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几乎同时南宫宇和夏叶一起跑到了床边,夏叶用手死死的捂着被子,她绝不能让南宫宇把这只鸽子拿走,这是她唯一的希望。

    果然有鬼!南宫宇偏偏要拉开被子看个究竟。

    “陛下,你这样随便拉扯别人的被子,难道不怕被人误会吗?”夏叶生气道。

    “这天下莫非王土,何况这是寡人的房子!”南宫宇更是理直气壮道。

    见南宫宇丝毫不让,夏叶趴在被子上护着鸽子,用脚踹着南宫宇。

    “你竟然敢踹朕?”南宫宇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泼辣的女人,于是两只手像抓小鸡一下把夏叶提溜了起来丢在一边,然后一把掀开了被子。

    被丢在一边的夏叶赶紧跑过去,准备把白鸽抢过来,结果却看到白鸽不知道是被憋死了还是怎么样,一动不动躺在被子里,菊花处还拉了一堆翔。

    白鸽居然死了!夏叶看着死掉的白鸽,整个人都崩溃了,她的希望…

    南宫宇愣愣的看着被活活憋死的鸽子:“你居然在被子里藏了一只鸽子?”

    希望没了,夏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脸气氛的看着南宫宇:“你赔我的鸽子!”

    “你还没给寡人解释一下被子里为什么会有一只鸽子?”吃鸽子也就罢了,还带回被窝里养一只?他真不知道这个女人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

    南宫宇嫌弃的把被子丢在一边,然后走到桌子前坐下,看着夏叶。

    夏叶心疼的看着那只白鸽,这个南宫宇一次又一次坏她的事!

    屋子里的气氛突然变的很沉重,夏叶看着床上死掉的白鸽一句话也不说,南宫宇也觉得自己刚刚太冲动了,不该对她一个女子动手。

    还是那只死掉的鸽子缓解了这个尴尬气氛,本来已经死掉的白鸽,突然翅膀煽动了几下,然后又站了起来,咕咕叫了两声。

    夏叶看着死而复生的白鸽,高兴的跑过去:“太好了,你没死!”

    白鸽刚从鬼门关挣扎了回来,所以有些畏惧的看着夏叶,吓的缩到了床角。

    南宫宇也惊讶的看着那只死而复生的白鸽,眼神变得很复杂,看着一脸高兴的夏叶问:“你是不是打算利用白鸽传信出去?”

    “是。”反正现在已经被发现了,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你想给谁飞鸽传书?”南宫宇好奇,他不是已经说了,等他的人把消息带回来,一切就都明白了,她还要给谁飞鸽传书,传书什么呢?

    夏叶看了南宫宇一眼,她要是说给姜国传信,他一定会更怀疑她,她是姜国人,姜国却不知道殇国的计谋。

    另外夏叶也不想让他知道她现在在姜国的处境,不然让姜国出兵支援北漠的话,他又以为她是在胡说了。

    见夏叶不说话,南宫宇也不问了,反倒是很有意思的看着夏叶:“你这个女人是不是脑子有病?不管你要给谁送信,你以为拿一只人饲养的肉鸽,它就可以帮你飞鸽传书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夏叶宝贝一样护着那只白鸽。

    “这只白鸽,你放了它,它即便出了皇宫也会迷路,最后成为了野鸽子,这根本不是信鸽,你居然还想让它替你送信?”南宫宇真想敲开这个女人的脑袋看看她里面都装了些什么。

    鸽子还分吃的和信鸽吗?难怪她以前一直好奇,鸽子是怎么能够准确的飞到指定位置的,以为给鸽子说一句就可以了呢。

    夏叶看了眼床角的鸽子,原来忙乎了半天,抓的这只鸽子什么用都没有。

    鸽子像是能听懂人的话一样,缩了缩头,眼神无辜的转来转去。

    “刚刚对陛下无礼,还请陛下赎罪。”在别人的地盘上,夏叶觉得还是低调点好,毕竟刚刚她用脚踹了他。

    “没想到你这么粗暴的丫头还懂得向寡人赔罪?”南宫宇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寡人还真是第一次见你这么彪悍的女子,居然敢拿脚踹寡人!”

    夏叶低着头咬了咬嘴唇,然后哼哼道:“还不是你要抢我的鸽子。”

    南宫宇见夏叶已经服软,便不再跟她多做计较了:“这间屋子已经不能住了,寡人会命人另给你安排住处。”

    “谢陛下。”夏叶幽怨的看了眼那个白鸽。

    因为鸽子在夏叶的床上拉了一堆翔,所以一个太监过来给她换了另外一间房子。

    娟子有些内疚的看着夏叶,刚刚要不是她给陛下通风报信,也不会发生这些。

    但是夏叶并不怪她,因为一开始她就知道娟子是来监视她的,所以娟子把她的所作所为全部告诉南宫宇也是应该的。

    这次换的房间,夏叶只觉得比上一个屋子奢华,大小却也和她上次的那个房间差不多。

    “三王妃先在这里安心住下,奴才告退了。”

    带她来的太监走后,夏叶观察了一下屋子,窗外的风景不错,而且这个屋子的窗户是可以打开的。

    这么大的漏洞,难道南宫宇就不怕她再次跑了?

    外面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夏叶早早的歇息了。

    一夜看似无事,却是风波未停。

    “你说那个姜国来的王妃住进了陛下的偏殿?”何秀震惊的问。

    “是,奴婢亲眼所见,昨晚有太监领着她住进了陛下的偏殿。”

    “这个姜国来的女人究竟有什么手段,她不是三王妃吗?”何秀因为生气,整个脸颊都变得扭曲了。

    “美人要奴婢怎么做?”何秀的奴婢跪在地上问。

    何秀摇摇头:“先什么都不要做。”陛下既然这么看重这个姜国女人,她就不能硬碰硬……

    清晨的露珠多少还有些湿重,娟子推门进来,准备帮夏叶梳洗。

    “三王妃,奴婢伺候你起床梳洗。”以往这个时候三王妃都醒了的,今天怎么睡的这么死?

    娟子见唤了几声,夏叶没有回声,她走过去看了一眼,只见夏叶双颊通红,嘴唇发白,娟子吓了一条,摸了摸夏叶的额头。

    “糟了!三王妃发高烧了……”

    “三王妃…三王妃…你醒醒…”娟子晃了晃夏叶。

    夏叶慢慢睁开眼睛,感觉自己浑身不舒服:“我这是怎么了?”

    “三王妃发高烧了。”娟子说着走到脸盆前,用毛巾浸了冷水,然后放到夏叶头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