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夏叶生气的坐在桌子旁边,手指敲打着桌面,心里却浮躁的不能冷静。

    都怪她来的时候想的太简单了,以为大凉和北漠的首领一样,听到她说的这个惊天大秘密会立刻和姜国罢兵,然后不让殇国的计谋得逞。

    这个大凉皇帝简直就和呆头鹅一样,还有那个恭湛更是愚不可及,真不知道大凉怎么会选这样无用的呆头鹅当皇帝!夏叶气愤的嘟囔着。

    可是偏偏不巧,这些话被门外的人听的一清二楚,他阴沉着脸色推开了关着夏叶房间的门。

    南宫宇出现在门口,进来后又重新把门关上,脸色不善的看着夏叶。

    夏叶这会哪还管的着他脸色好不好,见大凉皇帝进来恨不得立刻跪在地上抱住他的大腿。

    天啦噜!没想到这个大凉皇帝亲自来了,这次她要心平气和的把事情讲清楚。

    “陛下,你怎么来了?是不是相信我说的话了?”夏叶一脸期翼的看着南宫宇问。

    南宫宇握了握拳头又松开,平静道:“是啊。”

    夏叶听到后大喜,抓着南宫宇的手臂摇晃了两下:“哈哈…我就知道,殇国这么明显的举动,陛下怎么会看不出来。”

    “看出来什么?”南宫宇装作不明白的样子:“寡人可是一个只会坐在龙椅上无用的呆头鹅皇帝。”南宫宇一手抵在夏叶的头上,嫌弃的推开她离自己远一点。

    “…陛下这是什么意思?”夏叶小心翼翼的问。

    “寡人这个呆头鹅,自然是看不透三王妃说的那些惊天计谋。”南宫宇坐下,脸上除了不悦还是不悦。

    今天过来本来是想再听她细说一下殇国要吞并北漠和其他的一些事情的,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敢背地里说他是无用的一只呆头鹅,南宫宇在心里冷哼几声,脸上的阴霾又阴沉了几分。

    夏叶站在那里,离南宫宇几步远,但是光看南宫宇那张脸,她似乎都闻到了浓浓的雾霾味道,难道她刚才背地里说他的坏话被听到了?

    “陛下英明神武,气度不凡,怎么会是那呆头鹅可以比拟的。”夏叶干笑两声,见南宫宇脸色依旧没有好转,夏叶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真是没事瞎嘟囔什么。

    “那你倒是说说看寡人是如何气度不凡了?”

    “额…陛下…”夏叶一时语塞,但是现在不是卡壳的时候,她眼珠转了一下,只好把所有描写男子的词语都说了出来。

    管它对错,反正是好话就没错了!夏叶深吸了一口气道:“看陛下的面相,岂是一个帅字了得!简直就是人中龙凤,举世无双,既酷又帅,人之表率,谈吐大方,风度翩翩,气势凌人,气质高贵,单身贵族,貌赛潘安……智胜孔明,勇比子龙,义超关羽,巧越鲁班,至尊至圣,至高无上,华丽绚烂,英勇无比,急如风,静如林,掠如火,不动如山,号称一朵梨花压海棠,人送绰号上天下地无所不能玉面小飞龙,英俊与智慧的化身,侠义与仁义的糅合,陛下简直是神人也!。”

    夏叶一口气说完这些,憋的脸都有些发红了,但是南宫宇却还是冷静的坐在那里,看都没看她一眼。

    “寡人后宫佳丽三千,可不是什么单身贵族。”

    划擦!这也能听出来?夏叶抽了抽嘴角,继续拍马屁道:“总之我对陛下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南宫宇轻撇了夏叶一眼:“这姜国三王妃的这张嘴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难怪姜国会派你来当说客了。”

    “我不是说客!”夏叶刚想解释,发现自己语气又过于激动了,于是压低了声音柔声道:“陛下,我真不是姜国的说客,是咱们都中了殇国的计谋,我是特意来提醒陛下的,况且如果陛下真的不相信我的话,那和大凉一直交好的北漠首领的话陛下也不信吗?”

    “寡人怎么知道北漠现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会不会收了你们姜国的什么好处,所以才写了那一封信?”要不是刚才听到了夏叶在背后说他坏话,也许他还会好好听她说说,只是现在…哼哼!南宫宇突然腹黑起来。

    “陛下,如今我姜国也和大凉征战,能给北漠什么好处,北漠无非是知道了殇国的计谋,所以想要阻止殇国的计谋。”

    “可是即便大凉和姜国停战又能如何,我大凉已经是军队力竭,根本不可能再去支援北漠了,北漠最后还是会被殇国吞掉。”

    其实南宫宇心里还是多少相信夏叶的话的,毕竟他想不出什么合理的理由,她堂堂三王妃亲自大老远的,带着北漠的信跑到他大凉,若是不信,他也不会过来还想要再问些什么,他来也就是为了确定些事情。

    果然大凉和姜国停战后不会也没有多余的兵力去支援北漠:“这个陛下不用担心,为了阻止殇国的计谋,我会尽力说服姜国出兵支援北漠,这样大凉就可以先休养军队了。”

    听完夏叶的话,南宫宇突然笑了起来:“果然不出寡人所料,姜国出兵帮助北漠,这就是你们给北漠的好处吧?”

    本来夏叶说那些话是想要给大凉皇帝吃颗定心丸,没想到却被他误会成了这是给北漠的好处。

    “陛下想多了,根本不是这样的,我只是说尽力去说服姜国出兵帮助北漠,至于最后的结果还得是我姜国的皇帝做决定,我这样说,无非是想保住北漠,阻止殇国侵吞的计划。”

    “呵?姜国支援北漠?”南宫宇看了眼夏叶道:“那可是要跨过我们大凉的。”

    “陛下怀疑我说的是假的,故意编这样的谎言来,目的是为了让姜国侵吞了大凉?”夏叶没想到事情居然越描越黑了。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那个时候我大凉可是最虚弱的时候。”南宫宇本来还有几分相信的念头,这一刻全部没有了,他现在只有等恭湛派出去的人回来后,才能知道答案。

    “唇亡齿寒,难道陛下真的不担心殇国侵吞了北漠后再侵吞大凉?”夏叶最后极力争取的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