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说些,本以为北漠首领会很愤怒,可是与她想的相反,北漠首领反而表现的很淡定。

    “姑娘说的这个,我们大概已经知道了。”北漠首领开口道。

    “既然这样,北漠可愿意停战?”夏叶激动的问。

    “这场战争不是我们要不要停,而是我们根本无力决定停不停。”北漠首领看着夏叶直言道:“即便姑娘说的是真的,大凉和姜国不在鹤蚌相争,但是大凉和姜国也不会来支援北漠,到时候北漠还是会被侵吞。”

    “如果我能让姜国来出兵帮助北漠呢?”夏叶知道北漠首领的担心,所以假设性的问。

    “让姜国出兵?”北漠首领看着夏叶问:“不知道姑娘是什么身份,可以让姜国出兵?”

    “姜国三王妃。”

    什么?北漠首领突然眼睛一亮:“你说你就是那个大退殇国的军队的奇女子,三王妃?”

    天啦噜!原来她已经这么有名了吗?夏叶点点头,继续问北漠的首领:“如果姜国答应出兵保住北漠,首领可愿意停战。”

    “只要北漠能撑到姜国来兵,立刻停战!”

    北漠首领还没有说话,北漠公主就被人搀扶着站在门口。

    “公主?”

    “单子,你身体还没好,怎么下床了。”北漠首领有些心疼的看着单子。

    单子被侍女扶着进到屋内:“父王,今日女儿还能活着回来,多亏了姜国的三王妃,如果姜国真的能派人保住我北漠,一切就全依三王妃所言,如此大恩北漠没齿难忘。”

    夏叶冲单子笑了笑:“北漠公主性情豪迈,我夏叶喜欢!”

    “好,那就依三王妃所言。”北漠首领赞同道。

    “那就还请北漠多撑些时日,快则半月,慢则一个月,夏叶一定会带消息回来,另外最好有北漠首领给大凉的一封修书,表明立场,这样也有助于我更方便劝说大凉。”

    “好。”

    北漠首领雇了车和人马护送夏叶,夏叶把北漠首领的信收好,告别时,北漠公主亲自来送了她。

    “公主身子不方便,不必再送了。”

    “我这条命都是你的,送送你有什么。”单子说完,让人把她的鞭子拿了过来。

    “这是我从小戴在身边的鞭子,现在我把它送给你。”

    “我怎么可以收公主的礼物?”夏叶轻笑道。

    “以后不许叫我公主,要叫我单子,我哥哥和我父王都这么叫我。”单子说完把鞭子递给夏叶:“我交你这个朋友,这鞭子你收还是不收?”

    夏叶笑着接过她手里的鞭子:“这个理由我收了,能够和如此洒脱的公主交朋友,夏叶乐不思蜀。”

    “你多大了?”北漠公主问。

    “十八。”夏叶故意说了虚岁。

    “我二十,以后我们便以姐妹相称。”

    没想到说了虚岁还是没有人家大,这个姐姐的噱头看来她是捞不上了:“那姐姐受妹妹一拜。”

    “我受了!”单子老实不客气道。

    “还请姐姐和北漠多撑些时日,夏叶一定尽快回来。”

    “放心吧,就是为了你,北漠也不会轻易被侵吞。”北漠公主笑道。

    夏叶回了一个微笑:“北漠沙漠广阔,善骑术,懂弩箭,公主可以利用优势和地势,打几个漂亮的胜仗!”她想到上次偷袭北漠后方时,北漠提前设好的埋伏,那个就很好。

    “姜国奇女子的话,姐姐记住了!”

    “保重!”

    夏叶挥挥手,进了轿子。

    北漠和大凉离的不算远,其实原本北漠和大凉都是附属小国,只是大凉这几年崛起的比较快,侵吞了附近几个更小的附属国和部落,所以现在也算的上是一个国家了。

    但是因为收复的国家太多,大凉本身内部的处理并不是很好,这是外表看起来不错,内里面确实什么都有,甚至有的地方语言都不通行。

    让夏叶想不通的是,大凉居然仅仅因为贡品的事就和姜国大动干戈,这一点表面看上去说的通,背地里却多少有些可疑。

    只可惜她也想不通,只能姑且以为大凉真的是因为贡品的事情,所以才发兵的。

    到了大凉的首都郦城,但是却进不去,夏叶只好托人把北漠首领的书信交给大凉的陛下。

    夏叶暂时住在了译馆,等着大凉的陛下看到书信后,可以召见她。

    第二天,宫里的轿子就来接夏叶了,轿子摇摇晃晃进了大凉的皇宫。

    大凉的议事殿内,坐着一位年轻的陛下,夏叶行了行礼:“见过大凉陛下。”然后看向了一旁的恭湛。

    “怎么是你?”恭湛明显看到夏叶的时候,表情很是惊讶。

    “恭相认识他?”坐在主位上的陛下看着恭湛惊讶的表情问。

    恭湛起身冲陛下行了行礼:“回陛下,这个人就是殇国的三王妃。”

    “哦?”南宫宇看着女扮男装穿着殇国服装的夏叶问:“你就是那个女扮男装,退敌殇国,又智解我大凉九连环的女子?”

    “正是。”夏叶点点头。

    “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还敢来我大凉的皇宫?”南宫宇欣赏的看着夏叶,他早就好奇姜国的那个奇女子,究竟是何许人也了。

    “难道你们大凉的待人方式就是让你站着说话?”夏叶不卑不亢的问。

    “赐座!”

    夏叶坐下后,才开始回答大凉陛下的问题:“陛下可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

    “你穿着殇国的衣服,莫非是从殇国来的?”

    “对也不对。”夏叶笑了笑道:“我是从殇国到北漠又到的大凉。”

    南宫宇呵呵一笑:“什么时候,姜国也要女人来当说客了?”

    夏叶干笑两声:“看来陛下是想多了。”都已经自掘坟墓了,可怜到现在还愚不可知。

    “哦?”南宫宇放下手里的书简问夏叶:“那你横穿殇国游荡北漠,现在又来我大凉是为什么呢?”

    “救你们。”

    “救我们?”恭湛觉得夏叶在说胡话,好笑的看着夏叶道:“依我看是救你们吧!”

    “我到想听听恭相此话怎么说?”夏叶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恭湛。

    恭湛朝南宫宇拱了拱手:“如今我大凉,直取你们姜国边境,你们是怕了所以来求和。”

    “恭相居然能白痴到这种地步,我真怀疑你这相位是怎么坐上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