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过了好大一会,夏叶听到声音渐渐远了,她悄悄起身看了看,确定周围没有禁军和守卫,才从假山那里走出来。

    跌撞着从假山走出来,夏叶走到一片还是石子铺的空地上,扶着膝盖喘了口气,真是吓死她了。

    一股冷凝的气息,让正在喘息的夏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怔怔的抬起头,一队人马正在她面前看着她。

    夏叶第一反应就是跑,结果刚转身就看到,刚刚在长廊上发现她的那个将军,正带着一队人马在堵截她。

    前有埋伏后有追兵,奶奶的!她居然被包了饺子!夏叶准备再沿着刚才假山的路跑,却被人先了一步拦在她前面。

    泛着幽幽寒光的剑尖直指夏叶的咽喉:“大胆刺客,竟敢夜闯皇宫。”

    夏叶瞳孔骤缩,看着离她越来越近的剑,吓的闭上了眼睛。

    可是她感觉有一个人推了她一下,她猛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南宫宇用手接住了直取夏叶咽喉的剑。

    “陛下!”持剑之人突然大惊,丢下手里的剑跪在地上:“末将该死!”

    所有的人看到南宫宇后后都跪在地上。

    一个娇弱的女子更是惊叫一声,跑过来看着南宫宇流血的手掌:“陛下,你流血了。”

    南宫宇看了眼披头散发的夏叶,又看了眼跪在地上的蒙贺:“蒙贺将军,这里没什么事了,带着你的人退下吧。”

    “是,陛下。”

    蒙贺带着他手下的禁军赶紧退了出去。

    夏叶呆呆的看着南宫宇流血的手掌,他怎么会用手去接那个剑,以为自己是金刚不坏之身吗?

    “把她给寡人带下去。”南宫宇指了指夏叶。

    南宫宇旁边娇弱的女子看了眼夏叶,然后扶着南宫宇柔声道:“陛下,臣妾回房间替陛下包扎一下伤口。”

    夏叶又重新被抓住关进了那间屋子里,这下闯了这么大的祸,才算老实了起来。

    不知道那个南宫宇的手有没有事,如果不是他替她接了那个剑,恐怕她现在就死在那个蒙贺将军的剑下了。

    不过这么看来,那个南宫宇也确实愚不可及,用手去接剑,他以为他是谁?夏叶坐在桌子旁边,脑子里胡乱的想着什么。

    这次没有逃跑成功,下次想再要跑恐怕就更难了,看着外面又多了几个把守的守卫,夏叶心如死灰。

    折腾了这么久,夏叶以为南宫宇已经睡了,没想到他这么晚又来了她的房间。

    夏叶正托着下巴坐在那里,看到南宫宇进来后,赶紧站起来呆呆的看着他,他的手已经被包扎好了,只是绷带上还能隐约看到一丝血迹。

    “你就这么想出宫?”南宫宇盯着夏叶问。

    “既然陛下不相信我说的,又把我关在这里干什么?”真是废话,谁愿意被关在这里。

    “你以为我大凉的皇宫,是这么容易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吗?”南宫宇看着眼前不施粉黛,换上女装的夏叶:“刚才若不是寡人,你早就死在蒙贺将军的剑下了。”

    这个夏叶自然知道,他现在说这些是想让她谢谢他吗?“今日多谢陛下相救,但是如果陛下还把我囚禁在这里的话,有机会我还是会逃跑。”

    这个女人,是在挑战他的极限吗?南宫宇眼神复杂的看着夏叶:“那我就把你关进天牢,看你还怎么跑出去。”

    夏叶张张嘴想说什么又闭上嘴巴,她怕万一自己真被关进天牢,那样就真的惨了。

    “怕了?”南宫宇见夏叶不说话,心里有些得意的问。

    “你是大凉陛下,把我关进大牢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是陛下真的以为抓到我就可以打败姜国了吗?”他们简直把她看的太重要了,夏叶好笑的问。

    “不一定,但是现在大凉和姜国交战,留你在宫里总也算是多了一丝筹码。”南宫宇可没有把一个女子看的那么重,能够扳倒一个大国。

    “陛下是怕败给了姜国,最后拿我换一线生机吗?”夏叶嘴角带着讥讽,看来他还不知道现在的她对姜国已经如蝼蚁一般无用。

    南宫宇摇摇头,并不打算和夏叶在口角上争风头:“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在这里待着,否则下次可不见得会有这么幸运。”

    真以为她夏叶是吓大的:“陛下不信我的话,自然有别人会信,希望陛下可以放了我,不要自取灭亡。”夏叶说完,态度很明确的继续道:“我不会坐以待毙。”

    “寡人没有不信你,但是却也不能全信,我已经派人去殇国打探虚实了,到时候我的人回来,自然就能证明你说的话是真是假,到时候寡人才能决定到底是收不收兵。”

    原来他已经派人你打探了,夏叶看着南宫宇道:“你的人大概需要几天?”

    “这个可不好说,少则二三天,多则五六天。”见夏叶眼睛重放异彩,南宫宇问:“现在你可以安心在这里等消息了吗?”

    三五天的时间她可以等,到时候大凉收兵,北漠就有救了,但是她还要给殇国报信,不能这些天都被困在这里。

    “好,我答应在这里等陛下的人带消息回来,但是陛下不能像犯人一样把我囚禁在这里。”

    “那万一你跑了呢?”南宫宇可不认为夏叶提的这个要求可行。

    “正如陛下所说,这皇宫不是谁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难道陛下还担心这个?”

    南宫宇轻笑:“那就算你赢了,寡人可以答应你,但是会派人跟在你身边,你这么滑头,寡人可不敢直接撒丫子不管你,任由你乱跑。”

    “可以。”夏叶点头答应,只要不把她拘束在这间屋子里,她就有机会。

    因为和南宫宇达成了协议,所以他走的时候吩咐那些守卫退下了,但是叫了娟子来伺候她。

    她明白这个娟子就是来监视她的,不过没关系,夏叶笑了笑倒在床上一夜睡到天明。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娟子伺候她梳妆打扮,大凉的衣服跟姜国的衣服没太大区别,就是裙子的摆尾是直筒的,走路有点迈不开腿,不知道是不是怕她跑了故意给她设计的这个衣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