸细。”潘蔚看了眼夏叶,然后让她骑上了他的战马。

    “此战北漠败,曹县失守。”潘蔚看了眼虎子:“虎将军,这其中恐怕有什么误会,不过我潘蔚愿意以项上人头担保,她绝对不,是奸细。”

    潘蔚说完直接牵着马离开,言硕看着将军牵马离开后,也跟着走了。

    剩下虎将军一个人愣在那里,即便当初的事情不怪她,她也再不是他心目中的那个姐姐了。

    回到军营的时候,军营上下开始了庆功宴,不仅是因为收复了北漠的曹县,更重要的是,今天虎子俘虏的那个女子,竟然是北漠的公主。

    更让夏叶想不到的,这次带领殇国军队的居然还是殇国六皇子,不是说他现在只是有名无权吗?怎么这次殇国大汗还让他带兵打仗。

    “三王妃。”为了夏叶的安全,潘蔚让夏叶躲在营帐里,出去了一会后又回来了。

    “潘蔚将军。”虽说她和他是两国子民,但是情分还是比普通人要重一点。

    “三王妃怎么又出现在了我殇国的军营,这次我们可是在帮你们姜国。”潘蔚实在的说。

    夏叶点点头:“我知道,这次之所以会又出现在殇国军队,确实是阴差阳错。”

    “我已经和虎将军说了,他也答应不会把你的事情告诉给六皇子,只是眼前,他让我安全的把你送出去。”潘蔚看着夏叶问:“不如我派一支人马,送三王妃回姜国怎么样?”

    送她回姜国?她现在已经知道了殇国的预谋,现在走也可以了,但是夏叶怕殇国和北漠,姜国和大凉从战争变成了仇人。

    到时候即便姜国答应收兵,大凉答应停战,但是北漠和殇国的战争恐怕不会停止,已经接近虚弱的大凉更不会再对北漠伸出援手,姜国皇帝为了自保更不会得罪殇国,最后北漠还是会被殇国侵吞。

    只是如果不靠潘蔚这支人马离开,恐怕她自己也去不了哪里,而且她还要去给姜国送信,也许现在离开时机正合适。

    但是…夏叶却没打算要先回姜国,她心中另有打算,这次她恐怕要利用潘蔚将军了。

    “好,那就有劳潘蔚将军了。”思辰过后,夏叶点头答应。

    “那明晚,我就暗暗派人,送三王妃回姜国。”潘蔚直言道。

    潘蔚没想到还能再见到夏叶,心里自然是高兴,特意从外面拿来酒肉让夏叶吃。

    夏叶感激的看着潘蔚,开始大口吃肉,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做她想做的事情,只是酒她就不敢喝了,古代的酒太烈,她怕醉酒误事。

    “我听说今天虎子生擒的那个女子是北漠的公主?”夏叶从潘蔚口中打探道。

    “嗯,是北漠的单子公主。”潘蔚想起来那个北漠公主,心里倒还是有些佩服。

    “听说今天虎将军用马拉着她回的军营,后背磨出一片血迹,她都没吱一声。”

    虎子什么时候居然也变得这么狠毒了,夏叶突然食之无味,小心翼翼的问:“潘将军能带我去看看那个北漠公主吗?”

    “看她做什么?”潘蔚看着夏叶,脸上划过一丝戒备。

    把什么表情都写在脸上的男人,夏叶噗嗤笑了笑:“看你紧张的,我就是心疼想去看看。”

    潘蔚想起来,当初他被姜国俘虏的时候,三王妃也回牢里看过他,于是心里的那丝顾忌才消失了:“三王妃真是心肠善良的人!”

    “只是现在外面都是人,你去看她不方便,明天早上我再带你去吧。”潘蔚小声道。

    夏叶呵呵一笑:“当然可以啦,只是不知道那个北漠公主被关在哪里了。”夏叶装作漫不经心的问了句。

    “还能关在哪里,关在地牢里了。”潘蔚大大咧咧道。

    地牢,夏叶笑了笑:“来,我敬潘蔚将军一碗。”

    庆功宴完后,大部分将士都喝了个烂醉,夏叶趁着机会摸索到了地牢。

    在边境,所谓的地牢就是在地下挖一个大洞,上面用铁笼子锁着。

    “公主…公主…”因为地牢很深,里面也比较黑,夏叶根本看不到人,只好小声的唤了两声。

    一个披头散发,脸上有血迹的女子突然探出一个头来,吓了夏叶一大跳。

    “公主,你一定还没吃东西吧?”夏叶把刚刚偷藏起来的鸡腿递给了地牢里的女子。

    单子似乎并不打算接那个鸡腿,只是好奇的看着夏叶,好奇她的好心。

    “公主别怕,我不是殇国的人,我是姜国的人。”夏叶解释道。

    “姜国人?”单子皱了皱眉头,当初大凉怂恿她父王和大凉练手攻打姜国,如今却被殇国牵制住了后腿,不知道是该说报应还是什么。

    “我没有恶意,我之所以来找公主,是因为有件事情要和公主商量。”

    “和我商量?”单子似乎不能理解,她们之间有什么好商量的。

    夏叶看了看四周,然后跪在地上靠近地牢:“我发现了殇国的秘密,其实殇国…”

    “嘘!”单子突然制止住了夏叶的话:“有人来了。”单子动了动耳朵道。

    “我一定会想办法救公主出去的。”夏叶听到有人来,丢下这一句话就要走,忽然想到手里的鸡腿,把鸡腿递给了北漠公主才走。

    北漠公主催促着夏叶,让她赶紧走,声音越来越近,不一会一个殇国的士兵就朝地牢这里走了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