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过这个可难不住她了,夏叶看了观察了下茅房,茅房很低矮,旁边有个窗户,夏叶顺着窗户悄悄的溜了出去。

    直奔到后院,夏叶看到那个小太监还在喂鸽子看到夏叶后明显一惊,立刻跪在地上道:“奴才见过三王妃。”

    “不必多礼。”夏叶呵呵笑道,然后走进圈养鸽子的笼子那里:“我想要只鸽子可以吗?”

    “要鸽子?”小太监以为夏叶是想吃鸽子,放下手里的谷子道:“三王妃想吃鸽子的话,吩咐御膳房一声就可以了。”

    “我不吃,我想养一只。”夏叶看着笼子里大把的鸽子,一心把希望都寄托在了它们身上。

    小太监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道:“三王妃要养只鸽子?

    夏叶点点头,看小太监如此怪异的眼神看着她,她立刻正色道:“你看这些鸽子多漂亮啊。”

    小太监看了眼笼子里的鸽子,他天天饲喂这些鸽子,也没觉得多漂亮啊,但是一想到刚才夏叶待他这个做下人的这么亲切和蔼:“三王妃想要哪只?”小太监犹豫了一下,然后挽起袖子问。

    “我要那只白色的。”夏叶指了指里面一只浑身雪白的,她记得好像报信的都是白鸽吧

    小太监二话不说把鸽子抓给了夏叶:“给,三王妃。”

    夏叶接过鸽子,手里捏着它的翅膀:“你把它的喙帮我拿绳子系上。”

    “三王妃为什么系住它的喙?”

    “我怕它咬到我。”其实夏叶是怕它待会叫出声来露馅。

    一切处理好后,夏叶手捏着白鸽的翅膀,用袖子遮盖住鸽子,亏得这大凉的衣服袖子大,见白鸽完美的隐藏好后,夏叶大步从后院走了出去。

    “王妃,你没事吧?”一直等在茅房外面的娟子见这么大会了夏叶还没出来,有点担心的冲里面问了句。

    “我没事。”夏叶突然从另一边出来,走到娟子身后道。

    娟子被吓了一跳,瞪着眼睛看着夏叶:“三王妃,你…”

    “我什么…我出来叫了你一声,结果你不理我,愣神想什么呢。”夏叶说完,甩着胳膊走了。

    娟子指了指自己,她刚才愣神居然没看到三王妃什么时候出来?可是娟子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三王妃是什么时候从茅房出来的…

    回到房间,夏叶说她累了要休息,把娟子支走到了门外。

    娟子出去后,夏叶赶紧把袖子里的白鸽拿了出来:“天啦噜!把你憋死了我可就前功尽弃了。”

    大概是因为从小由人饲养吧,白鸽并不惧怕人,夏叶从袖子里掏出一点谷子放到桌子上,白鸽立刻低头吃着桌子上的谷子。

    见状,夏叶赶紧拿出纸墨准备给姜国写信,可是刚下笔她突然不知道要写给谁了,在姜国她已经是个罪人了,写给姜国皇上他不一会信她。

    楚承德,他恐怕更不会信她,夏叶苦涩一笑,还是决定写信给楚承孝,他在边境,也许可以更好的掌握分寸。

    写完信后,夏叶看着白鸽,不知道这只白鸽能不能飞到楚承孝那里,她试着跟白鸽交流一下:“嘿,你好!我有封信拜托你送到边境楚承孝的手里,你能做到吗?能的话点点头。”

    白鸽仰着头盯着夏叶,眼睛转来转去,然后在桌子上跑了几步,径直走到茶杯前喝了点水。

    它怎么可能听的懂她说话,夏叶感觉自己真是脑子秀逗了,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夏叶拿出一个细条把信封绑在上面,然后准备系在白鸽的腿上。

    白鸽这一会突然不听话起来,在桌子上乱动,根本不让夏叶碰它,夏叶只好又在手边放了几粒谷子。

    可是这次鸽子像是不再上当了一样,只在那里晃动着脑袋,却丝毫没有要过去的意思。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声音,夏叶暗呼不好,一把抓住鸽子把它丢到床上,盖在被子里面,还给它放了一把谷子。

    南宫宇推门进来就看到夏叶有些慌张的坐在床边:“听说你休息了,怎么醒了?”

    “陛下。”夏叶匆忙起身行礼。

    “休息够了就醒了。”夏叶讪笑道,然后瞥见桌子上还剩余的一小撮谷子,起身慢悠悠的走过去,坐在桌子旁边,趁南宫宇还没发现的时候,用袖子盖住了桌子上的谷粒。

    “陛下过来,是有什么消息了吗?”夏叶挠挠头,不自然的问。

    南宫宇摇摇头,坐到桌子旁边,眼神奇怪的看着夏叶:“寡人听说你今天吃了鸽子,还去了御膳房?”

    夏叶突然有点心虚的不敢看南宫宇的眼睛:“怎么?我不远来到大凉,难道吃你们一只了鸽子都不行?”

    “当然可以,你要想吃,寡人可以命人天天做给你吃。”南宫宇笑着大凉了一下夏叶的房间,然后在夏叶的袖子旁看到一个谷粒。

    南宫宇捏起桌子上的谷粒看了看:“这是什么?”

    “还不都是因为陛下给我做的特殊衣服,我走路不稳撞到了一个端着谷粒去饲养鸽子的小太监,应该是那个时候沾到的吧。”夏叶先发制人埋怨起了衣服。

    “咕咕…”

    夏叶突然头皮一麻,屋子突然传来了两声鸽子叫,夏叶突然剧烈咳嗽起来,想用她的咳嗽声掩盖被子里的鸽子声。

    南宫宇看着莫名其妙的夏叶,眼神狐疑的在房间打量了起来,他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南宫宇一把捂住还在咳嗽的夏叶,然后侧耳听了听,可是什么声音都没有。

    夏叶整个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没想到那只白鸽还挺识趣,这一会不叫了。

    “陛下这是做什么?”夏叶生气的把南宫宇的手拿来,擦了擦嘴。

    南宫宇看了夏叶一眼,难道是他刚才听错了?

    “如果陛下没什么事的话,就请回去吧,我就要睡了。”夏叶脸色不善的下了逐客令,其实她是心虚的,怕待会鸽子又会发出什么声音。

    “那三王妃好好休息。”南宫宇起身准备出去,夏叶也起身准备回到床上。

    但是就在南宫宇开门的时候,一声清晰的鸽子声传进了他的耳朵里,夏叶脖子僵硬了看了眼走到门口的南宫宇。

    南宫宇也转过身来看着夏叶,两个人眼神同时看向了床上的被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