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南宫宇现在谁都不敢深信,此事关乎大凉存亡,他不得不慎重。

    “好一个唇亡齿寒,殇国和姜国是联姻国家,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早就串通好了,到时候殇国侵吞了北漠,再和你们姜国瓜分了我大凉。”

    南宫宇说完没有再给夏叶解释的机会,直接走出了房间。

    没想到大凉皇帝居然生性这么多疑,现在恐怕连最后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了,她该怎么给姜国传信,让姜国知道殇国的计谋呢?

    夏叶懊恼的咬着嘴唇,她一个堂堂的律师,居然三番五次尝受到这种百口莫辩的滋味,真是要憋死她了!

    晚上的时候,除了送饭的时候给她开了次门,就连她说要出去小解,门口的守卫都不开门。

    她可不能就这么被困在这里,夏叶心烦意乱的挠了挠头,起身走到窗户那里,想看看有没有能逃走的地方。

    就在夏叶研究屋子里的门窗时,门又被人推开了。

    “奴婢娟子,来伺候三王妃沐浴更衣。”一个宫女手里端着大凉的衣服,进来道。

    夏叶警惕的看着这个叫娟子的宫女:“我不要沐浴更衣,拿走拿走!”

    “陛下说看不惯三王妃身上的殇国服饰,要让三王妃换上我们大凉的服饰。”

    娟子说完,又进来两个宫女,端着热水和花瓣。

    “三王妃,热水已经放好了,奴婢们伺候三王妃沐浴。”

    她确实好几天没洗澡了,身上都馊了,但是她却从来没有习惯让人伺候着洗澡沐浴。

    “你们先出去吧,我自己会洗。”

    “这…?”夏叶的话显然让她们这几个宫女有些为难,互相看了几眼后,低着头愣在那里不肯出去。

    “好啦好啦,留下她一个,你们两个先出去吧。”夏叶指了指那个叫娟子的道。

    “是。”

    另外两个宫女退下后,娟子把干净的衣服放在桌子上:“奴婢伺候三王妃沐浴。”

    “不用了,你在这里等着就可以了。”夏叶拒绝了要为她宽衣解带的娟子,径直走到了屏风后面:“你待会就伺候我穿衣服就可以了。”

    见夏叶态度坚决,娟子只好听话的等在那里。

    整个人泡进热水里,夏叶感觉浑身都舒服了,只是她现在心里很憋屈,有点不吐不快的感觉,于是她试着和那个娟子聊天。

    在夏叶问到她们的皇帝的时候,娟子的口气明显不一样了。

    夏叶只是随口问了一句她们的皇帝是个怎么样的人?毕竟在她看来大凉的这个皇帝简直就是多疑还白痴,眼看要兵临城下了还在怀疑她,他当真以为她很闲呢?

    “陛下是个很英明神武的人。”娟子语气里透着一股崇拜的感觉道。

    英明神武?夏叶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这个小宫女也太会奉承这个无用的皇帝了吧?

    “怎么个英明神武法?”夏叶好奇的问。

    “陛下七岁晓文,十岁通武,十二岁更是大凉中让人最为之称赞的皇子,陛下十五岁登基,七年间收并十几个部落和小国,让大凉跻身众国,突飞猛进崛起的大凉,让别国不敢小觑。”

    小小奇才并不稀奇,至于七岁晓文,十岁通武,楚承孝和虎子不也是这样的?

    至于十五岁登基,能够牢牢坐稳这个皇位夏叶还是蛮惊讶的,难怪这个大凉陛下看起来那么年轻。

    但是靠收并其他小部落扩大自己的国家,却不注重内部是否团结如一,这么看来,大凉陛下也不过是一个只会用蛮武强吞其他小部落的武夫,夏叶笑了笑,起身出浴:“帮我更衣。”

    “是。”

    娟子帮夏叶更衣后便出去了,夏叶坐在床上看着外面漆黑的天空,如果大凉真的不和姜国停战,她要怎么救北漠,阻止殇国的吞并呢?

    她不能被关在这里,她要逃出去给姜国报信!

    夏叶悄悄的趴到门口,见外面两个守卫还在,夏叶跑到桌子那里,把桌子上的茶壶还有茶杯都打碎在了地上。

    “哎呦…”夏叶应声倒在地上,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她故意用力憋的自己脸色通红,让她看起来很不正常。

    门口的守卫听到声音后打开房门,看到夏叶面色痛苦的倒在地上,两个守卫对视一眼:“你快去通知太医。”

    另一个守卫慌忙跑出去,另一个守卫蹲下来看着夏叶:“你怎么了?”

    “我…我…”夏叶捂着肚子,一副痛的说不出话来的样子。

    守卫担心夏叶有计谋,看了看后又起身准备出去把门关上,等着太医一会过来。

    趁那个守卫起身转身的瞬间,夏叶麻溜的从地上爬起来,一掌劈在守卫的后颈上。

    她在电视上见过,劈在后颈上可以使人昏厥,但是不知道是她力度不够还是劈的位置不对,守卫只是吃痛的捂着脖子,却没有昏倒。

    夏叶一看赶紧准备溜,守卫见夏叶要溜一把抓住了夏叶的胳膊,夏叶饶了下胳膊,然后踢了那个守卫一脚,趁着夜色跑了出去。

    那个守卫见夏叶逃跑了,大声喊着其他人。

    守卫一喊,皇后里的守卫和禁军都听到了声音,夏叶大呼不妙,初次来大凉宫,夏叶有些慌不择路,见路就跑。

    不一会皇宫里多了许多火把,夏叶躲避着哪些守卫和禁军,一边跑一边躲,结果在穿过一个长廊的时候被人给发现了。

    “什么人?”

    正在带兵在皇宫巡逻的蒙贺将军,看到夏叶后抽出腰上的剑问。

    夏叶一看被人发现了,转身就跑,跑下长廊,夏叶直接往东边的石路跑去了,石路旁边就是水池。

    跑了一会夏叶发现没路了,于是从那些花草中穿了过去,身上的衣服都被挂的有些狼狈不堪。

    因为是晚上要休息了,娟子只松松的在她头上挽了个发倌,然后用簪子固定。

    可以这一路被夏叶给跑掉了,她整个人披着一头乌黑的秀发,大晚上贞子一样在皇宫游动。

    穿过摆满花草的地方,夏叶躲在一处假山那里,听着周围禁军和守卫的声音,吓的她大气不敢出一生的躲在假山那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