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恭湛生气的指着夏叶:“你也不过是个油腔滑调只会耍赖的女人,凭什么这么说本相。”

    “恭相何时变的这么暴躁了。”南宫宇斜睨了一眼恭湛,然后看着夏叶道:“你继续说。”

    “殇国要侵吞北漠,陛下可知道?”夏叶问。

    南宫宇点点头:“这么明显的出兵,当然猜的到。”

    “那陛下知不知道,殇国打算侵吞了北漠,然后侵吞大凉和姜国?”夏叶又问。

    南宫宇笑了笑:“借它殇国十个胆子也不敢侵吞我大凉。”

    夏叶看着南宫宇:“陛下自信自己的国家是好的,但是自负只会连累整个国家!”

    “大胆!”恭湛站起来指着夏叶:“竟敢对我们陛下这种口气说话。”

    真是无药可救!夏叶也怒了,腾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指着恭湛:“我们都中了殇国的计谋,它挑拨大凉和姜国的矛盾,然后知道大凉和北漠交好,到时候一定会和北漠连手攻打姜国。”

    “趁此时,殇国又提出个姜国联姻,姜国皇上自然会立刻同意,表面上看起来,殇国是为了帮助姜国,实际上殇国早就下好了一盘棋,让大凉牵制姜国,他们侵吞北漠,一举成为第一大国!”

    听完夏叶说的,恭湛突然笑了起来:“这个故事编的可真是精彩!”

    恭湛拍了拍手道:“大凉攻打姜国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你打碎了九连环,现在你在我们手里,我们就差不多算是抓住了姜国的咽喉,到时候我大凉利用你侵吞了姜国,殇国是不是第一大国我不知道,但是我们大凉肯定会是第一大国,你以为我们还会怕殇国侵吞了北漠吗?现在倒是你自投罗网了!”

    夏叶简直要被这个恭湛给气死了:“真是愚不可及!”

    “大凉内忧外乱,还自我感觉良好,侵吞姜国,更是白日做梦,等着殇国侵吞了北漠,下一个就是你们大凉,你们就等着被殇国侵吞了吧!”

    “来人!”

    南宫宇突然下令:“把她给我压下去,好生看着。”

    不知道是夏叶说中大凉的要害,还是他觉得恭湛的方法可行,这一刻南宫宇只想静一静。

    御林军进来后,把夏叶摄制出了大殿,夏叶没想到她唾沫满天飞了半天,居然是这个结果。

    “愚不可及!”夏叶感觉肺都要气炸了,她好心来通报,却被这个愚不可及的恭湛给颠倒了黑白。

    即便当初九连环的事情有所得罪,他也不该拿国家来开玩笑,大凉居然还任用这种人为相,迟早要被灭亡!

    “恭相怎么看这件事?”夏叶被带下去后,南宫宇揉了揉太阳穴恭湛。

    “臣以为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

    “那以恭相的意思到底是信还是不信呢?”南宫宇看了眼桌子上北漠首领的信,北漠首领在信里说的和刚才那个女人说的差不多,也许此事不像是假的。

    “如果真如那个三王妃所说,我们都中的殇国的计,一旦退兵和姜国休战,陛下是出兵帮北漠还是不帮?”恭湛直接切中问题反问道。

    “北漠一直与我大凉私交不错,这次联合攻打姜国的事情也是我大凉挑起来的,如今北漠受困,如果大凉不出兵支援北漠,难免会让两国关系破裂,何况现在还有北漠首领的亲笔信。”南宫宇面略难色又道:“但是我大凉和姜国已经征战了几个月,这时候即便休战也没有多余的兵力去支持北漠了。”

    恭湛拱手道:“陛下所言极是,而且我们也不能完全相信姜国三王妃的话,从上次九连环的事情就可以看出来,她虽然有计谋,但却也是无所不用其极。”

    对于上次在姜国进贡宴会上吃瘪的事情,恭湛心里还是有点多多少少有点计较,所以对夏叶的好感也不是很多,话锋中自然也多了几分犀利。

    “虽说现在有北漠首领的亲笔信,很难说现在被殇国打压住的北漠,是不是得到了姜国什么好处,所以和姜国联盟了?更说不定这次又是她的苦肉计,利用大凉和北漠的交情,趁殇国和北漠打的火热的时候,让我大凉和姜国休战,然后我大凉若是支援了北漠,姜国说不定意图趁大凉虚弱的时候,偷袭我大凉。”

    “恭相此话未免太过偏激,我大凉和姜国征战了这么长时间,虽说没吃什么亏,却也没捞到什么好处,他姜国应该不至于耍这些手段。”南宫宇想起刚才夏叶生气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如果事情真如她所说,那殇国可真是下了一盘好棋,把三个国家都绕在了里面。

    恭湛也冷静的想了一下:“陛下所言极是,刚才三王妃话语虽然激战,但是单凭我大凉确实也侵吞不了姜国这个泱泱第一大国,既然无法确定她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事情又有些左右为难,陛下不如先静观其变,反正她人现在在我们手里。”

    南宫宇略赞同的点点头,恭湛虽然话语犀利,说的却也是大凉不得不顾及和考虑的事情:“为了以防万一,寡人也不得不为大凉提早做打算,恭相还是派人去殇国打探一下虚实,此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是,陛下。”

    夏叶不知道被自己被带到了哪里,只感觉那些禁军架着她拐了好几个弯,然后就被关在了一间小屋子里。

    “有没有人啊?”夏叶拍了拍门,心里懊恼着自己,暗怪刚才自己太冲动,应该心平气和的说才是。

    都怪那个恭湛,因为九连环的事情言语间老是针对她,激怒了她。

    现在她被关在这里可怎么办啊?北漠还等着她的消息呢,而且她要怎么把消息传达回姜国呢?

    夏叶突然想起了绘布图,于是拿出绘布图看了看分布在大凉的产业点。

    不是吧!夏叶看到绘布图上的标记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大凉怎么只有一个产业点,还几乎是在边境的位置,她可怎么把消息传达出去?

    不是说云宫的产业点已经遍布全国了吗?怎么就这一个,还在那么远的地方,这和没有有什么区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