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知三王妃对这里可满意?”

    “秀美人的偏殿几乎可以媲美陛下的偏殿,我那还敢有什么不满意的。”

    “三王妃说的不错,我这宫里头的东西都是皇上派人送的最好的。”何秀说起来脸上带着骄傲的样子。

    “你说这男人就像房子一样,给女人安全感,我没记错的话,三王妃来宫里这几日,算上我这里,起码换了三个房间了吧?”

    夏叶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脸色不是很好看:“秀美人?”

    “我能有什么意思,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何秀嫣笑道,然后话锋一转,看着夏叶:“三王妃贵为姜国王妃,这命可不要像在大凉宫里这样,换了这么多房间。”

    夏叶手里紧紧的捏着茶杯,强忍着怒气没有说话。

    “那三王妃就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何秀看夏叶铁青的脸色,心里得意的笑了笑,心情愉悦的走出了偏殿。

    “三王妃…”娟子看着脸色不好的夏叶叫了声。

    “我没事。”夏叶深吸了一口气,都说这世上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依她看这女子前面还要加上后宫二字。

    不知道是不是被那个秀美人气的,她走后夏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娟子在一旁帮她抚着背:“奴婢这就去给三王妃煎药。”

    不知道南宫宇派出去的人什么时候才能带消息回来,夏叶拿出单子送她的鞭子,心里默默祈祷北漠一定要坚持住。

    等娟子煎药回来,夏叶还是挣扎了好久才喝下,坐着无聊,夏叶问起了娟子秀美人的事情。

    “你知不知道秀美人为什么在后宫会得到陛下的专宠?”她很好奇南宫宇为什么独宠她。

    “奴婢也不是很清楚。”娟子想了想又道:“听说秀美人好像和陛下是情投意合,秀美人还救过陛下的命。”

    “救过陛下的命?”秀美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怎么救的南宫宇的命?

    娟子点点头:“其实秀美人不是我们大凉的人,当初陛下收复其他小部族和小国的时候,有一个小国异常顽劣,还是多亏了秀美人帮助陛下占了那个小国。”

    “她竟有这么好本事?”南宫宇收复不了的国家,她一个女子就能办了?

    “嘘,三王妃可不要大声说。”娟子提醒夏叶道:“这个秀美人其实就是那个小国家的公主,是她爱上了陛下,然后出卖了自己的国家。”

    原来是这样,为了爱情牺牲母国,难怪南宫宇这么宠她,这下夏叶算明白了。

    喝了几副药,夏叶感觉自己身子恢复的差不多了,可是娟子非说要再喝最后一碗药,彻底驱除病根。

    夏叶执拗不过,只好捏着鼻子喝下去:“喝完了。”夏叶亮了亮碗底。

    “那三王妃早些歇息,明天一定大病初愈!”娟子欣喜道,心里竟然慢慢开始有点喜欢上了这个三王妃。

    夜色浓阴,夏叶却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感觉肚子里像有东西在绞她肉一般,疼的她浑身都出了汗。

    夏叶的哼哼声惊动了睡在外面的娟子,她掌着蜡进来,就看到夏叶浑身大汗,眉头紧锁在一起,吓的她赶紧把屋里的蜡烛都点了起来。

    “三王妃,你怎么了?”娟子用袖子给夏叶擦着汗,担心的问。

    “痛…”夏叶痛的嘴唇颤抖着,双手紧紧的抓着被子。

    “怎么会这样?”娟子紧张的替夏叶擦着汗,见夏叶情况越来越不好,娟子赶紧跑了出去:“不好了,不好了…”

    一时间秀美人的宫里都被她的声音给吵醒了。

    “发生什么事了?”南宫宇从秀美人的房间出来,抓着娟子紧张的问。

    娟子吓的哭了出来,直接跪在地上道:“陛下,三王妃不知怎么的,直说肚子痛,已经痛昏了过去。”

    南宫宇一听立刻去了偏殿,娟子赶紧去喊太医了。

    等南宫宇赶到偏殿,床上已经没有了夏叶的身影,反倒是地上一个瘦小的人儿捂着肚子疼的蜷缩在那里。

    那一刻南宫宇心突然猛的抽疼了一下,他突然想起了那个背地里说他是呆头鹅,整天一副不怕死的样子,还要逃跑,拿肉鸽飞鸽传书,还敢拿脚踹他的粗暴丫头。

    “夏叶,你怎么样?”这是南宫宇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夏叶抽动着嘴唇抓着南宫宇:“杀了我,快杀了我,我受不了…好疼…”

    南宫宇心疼的把她放到床上,要她冷静:“听我说深呼吸,不要怕太医一会就来了。”

    “嗯…啊…”夏叶挣脱开南宫宇的牵制,拿头装着床:“让我死…让我死…好难受…”

    “陛下,太医来了。”娟子大跑进来,随后跟着一个老太医,诚惶诚恐的要行礼:“老臣叩见陛下。”

    “还不快滚过来医治!”南宫宇摁着夏叶,不让她自残,看着额头一片猩红的夏叶,南宫宇心疼的在滴血。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好好的会这样?”南宫宇问跪在地上的娟子。

    娟子用头磕着地:“奴婢也不知道三王妃怎么会这样,突然就肚子疼了起来。”

    穿好衣服赶来的何秀,惊讶的走过来,看着不断疼的哀嚎的夏叶问:“陛下,三王妃这是怎么了?”

    “她住在你的偏殿,寡人还想问你呢!”南宫宇眸子心疼的看着夏叶。

    何秀突然觉得很委屈,什么时候陛下这种口气跟她说过话:“臣妾又怎么会知道,她怎么会突然这样。”何秀抽抽涕涕的转身出去了。

    南宫宇此刻心烦意乱,夏叶疼的不断的低声呻吟和哀嚎。

    她的嘴唇还是发紫,脸色也开始发紫,低声的呻吟声几乎也快听不到了。

    “陛下。”太医替夏叶诊完脉后突然惊恐的跪在地上:“三王妃怕是中了罕见的田疆蛊毒。”

    “蛊毒?”南宫宇不敢相信道:“这种东西怎么会进到宫里的?”

    蛊毒只有田疆才有,他当初收复田疆的时候自尽明令禁止他们再研制蛊毒,怎么夏叶会中了蛊毒?

    “可有办法医治?”

    “老臣…老臣无能,这田疆蛊毒除非有解药,否则很难驱除,老臣只能施针暂时抑制蛊毒不让它继续扩散,但是必须要在三日内找到解药,否则…否则…”

    南宫宇突然慌乱了:“还不快施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